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五十五章 质问
“我送王爷出去。”慕振荣和林老太君都站起身,送九江王一家出去,厅上顿时就剩下九方痕,九方澜,于涯,慕雪瑟和慕天华。

    “于督主,父皇此次派你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九方澜先开口问道。

    “皇上派我前来,原是为了三殿下你们遇袭之事,如今见你们平安无事,我这一趟算是白跑了。”于涯笑了笑,凉薄的目光又转到慕雪瑟身上。

    慕雪瑟迎上他的目光,心中却了然,皇上怕担心的不是九方澜,而是九方痕这个太子。可是,她前世听到的传言说,九方痕并不受皇上的重视,皇上更偏爱六皇子九方镜,为何会为了他失踪的事情,就急急忙忙地把身边最宠信的大太监派来了南越,好似生怕慕振荣不尽心寻找太子一般。

    而且九方痕遇袭失踪已是两个月前的事情,这于涯的脚程也够慢的。

    这时慕振荣和林老太君走了回来,慕振荣对慕天华道,“华儿,于督主会在府里住上几日,你陪于督主前去客院吧。”

    慕天华站起身点点头,对于涯道,“于督主请。”

    于涯站了起来,又多看了慕雪瑟一眼,才跟着慕天华去了客院。

    “我们也先回去休息了。”九方澜看出来慕天华和林老太君是欲私下处理府中这场闹剧,也有话要同慕雪瑟说,从善如流地站起来,带着九方痕一起回了他们居住的客院。

    等人走都完了,林老太君才彻底地沉下脸,怒视着慕振荣,“你养出的好女儿!”

    慕振荣长叹一声,“母亲,你看这事该如何处理。”

    “让她给我去跪一夜佛堂!抄一百遍女诫!禁足一个月!要不是陵光庵近有匪类出没,我非得把她再送回去不可!”林老太君气得胸脯起伏不定,“还有你那好妻子,雪柔这次做错事,焉知没有她的撺掇?让她也禁足一个月!”

    之前林老太君还给童氏留了三分颜面,没有将其彻夜禁足,谁知道童氏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想靠慕雪柔冒认美名来拿回掌家之权,谁知道反而被彻夜禁足。身为当家主母,居然被禁足,怕是童氏知道后又会更恨慕雪瑟几分。

    “是。”慕振荣垂首道。

    “雪瑟,你跟我来。”林老太君沉沉地看了慕雪瑟一眼,忽然说。

    慕雪瑟跟着林老太君一路去了寿椿堂,刚进屋,林老太君就命刘妈妈将房门关上,突然对着慕雪瑟沉声喝道,“跪下!”

    慕雪瑟一句话没有多问,很干脆地跪在了地上,抬头看着林老太君。林老太君看着她脸上那块丑陋的伤疤,一阵心痛,面上却依旧冷冷的,“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发现了你母亲送你佛珠有问题,故意请毕先生来的!”

    慕雪瑟知道一旦暴露出了自己会医术这件事,迟早会有此一问,在林老太君叫她跟来的时候,她就料到了。她的眼神不闪不避地直面林老太君的逼视,坦然回答,“是!”

    “为什么?”林老太君一脸沉痛,她不明白为什么慕雪瑟发现了这种事,不直接禀报她和慕振荣,而要绕那么大一个圈子来戳穿童氏,“难道我和你父亲,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么!”

    “若非有此一事,祖母会相信我会医术么?”慕雪瑟迎着林老太君的目光回答,“那鹿衔草藏得何等隐密,我也是当时才发觉的,原也想先禀报父亲和祖母。但是母亲与父亲十几年夫妻情深,家中的其他常用大夫,又是早已得了母亲的好处,若是他们众口一词说这佛珠没有问题,难道祖母和父亲还会信我?”

