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六十二章 宴无好宴 一

浴血嫡女 第六十二章 宴无好宴 一

其实慕雪容的心里早在幸灾乐祸了,要不是看在童氏平日里待她不错,她事事还要仰仗童氏的份上,她真想看着慕雪柔在这里丢脸。这无关于她跟慕雪柔有多大的仇怨,纯粹就是她对慕雪柔嫡出身份和美貌的嫉妒,还有她天性里就喜欢看人倒霉的恶质。
  
      被慕雪容一拉,慕雪柔立刻顺势走了,她可不想在站在这里受人嘲笑,可是无论她走到哪里,她都觉得周围人看她的目光十分怪异,都在对着她议论纷纷,窃窃私语。好像都在嘲笑和鄙夷她痴心妄想,冒认医女之功一般。
  
      她越待在这里越觉得害怕,越觉得丢脸,只想找个地方把自己给藏起来,再不要让任何人看见。
  
      她现在后悔死听了母亲的话,她今天就不该贪图那什么九江王世子妃之位,她就不该到这里来,否则哪里要受到这样大的侮辱。
  
      为什么她会落到如此地步?为什么她非要受到如此羞辱?
  
      慕雪柔想得头疼欲裂,忽然远远地与在和各家贵妇闲谈的童氏视线相对,一瞬间,脑海里响起了童氏说过的话——这次她也定是故意的,明明知道你出来冒领她的功劳,她却偏偏一声不吭,等到九江王找上门来了,她才出来,我看她打得就是让你脸面丢尽的主意!否则怎么那么巧,府外刚闹起来,她就回来了?
  
      慕雪瑟三个字清晰地浮现在慕雪柔的脑海里,她摇着头,喃喃自语,“不,她不会,不是,一定不是!”
  
      “什么不是啊?”走在她身旁的慕雪容见慕雪柔神情异样,自言自语,有些奇怪地问道。忽然,慕雪容远远看着前面一个一身青衣,头戴着金牡丹步摇的豆蔻少女迎面走来,她面上一喜,张口叫道,“余明珠姐姐。”
  
      余明珠是莞城余氏家的大小姐,慕雪瑟姐妹就是在去莞城给余老夫人拜寿归来的半路遇熊出了事。为了这事,余家感到非常愧疚,送了许多名贵的药材来给慕雪瑟和慕雪容治伤。
  
      这位余明珠小姐与慕家姐妹都十分相熟,可是今天看见慕雪柔和慕雪容,她却犹豫了一下,停在原地没有上前,但是慕雪容都看见她了,怎么好避开,她只好笑着走过来道,“你们才来啊。”
  
      “是啊,你们家其他姐妹呢?”慕雪容笑着问。
  
      “都到各处找交好的姑娘说话去了。”余明珠笑了笑,忽然偏头看了看四周,见周围没什么人,张了张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余姐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慕雪柔看出来余明珠是有话要说了,她心想怕不是又是为了她冒认医女之名的事吧。
  
      “我……的确是有一事想向你们求证的。”余明珠一脸犹豫。
  
      慕雪柔听了这话,握了握藏在袖子里的拳头,脸上却是笑问道,“是什么事?”
  
      “我听人说,两位妹妹在遇熊袭击的时候,抛下挺身救了你们的雪瑟妹妹不管,自己逃走了?雪瑟妹妹是为了你们两个才毁的容?”余明珠犹豫再三,还是问出口,她边说边皱着眉头,显然是对慕雪柔和慕雪容两人的行为很不赞同。
  
      慕雪容脸皮向来极厚,听了余明珠的话,还是一脸无所谓,正准备打个哈哈糊弄过去。慕雪柔的脸色却是瞬间白了白,猛转过头瞪着慕雪容,“这话是你说出去的?!”
  
      “怎么会是我说的,我也一起逃了,说出去对我有什么好处?”慕雪容一脸莫名其妙。
  
      “这么说这是真的了?我还听说雪柔妹妹妄图欺君,冒领了雪瑟妹妹救治瘟疫之功?看来这也不假了?”余明珠听了慕雪容的话,一下子就冷了脸站了起来,余家诗书传家,极重门楣,以“孝、悌、忠、信、礼、仪、廉、耻”八端为教育子孙之本,余明珠向来自恃清高,更是把这八个字挂在心头。
  
      如今见慕雪柔和慕雪容做出如此不忠不悌不仁不义之事,余明珠怎么还肯与之为伍,顿时不待慕雪柔回答,就一甩袖子满脸不屑地走了。
  
      慕雪柔和慕雪容见余明珠就这样一语不发的走了,都觉得一阵羞恼,慕雪柔更甚。再一想余明珠尚且如此,余家其他人又对她们的行为做何想法,怕是她们二人以后都无颜面再去余家拜访了。
  
      “不是你,还会是谁!”慕雪柔气得脸色煞白,瞪着慕雪容克制着自己不要一巴掌扇过去。
  
      “都说了不是我,我说了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再说我这两个月都没出过门,从刚刚一进这院子就跟你一直在一起,我哪有机会说啊!”慕雪容急急辩解道,忽然她猛然想到,“一定是慕雪瑟!她从刚刚去换衣服就没再出现,我们扔下她逃跑,你又差点抢了她的功劳,她肯定是恨透我们了,才把这件事到处说给人听!”
  
      “不,她答应过我不会说的!”慕雪柔嘴上说着,语气却不坚定。
  
      “除了她,还能有谁!难不成还会是母亲说的么!”慕雪容恨恨道,“她说她不说,你就信,怎么知道她不是蒙你的,再这么背后捅你一刀,让你防不甚防?”
  
      “自然不会是母亲。”慕雪柔喃喃道,童氏保护她都来不及,怎么还会再去坏她的名声呢,这事在内院里传得如此之快,不是她们,自然只能是慕雪瑟了。
  
      周围又隐隐传来议论声——
  
      “看,就是她们两个,扔下救了自己的姐姐不管,害得姐姐毁容!”
  
      “那个,那个粉色衣服的,就是她,慕家的三小姐,先是弃亲姐姐于危难,接着又想霸占姐姐的功劳以求朝廷封赏!”
  
      “太狼心狗肺了!”
  
      “就是,还好我没有这么一个妹妹,不然日日见着她,都会想吐……”
  
      那些窃窃私语声,犹如无论如何都赶不走的蚊蝇一般环绕在她的耳边,嗡嗡直响,慕雪柔捂上耳朵不想听,可是那些声音还是一点一点钻进她的耳朵里,在她的自尊上划上了千刀百刀,将她的自尊心完全击溃,只觉得无地自容!
  
      为什么!为什么她都那么低声下气去跟慕雪瑟示好请求原谅了,慕雪瑟还是不肯放过她!为什么明明答应了她,却又反悔!
  
      刚刚所承受到的羞辱,再加上从余明珠口里听见这件事的愤怒,全部汇聚到慕雪柔的心头,将她那颗原本摇摆不定的心脏一点一点地蚕食。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越来越冷,越来越硬,越来越恨!
  
      她又一次想起童氏说过的话——慕雪瑟会拿她那张被毁的脸坑害你一辈子,所有高门显贵世家都会知道是你害她如此,你想要一辈子被鄙夷愧疚折磨么?你想要宫浩磊也用这种眼光看你么?
  
      她忽然冷笑出声来,母亲是对的,就算她不想害慕雪瑟,可慕雪瑟不是一样毫不顾忌地害她?也许真的只有毁了慕雪瑟,她才能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