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五十六章 大哥天华 一

浴血嫡女 第五十六章 大哥天华 一

慕雪瑟回到流觞阁的时候,慕天华安排完于涯的住所后,已经到了流觞阁等她,慕雪瑟进了正屋就对染墨和丹青吩咐道,“你们先到外面去守着。”
  
      两人丫环听命退了出去,将门带上后守在门外不让人接近。
  
      “你这流觞阁比起原来的院子,差别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慕天华叹道,“从前我总觉得你屋子里的丫环是最尊卑不分,没规没矩的。今天一看,你这小小的流觞阁打理的井井有条,下人都谨守本分,行事一丝不差。”
  
      慕雪瑟微微一笑,走上前去,她知道慕天华说的是什么,从前她对侍候自己的丫环的确是很放纵,从来不爱给她们立规矩,就喜欢大家都开开心心,平平常常的,觉得那样的相处才叫亲密无间。
  
      重活一世后,她才知道,有人把她的宽容当懦弱,把她的善心当成可欺,并不是任何人都适合和颜悦色相待的。这个世界也不是你与人为善,别人就会善待于你。有时候就是要让别人怕你,你才能在这个世道上活下去。若是他们不怕你,就会想尽办法骑到你的头上。
  
      权力和地位决定了一切,想要不沦落,不被人践踏,就要把这两样东西南牢牢把握住!
  
      慕天华看着慢慢走近自己的慕雪瑟,看见她左额上那块毁去她容颜的伤疤,只觉得无比心疼,他伸手轻抚那块伤疤,一把将慕雪瑟拥进怀里,“丫头,我不在的日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从在府门外看见慕雪瑟的时候,就发现了她身上的变化,她的眼睛,过去是那么纯净快乐,现在却如同那雾气笼罩的深潭,隐藏着阴霾和森寒。她的笑容也不再是过去那般纯粹,而是掺杂了太多的东西,多了几许讽刺,几许悲哀,几许愤怒,几许算计,几许无畏。
  
      看见她的第一眼,那淡漠的神情让他几乎不敢上前相认这是自己那个天真烂漫的妹妹,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她有这么彻底的变化?
  
      “你的脸是不是母亲做的?”慕天华将慕雪瑟的头紧紧按在自己的胸口,有些恨恨地问。
  
      他从来就不相信童氏的那张假面具,从四年前姜华公主死后,童氏就一直想尽了法子往他屋子里塞漂亮的丫头,那时他就知道他这个继母对他们兄妹没安什么好心。
  
      又或者更早之前,在他还只有七、八岁的时候,每每去童氏的院子里找二弟慕天齐时,他总能感觉到童氏看他的眼神里透着精明的算计和深深的恨意。
  
      他对童氏的厌恶是直觉的,本能的,根本不需要理由。
  
      从前他也常提醒慕雪瑟,让她防备着童氏一些,偏偏慕雪瑟天真无知,被童氏的花言巧语哄得什么也听不进去,还嫌他多心。
  
      所以这次奉调去西州剿匪,他走得很不安心,果然就出事了,还是这种无法挽回的灾祸。
  
      “不是她。”慕雪瑟倚在慕天华怀里,闻到他身上的檀木的香气,顿时就觉得有些安心,也有些疲惫。
  
      这是待她最亲的亲人,前世他曾提醒过自己无数次要小心童氏,她都不当回事,最后大错铸成,还累得他被千刀万剐。
  
      只要想起前世慕天华那血淋淋的骨架,还有慕雪柔让人送到她面前的心脏,她就忍不住想要发抖。
  
      “你还在帮她说话。”慕天华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我说过多少次让你小心她了!”
  
      “这件事真的不是她做的,虽然她做的事情也不少。”慕雪瑟在慕天华的胸口冷笑着说,“做这件事的人,我还没查出来,不过反正那个人应该就在府里,迟早是能揪出来的。”
  
      听出慕雪瑟语气里的轻嘲和冷然,慕天华有错愕地扳着慕雪瑟的双肩,将她从自己的胸口拉起,怔怔地审视着她。这一次,他清楚地看见慕雪瑟眼中的冷意和杀机,他听见慕雪瑟冰冷决然地说,“大哥,你放心,所有伤害我们兄妹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慕天华的眼中闪过一抹痛色,虽然他希望慕雪瑟长点心,却也并不希望慕雪瑟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仿佛一夜沧桑,纯真不再。
  
      慕雪瑟伸手握住慕天华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掌,她握得很紧,她在见到慕天华的那一刻,那些前世的仇怨又再一次汹涌着涌上心头,提醒着她,她曾犯下错误,和她前世临死前许下的字字血泪的誓言。
  
      但是她不可能告诉慕天华她重生一世的经历,这太过离奇,让人难以相信,她也不想将慕天华前世那残酷的结局告知他,如果可以,她希望今世可以守护着他,让他一路青云直上,不要承受任何灾祸和伤害,就如同前世他一直尽心竭力守护她一般。
  
      “大哥,你先坐下,听我说。”慕雪瑟拉下慕天华放在自己肩上的双手,与他相对坐在罗汉床上,将这一段时间府里所发现的事情一一道来。
  
      当慕天华听到慕雪瑟因为童氏送的紫檀佛珠而导致可能无法生养时,一掌重重地拍在放在罗汉床上的红木小桌上,桌面顿时发出沉重的断裂声,裂出狰狞的裂纹,三只桌脚同时断裂。
  
      “我还是小看了她!想不到她如此费尽心机算计你!”慕天华满脸怒色,几乎要按捺不住冲出去找童氏算账,“父亲和祖母也太糊涂了,这事还需要什么证据,分明就只能是她做的!她这是在算母亲的旧账,怕你挡了三妹妹的路!”
  
      慕雪瑟却是抓住慕天华的手腕,替他把了脉,“她这人喜怒不轻易形于色,心思埋得极深,极难看穿。”若非她重生一遭,到现在还蒙在鼓里,“以防她也在你身上种下什么,还是让我替你查一查。”
  
      “你既有医术,怎么还会着了道。”慕天华有些纳闷地看着慕雪瑟,他从小与慕雪瑟一起长大,二人亲密无间,他从来不知道慕雪瑟居然会医术,难道就他去西州剿匪这短短一年里慕雪瑟才学得?
  
      “学医不是一蹴而就,她早早在我六岁就埋下此暗手,我再神通广大,也始料未及。”慕雪瑟微微叹气,放开了慕天华的手腕,“还好,她并未对你下手。”
  
      若是慕天华也同她一样着了童氏的道,不能生育,那么慕家最终还是会落在童氏之子慕天齐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