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六十七章 宴无好宴 六

浴血嫡女 第六十七章 宴无好宴 六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按说林老太君和慕振荣为保慕家清誉,也为了慕雪柔和慕雪容好,是不可能把这件事情告诉余家人的的,童氏自然也不可能,慕雪柔和慕雪容自己更是不可能把这种事情告诉余明珠。
  
      “这,我也是今天到这里的时候,听刘家小姐说的,怎么?有什么不妥么?”余明珠见慕雪瑟皱起眉头,有些不安地问道。
  
      “刘小姐怎么会知道?”慕雪瑟更觉得奇怪了,若是余家人先知道了还可以是自己家里与余家来往时传递的。刘御史家与慕家离得极远,很少往来,怎么会是刘家小姐先得知?
  
      “在说我什么呢?”忽然,一个俏皮的声音插进来。只见刘小姐随同着几位千金向着她们走过来。
  
      “我们在说我和家里两位妹妹遇熊时的详情,刘小姐是怎么得知的?”慕雪瑟向刘小姐看去。
  
      “我?我是听孙巡抚家的孙小姐说的。”刘小姐边说边看着自己随同的几位千金,“你们也都听说了吧。”
  
      “对啊,我是听吴家小姐说的……”
  
      “我是听邹家小姐说的……”
  
      听着几位千金七嘴八舌地议论起自己是从哪里听到这件事,慕雪瑟越吃只越觉得心惊,这件事在慕家极力保守秘密的情况下却已传得人尽皆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情况下,想查出泄露这件事的源头到底是谁,怕也是无从下手了。
  
      再一想慕雪柔刚刚对自己冰冷的态度,慕雪瑟顿时就明白了,怕是慕雪柔以为是自己将这件事情泄露出去的。
  
      她忽然又想起前世慕雪柔用憎恨的眼神看着自己,字字句句地怒吼着,“都是因为你四处散布我害你毁容,在危机下弃你不顾的流言,我才会多年来被那些注重品德的高门清贵看不上眼!宫家才会看不上我,浩磊哥才会娶了别人,都是因为你!”
  
      慕雪柔前世会如此恨自己的缘由,她们之间不死不休的恩怨,最开始不就是因为这个么?
  
      到底是谁,前世今生都这么悄无声息地就将此事散步出去,陷她于不义,让慕雪柔恨她入骨?
  
      慕雪柔总觉得这个人一定就是树林遇熊之事的慕后黑手,可却想不出他既然不是童氏,却会是谁?此人藏得如此之深,前世无论是自己还是慕雪柔怕是都毫无所觉!
  
      虽然她并不介意与慕雪柔交恶,反正前世的孽缘在那里,若是慕雪柔一直是那副心虚怯懦的模样,她还真无法下手,因为她不能要慕雪柔为她还没有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但是现在这样,让她受此冤枉,她也总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不过慕二小姐,你也真的傻啊,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妹妹,我才不会冲上去救她呢。”刘小姐打量着慕雪瑟脸上的伤疤,眼中闪过一抹幸灾乐祸,“你看,白白搭上了自己这一张脸,还被人抛弃。”
  
      慕雪瑟与刘小姐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以往赴宴的时候也曾打过照面,只是刘小姐每次都因慕雪瑟相貌绝美,颇受追捧而对她心生嫉妒,从来不愿与她亲近。
  
      如今见慕雪瑟毁容了,却反而摆出一副居高临下地怜悯之态前来搭话,摆明是想在慕雪瑟这个毁容之人面前炫耀自己的美貌,刺激一下慕雪瑟。
  
      不得不说,跟刘小姐一块过来的各家千金,大多都是抱着如此想法,看着慕雪瑟的眼神中透着嘲弄和骄傲,好像在说,曾经你凭着那张脸高高在上又如何,如今你连我们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她们的态度太过明显,连余明珠都有点看不过去地沉下脸,慕雪瑟却是不在意,只是淡淡笑道,“她们可以不悌,我却不能不仁,不过一张脸而已,能换两个妹妹的性命,有何舍不得。”
  
      她面上表情淡然,毫无作伪,笑容中带着从容,丝毫未因再三被人提及毁容而觉得窘迫,如此泰然处之,反而让这几位有意嘲讽的千金颇觉得尴尬,显得她们太过恶意小家子气。
  
      “你,你说得好听罢了,指不定你心里是怎么抓心挠肝的后悔着!”刘小姐顿时就觉得脸上挂不住,变了颜色道,“女子无颜,还能有什么好前程!”
  
