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五十七章 大哥天华 二

浴血嫡女 第五十七章 大哥天华 二

“我常年待在军营里,军中自然有军医,若是她动了手脚,很容易就被发觉的。”慕天华道,他七岁就跟着慕振荣行伍,童氏再如何能耐,也不可能把慕振荣麾下所有军医都给买通。
  
      “慕雪瑟,你放心,我以后会尽我全力保护你的,再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慕天华握着慕雪瑟的手,看着她的眼睛信誓旦旦道,“若是宫家真因你毁容和不能生养而要退婚,我会养你一辈子的。你就一辈子安心留在我身边。”
  
      “好啊。”慕雪瑟笑起来,笑容里有一点心酸,还有一点欣慰,从她重生开始她就没有想过嫁人,她不想嫁,也不想去想。而如今慕天华亲口说愿意留她在身边一辈子,她曾经对将来的迷茫刹那间烟消云散。
  
      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抛弃她,至少她还有一个愿意照顾她一辈子的好哥哥,无论她变成什么样都会待她如初的好哥哥,这就够了。
  
      前世,他因她连累而死,今生,他给她一个避风港,而她一定会让他得到无上的荣耀!
  
      “大哥,我有一个人要介绍给你认识。”慕雪瑟收起了满心的激荡,肃正了神色道。
  
      “谁?”
  
      “五峰船主,秦泽海!”
  
      “什么!”慕天华吃了一惊,一下站了起来,看着慕雪瑟问道,“你是怎么认识此人的?”
  
      “哥哥你听我细说。”慕雪瑟让慕天华坐下来,将如何意外被秦泽海的人劫了马车,又如何救了许淑云的事情说了一遍,只是隐下了九方痕的一段不谈。
  
      慕雪瑟又继续道,“大哥你觉得,厉厌天是哪里来的‘千机引’的毒药?”
  
      “朝廷中人。”慕天华和慕雪瑟想的是一样的,“只是不知是谁。”
  
      到底是谁给厉厌天“千机引”的,慕雪瑟心里已有结论,只是不知道是于涯亲自交给的厉厌天,还是于涯只跟九江王接触,厉厌天并不识得于涯,而于涯到底有没有参与了九江王的起事?
  
      在一切未明之前,未免惹来麻烦,慕雪瑟只能将此事暂且瞒下不说,毕竟于涯如今正住在府里,慕天华有时过于妄为冲动,万一表现出什么让于涯发现,只怕他会先发制人。
  
      东西二厂罗织罪名,诬陷忠良的事情,从始建起,可没少发生,前世慕天华的一双腿不就折在了诏狱里么。
  
      “对,那个厉厌天既然有心归隐朝廷,却偏偏一而再,再而三地与父亲做对。”慕雪瑟看着慕天华,“大哥对于此事,是怎么想的?”
  
      “那必然是厉厌天勾结的那人不想父亲顺利地当这个总督,怕是想着等到父亲任满调任后,再由他们的人招降厉厌天,立此大功。”慕天华冷下脸说。
  
      他七岁就随同慕振荣入军营,朝廷中尔谀我诈也见识过了不少,知道慕振荣坐着的这个南越总督之位和手中的兵权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况且慕振荣宦海多年,自然不免竖敌,又有多少政敌在暗处等待时机,好将他一举拉下马来。
  
      “厉厌天向来和秦泽海不和,若是厉厌天归降了朝廷,哥哥觉得秦泽海会如何?”慕雪瑟轻嘲般地笑了笑。
  
      “自然是联手朝廷,铲除秦泽海,拿他做归降的献礼!”慕天华一语中的。
  
      “大哥说的不错,我已把此中利害关系告诉秦泽海。”慕雪瑟赞许一笑,“他是聪明人,自然想得明白其中关节,如今不想落得此等下场,就只能与我们合作,先发制人,对付厉厌天!”
  
      “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慕天华看着慕雪瑟那因筹谋而显得神采奕奕的双眼,微有些伤感道,“你如今的变化,真不是一般的大,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们兄妹会坐在这里共参谋略。”
  
      “我总是要成长的,难道哥哥还能护我一辈子不成。”慕雪瑟看着慕天华笑起来,“这可是大功一件,你要怎么谢我呢?”
  
      “如果可心,我希望自己能护你一辈子。”慕天华有些感慨,“不让你为了让我立功而操心至此,秦泽海到底是倭寇匪流,你与他打交道,稍有不慎,怕反受其害。”
  
      “大哥你尽管放心。”慕雪瑟自然知道慕天华在担心什么,“我与秦泽海已合作两个月了,若他有心害我,早已可以下手,不必等到现在。光是通倭一条,就够慕家满门抄斩。我能说动他,不过是因天时,地利,人和三者时机恰好罢了。等你见到他之后,自然就明白了。”
  
      慕天华还有些犹疑不定,慕雪瑟握紧他的手,定定地看着他的双眼道,“大哥,难道我会害你么?”
  
      “不会。”慕天华看着慕雪瑟那澄澈一片的灼热目光,那颗不安的心,忽然就安定下来。“你找时间带我去见他吧。”
  
      “嗯,今晚我会让人带信给他,九江王府宴会之后我就安排你去见他。”慕雪瑟点头道。
  
      “好。”慕天华站起身道,“我回来还没去同祖母和父亲说过话,我先过去了。”
  
      “记得赔我一张桌子。”慕雪瑟指着那张被慕天华拍坏的小桌笑道。
  
      “小气鬼,府里有什么好东西你这里没有,一张桌子还这么计较。”慕天华一脸无奈。
  
      “妹妹我这是在提醒你控制脾气,万一下次你把父亲书房那个前朝的古董花瓶给打烂了,那可没的赔。”慕雪瑟装作无辜地耸耸肩。
  
      慕天华知道慕雪瑟是怕自己心情因刚才的对话而太过沉闷,一会儿见着慕振荣和林老太君语气不好,所以故意要让自己轻松一点,也就配合道,“好好好,稍晚点让人给你送来,还有我帮你买的礼物,晚点一起送过来。”
  
      等慕天华一走,染墨和丹青就立刻进来将那张破损的红木小桌收拾掉,丹青一脸兴奋地对慕雪瑟说,“小姐,今天真是太痛快了,三小姐和夫人真是把脸面都丢尽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弄得满身狼藉!”
  
      染墨已经听丹青说了之前在府门口的情形,觉得非常解气,也是一脸兴奋。
  
      “她们是咎由自取。”慕雪瑟淡淡道,陷入了沉思,慕雪柔和童氏的事先不提,于涯和九江王才是大麻烦,三日后,只怕是场鸿门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