    “所以你就请来了毕先生?”林老太君目光沉痛。

    “当日我和雪容重伤,父亲让母亲去请毕先生,母亲却只让人上街绕了一圈,回说毕先生不在,我就明白了。”慕雪瑟美丽的凤眼里落下泪来,“只有毕先生这样的当世名医说出的话,才能让祖母和父亲尽信,所以母亲忌惮他。”

    “就算你不信你父亲,可你也该先向我说明。”林老太君明白慕雪瑟在顾忌什么,这也是她一直在顾忌的,慕振荣和童氏多年夫妻,感情深厚,再加上慕振荣本就对童氏有愧于心,对童氏的信任,轻易是难以动摇的。若是没有当世名医毕先生的话,旁人未必能让他尽信。

    “你可知道,你这样会伤了你父亲的心……”这样会让慕振荣觉得慕雪瑟在对他玩心眼。

    “我知道,可雪瑟别无他法。”只有让慕振荣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他才会明白童氏的狼子野心,才会明白自己那么多年都被童氏蒙在鼓里,才会觉得震撼。“难道祖母觉得这件事只是母亲一时起了邪念么?难道祖母觉得以后就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么?不,一定会有!所以我不得不把事情闹大!”

    林老太君沉默地看着慕雪瑟很久,她一直没发现,到底是何时她那个天真仁善的小孙女变成了面前这个一脸倔强的少女?她的身子那样单薄瘦弱,可却一意自己扛下所有,她的眼中有着劈斩一切阻碍的锐芒,那是一往无前,绝不回头的决心。

    “雪瑟不想要更多,想要的,唯有公道二字而已。”慕雪瑟直视着林老太君,坚定道。

    林老太君被她那明亮的目光一惊,后退一步坐倒在罗汉床上,半晌才怔怔道,“我不是在怪你,只是希望你有事不要自己憋在心里,不要妄图自己扛下所有,至少,你还有我这个祖母。”

    这话,林老太君说得有些艰难,她明白慕雪瑟的意思,在佛珠里下鹿衔草的人,童氏有最大的嫌疑,可她如今却是安然无恙,慕雪瑟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公道。

    可是这么久以来,她却一字抱怨都没说,林老太君和慕振荣都一直以为她是心宽,大度。如今林老太君才明白,她那是隐忍,忍而不发,只待时机,因为林老太君和慕振荣现在都给不了她要的公道。

    如今的童氏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可以任由太后一道懿旨贬妻为妾的童氏了。

    撇去那桩贬妻为妾的旧事不说,这些年来,童氏的兄长童涣自天和二年中了进士之后,先是借助慕家的势力步步高升,再加入了文官派系,利用关系迅速升迁,如今已官至工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御史。大熙向来文官节制武将,童涣累官至此,几乎快可以跟慕振荣平起平坐了。

    而童氏的妹妹又嫁给了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黎大人,如今黎大人正被钦点为两浙巡盐御史监察两浙盐课,备受皇上信任。

    现在的童氏与当初出身小户,毫无背景靠山的温婉女子相去甚远,就算是慕振荣现在想要休妻,也要看看童侍郎和黎大人答不答应。

    再加上早年贬妻为妾的旧事,慕振荣和林老太君本就心中有愧,在无任何确凿证据证明是童氏做下那些事的情况下,慕家是不会处置童氏的,慕雪瑟根本得到不她想要的公道。

    “你去吧。你有出息,我比谁都高兴。”林老太君长叹一声,也不知道该如何再说才好,只能道,“只是望你切莫伤了你父亲的心。”

    林老太君知道虽然自己常骂慕振荣对慕青宁不安好心,但她知道慕振荣是真心愧疚,对慕雪瑟也是真的待如亲女。

    慕雪瑟站起身,沉默地退出的寿椿堂,她明白林老太君的意思。林老太君能想明白的事情,慕振荣自然也能想得到,怕是他也会觉得慕雪瑟是不够信任他,明明身负医术早就发现佛珠的问题,却不直接禀报他。

    这也许会成为他们父女之间的心结。

    可是,再重来一次,慕雪瑟还是会选择这样做,因为这样做效果远比她直接告状来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