      “我需要什么好前程?”慕雪瑟轻嘲地笑了起来,“我是镇国公府嫡出的女儿,我嫡亲哥哥是未来的镇国公,就算我这张脸毁了再也嫁不出去了,镇国公府也会保我一辈子衣食无忧,就算镇国公府都容不得我了,就凭我这一身医术,也还不至于沦落街头。”
  
      众位小姐都脸露惊讶,听慕雪瑟这话里的意思,她这莫非是打定主意一辈子不嫁了?
  
      只见慕雪瑟顿了顿,又转头看着刘小姐,淡淡道,“莫非刘小姐认为女子就该以色侍人?”
  
      “你——我哪有这么说!”刘小千顿时气得脸都红了,以色侍人,那是对青楼女子说的话。
  
      “说得好,慕二小姐果然巾帼不让须眉。”一旁突然响起轻脆的掌声,一身蓝袍的于涯缓缓走来,也不知刚刚对话他听去了多少,各家千金脸上都莫名觉得有些羞惭。
  
      “到是这位刘小姐说得话,本督主可不爱听。”于涯细长的凤眼看了刘小姐一眼,刘小姐顿时觉得一股寒气从心底冒了出来,“不知道若是刘小姐的脸被人划上十刀八刀后,能否像慕二小姐这样淡然处之?”
  
      刘小姐看着于涯那阴冷冷的笑容,全身打了个冷颤,张了张口,什么都说不出来,顿时脚一软,一下跌坐在地上。
  
      于涯可是西厂厂督,司礼监的秉笔太监,他残酷狠辣的名声,可是传遍了大熙国。据说有位皇上宠爱的妃子,骂了他一句阉人之后,就被他扔进豺狼的窝里死无全尸,可皇上居然偏袒他,毫不责备。
  
      他的性格向来阴晴不定,极难捉摸,偏又深得皇上宠爱,就连几位皇子都要礼让他几分。无事他绝对不会多为难你,但若是你得罪他了,那他是十倍百倍都要向你讨回来。
  
      刘小姐再嚣张大胆,见到这西厂罗刹,也顿时吓得说不出话来,深怕于涯真的找人给她那张俏脸上划个十刀八刀的。
  
      “哟,这是怎么了?”于涯看着坐在地上发抖的刘小姐笑起来,“我不过开个玩笑,刘小姐怎么就站不稳了?”
  
      “雪瑟妹妹,我还要去找我的二妹妹,我就先走了。”余明珠看着那一脸阴阳怪气的于涯,也觉得全身发毛,怎么也待不住,赶紧对慕雪瑟说道。
  
      “姐姐去吧。”慕雪瑟点头。
  
      另外几个千金也脸色苍白地纷纷找理由先走了,只剩下一个刘小姐还坐在地上。
  
      “怎么,刘小姐不走么?”于涯阴阴地笑了笑,“莫不是想留下来陪本督主说话?”
  
      “不,不,不,我也还有事……”刘小姐连滚带爬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远了。
  
      “啧啧,于督主好大的威风,一下就把人都吓跑了。”慕雪瑟笑了起来,“我还真想画一张你的画像,挂墙上驱邪,估计比什么黄符神镜都管用。”
  
      她和于涯早已交恶了,也不怕开他的玩笑。
  
      “真是,一个一个都这么不经吓。”于涯一脸遗憾地摇摇头,“还是慕二小姐有趣,怎么吓都吓不退。”
  
      他又微微一笑,“不过本督主这花容月貌,你想要画下来挂墙上日日夜夜地看着,那就画吧。”
  
      那含情带媚的眼神,看得慕雪瑟一楞,只怕勾栏院的名妓都不如他来得妩媚。<!--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