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六十六章 宴无好宴 五

浴血嫡女 第六十六章 宴无好宴 五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好不容易,九江王才让混乱的宾客都安静下来,只见王府的侍卫押着三个背着弓箭的男子上来,一把推到九江王面前跪上。
  
      这时,之前曾去乡村里找过慕雪瑟的那名管家走上前来道,“王爷,就是这三个人射的箭!”
  
      “什么?”九江王和九江王妃都摆出一脸吃惊的表情,“怎么回事?”
  
      “他们是倭寇,”那个管家一脸愤怒地说,“是来刺杀王爷的,却没想的突然熄灯,误杀了那个丫环!”
  
      “给我关进大牢里,细细审问!”九江王一脸恼怒,拂袖道。
  
      “是。”管家又立刻命侍卫将那三人拖下去。
  
      九江王府戒备森严,倭寇怎么可能轻易带着弓箭进来!慕雪瑟在心里冷笑,管家这番做戏,漏洞百出,但也算是给在座宾客一个交待,只是那丫环的尸体还躺在那,脑浆鲜血流了一地,如何还让人能有食欲再吃得下宴席。
  
      但是九江王势大,在场宾客倒还真没几人敢不给他面子的。
  
      “王爷的事情了了,那我的事又怎么说。”慕雪瑟冷冷地站在女宾席上,看着九江王道。“熄灯的时候,我可是离那丫环很远,熄灯到点灯不过短短时间,我总不可能跑过去把珠子塞进她头发里再跑回这里吧。”
  
      九江王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忽然转过头,一脸怒容地瞪着九江王妃道,“王妃!你是怎么管教下人的!差点就冤枉了慕二小姐!”
  
      “妾身管教下人不力,都是妾身的错!”九江王妃顿时明白了九江王的意思,咬牙应道,又立刻向慕雪瑟道歉,“慕二小姐,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慕雪瑟冷冷地笑起来,她差一点小命就没了,岂是道歉就足够的。
  
      慕雪瑟看了看九江王,又去看于涯,于涯从她那双看穿一切的眼眸中看到了冷意,他举起酒杯,无辜地冲她摊了摊手。
  
      “你们侮辱了我妹妹半天,一句道歉就解决了么?”这时,慕天华站了起来,他虽想不明白刚才的关节,但依旧是为慕雪瑟不平。
  
      九江王在心头暗怒,偏偏不敢表现出来,当初九方朔向他提出在宴会上诬陷慕雪瑟偷窃让她难堪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个一劳永逸,在慕雪瑟毫无防备之下杀掉她的计划,却没想到,慕雪瑟居然毫发无伤,白白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丑。
  
      “哥哥,算了。”慕雪瑟淡淡笑道,“反正珠子也找到了,我的清白也算是证明了,还是让王爷赶紧把这具尸体弄走,免得影响大家的胃口吧。”
  
      至于公道,她自然会为自己讨回来的。
  
      看着慕雪瑟一脸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表情,走回自己的坐席,众人都有一种做梦般的莫名其妙的感觉。
  
      本来先是好好的庆祝之宴,变成了一场盗窃案的指认现场,现在又莫名其妙变成了一场倭寇潜入王府的刺杀大案。让众人的心一会儿提起,一会儿放下,犹如置身浪涛般的不真实感。
  
      而慕雪柔眼看着慕雪瑟居然安然无恙地坐回到她身边,恨得差点揉烂了手中的丝帕,心道,怎么刚刚被误杀的不是慕雪瑟!
  
      原来好好的一场宴会,顿时变成了一场闹剧,还死了一个人,众人再继续宴饮时,脸上虽未表现,但没几个人见过尸体后还吃得下去,一时间宴会上的气氛变得很冷。
  
      眼看这宴席是吃不下去了,可是也不能让众人就这么走了,九江王妃只好干笑着说,王府里准备了一些游戏,有比射箭,斗诗文等等供大家逗趣取乐,于是宾客都散了开来,各自选喜欢的玩,但是因为刚才发生的种种,气氛都不怎么热烈。
  
      慕雪瑟几人也起身欲去找熟识的千金玩耍,看着慕雪柔一脸冷淡,慕雪瑟虽然纳闷却也不愿意去询问,就见慕雪柔看也不看她一眼,直接就转身拉着慕雪容走了。
  
      童氏看着慕雪柔对慕雪瑟的态度淡淡笑了笑,对慕雪瑟道,“你三妹妹今天心情不好,雪瑟你不要计较。”
  
      “母亲说哪里的话。”慕雪瑟也淡淡地回她,“雪柔妹妹真性情,总比一些人假情假义的好。”
  
      她说的是实话,现在的慕雪瑟比起前世后来那个满腹心机,深藏不露的慕雪柔太容易看穿了,任何情绪都直接摆在脸上。
  
      童氏的脸色顿时一僵,也对,紫檀佛珠的事情暴露之后,她与慕雪瑟就极少打照面,原本也就只能维系着表面上的平静,她要指望着慕雪瑟还跟以前一样全心地信赖着自己,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慕雪瑟也不等童氏再多言,转身带着丹青走开了,才走没多远,就听见有人叫了自己一声,“雪瑟妹妹。”
  
      “明珠姐姐。”慕雪瑟转头看去,却见余明珠一身青衣缓缓走来。发间的金牡丹步摇的流苏闪着流光,说不出的端庄明媚。
  
      “刚刚真是担心死我了,”余明珠拉起她的手,“九江王府居然这么平白地诬赖人,真是太过分。”
  
      慕雪瑟笑了笑,患难见真情,如果余明珠真像她说得那样担心自己的话,刚刚宴席上就该站出来帮她说话,可是她却没有,可见她的担心到底有几分真假了。
  
      但是慕雪瑟也不怪她,她们之间本就泛泛,余明珠此人又有些迂腐顽固,极是教条,要让她不顾闺阁女子的矜持寡言,出语帮忙,也是为难她。
  
      “雪瑟妹妹,祖母也很担心你的伤势,消息传到我家的时候,大家都吓了一跳。”余明珠有些惋惜地看着慕雪瑟左额上的伤疤,叹气道,“你知道祖母向来喜欢你,听说你脸毁了,当场就昏了过去。”
  
      “让余老夫人担心了。”慕雪瑟笑了笑,余老夫人的确是很喜欢她的,“你们家送了那么多上好的药材过来,我还没道过谢呢。”
  
      说完,她向着余明珠福了福身。
  
      “你看你,受伤之后,人都变客气了。”余明珠笑着拉住她,又皱着眉头道,“只是我没想到雪柔和雪容会如此待你,你救了她们,她们居然抛下受伤的你逃走!”
  
      慕雪瑟心中一震,看着余明珠急问道,“这事姐姐是听谁说的?”<!--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