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六十八章 宴无好宴 七

浴血嫡女 第六十八章 宴无好宴 七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小丫头。”于涯突然看向慕雪瑟身边的丹青,笑道,“你去取点瓜果来,本督主有些饿了。”
  
      被于涯那双凉薄的眼睛这么一看,丹青顿时就觉得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冷入骨髓,但她还是咬牙站着没动,慕雪瑟才是她的主子,她只会听慕雪瑟的命令。
  
      “你去吧。”看出于涯是有话要说了,慕雪瑟偏过头对丹青说道。
  
      “小姐!”丹青有些着急地提醒,这个于涯看起来这么诡异,单独留慕雪瑟和他在一起,她还真是不放心。
  
      “无妨,你去吧。”慕雪瑟摇摇头。
  
      丹青无奈,只好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你这丫环还真是忠心,难不成担心我会把你给吃了,我有这么可怕?”于涯一脸叹气,好像饱受误会,非常受伤的样子。
  
      “于督主有话不妨直说。”慕雪瑟脸上淡淡的,既不着急,也不紧张。
  
      “边走边说如何?”
  
      “也好,怕是王爷在这段路的终点快等急了吧。”慕雪瑟依旧淡淡的,抬脚先向前走,她已经猜于涯来找她绝对不仅仅是聊天而已。
  
      “看来,慕二小姐那天的确是看见我了。”于涯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与慕雪瑟并肩而行。
  
      “就算我说没看见,只怕督主和王爷也不肯信。”慕雪瑟轻嘲道。
  
      “那么,二小姐。”于涯缓缓道,“我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办?”
  
      “于督主觉得呢?”慕雪瑟神秘一笑,并不正面回答。
  
      于涯也不追问,只是淡淡一笑,继续和慕雪瑟并肩向着九江王府的僻静处走去。
  
      他们走的路越来越偏,四周也越来越静,人声已经远离,只有夏日的蝉鸣在不休地嘶鸣着。
  
      于涯悄悄观察慕雪瑟的脸,只见她的表情依旧淡淡的,丝毫没有因为他将她带离人群,带到这偏僻之处而紧张。
  
      不知道为什么,于涯忽然就觉得慕雪瑟那张泰然的面孔让他心里极不痛快,好像你准备了千百种惊心动魄的游戏,对方却一点都没被吓到。
  
      那种感觉,堵得慌。
  
      想到这里于涯微微眯了眯眼,“那么我们的意思,相信你应该明白,我与王爷不过是有些交情才私下会面,希望你不要有所误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真的只有普通交情,就不会如此紧张了。慕雪瑟没有笑了笑,远远的看见九江王一身锦袍站在阴影里,正看向走来的他们。
  
      慕雪瑟看着九江王那阴沉的脸,对于涯笑道,“只要事不关慕家,我都不会多事。”
  
      “慕二小姐能这么想是最好的。”九江王慢慢从阴影里踱步出来,沉声道。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可是今天王爷却让我很不高兴。”慕雪瑟停住脚步,拉开与于涯的距离,看着九江王和于涯冷冷道,“你们今天玩的这一出,不就是想要我的命么!”
  
      “慕二小姐既然看得明白,我也就把话直说了,今天你想必也看清楚了,我们想要毁掉你区区一个闺阁女子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九江王说得不错,想要毁掉一个女人,方法数不胜数,可是用清誉,可以用名声,也可以用贞节……还可以取她性命!
  
      “呵呵,的确,无论是毁掉我,还是杀掉我的方法都很多。”慕雪瑟轻笑起来,“可是你们就不担心我狗急跳墙,来个鱼死网破吗?”
  
      “慕小姐是聪明人,我想你定不希望我们之间有鱼死网破的那一天。”于涯笑起来,“你把我与王爷会面之事说出去,最多就是让我们受到皇上的怀疑,可是我们的怒火,不知道慕小姐可否承受得起。”
  
      “哈——”慕雪瑟大笑,冷眼看着于涯,“于督主真是太不了解我了,我虽不希望鱼死网破,却也不是乖乖受人威胁之辈。名节,清誉,容貌,贞洁,性命?这些东西于我而言都不过是空花浮影,只要必要,随时我都可以抛弃!我不过是张破网,你们却是金鳞,不知道鱼死网破,网还可以补,鱼是否能够复生!”
  
      于涯心中微惊,见慕雪瑟那双深潭一般的双眼中仿佛蕴含着浩瀚波涛般地浓重气势,嘴角那抹若有似无的微笑中透露出一股决绝,这决不是一个轻易肯受要挟的女子,于她而言,只有迎面而上,绝无退路。
  
      “慕小姐看来是真的不怕死!”九江王冷喝一声,突然向着慕雪瑟一掌拍来。
  
      慕雪瑟却是不避不退,任掌风激起她面上垂丝,唇边勾起一抹冷笑。只见九江王手掌拍到之前,一道身影如鬼魅般落下,挡在慕雪瑟身前。
  
      浮生一身黑衣立于九江王与慕雪瑟之间,并指向上戳向九江王手腕,九江王迅速收掌成拳向着浮生当胸击下。
  
      电光石火间,两人已过了十数招。无论九江王如何攻击,浮生始终屹立于慕雪瑟身前不动半步,却招招逼得九江王一次退得比一次远。
  
      而慕雪瑟站在浮生身后,一脸淡然,始终不退不避,似乎完全相信浮生绝对可以保她万全。
  
      “住手!”于涯已看出九江王绝不是浮生对手,立即喝止道。
  
      九江王收身站定,只觉得一阵气血翻涌,他怒视着依旧站在慕雪瑟身前的浮生,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小小少年,居然身手如此了得。
  
      “你的武功是跟谁学的?”于涯看着浮生,若有所思地皱起眉头。
  
      慕雪瑟心中动了动,看向于涯,难道于涯看得出浮生的武功来历,那么训练浮生的那个秘密组织,跟于涯又是否有所关联?
  
      浮生紧闭着嘴,没有回答,慕雪瑟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你退下吧。”
  
      一瞬间,浮生如幻影一般消失不见,这等奇诡的身法,看得九江王又是一阵惊讶。
  
      “想不到慕二小姐赴宴居然还带着如此高手,还真是小看你了。”九江王冷声道。
  
      “以防万一罢了。”慕雪瑟丝毫不为自己带的人潜入九江王府而感到不好意思,自从发现浮生武功奇高,慕雪瑟就让他做了她的暗卫,“这不是证明,我带对了么。”
  
      于涯正色道,“那么慕小姐今天的意思,是定要与我们鱼死网破了?”
  
      “自然不是,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无论是威逼,还是利诱,对我都没有任何作用。”慕雪瑟看得明白,九江王和于涯这一番作态,不过都是因为刚刚在宴席上一击杀她不成,怕她狗急跳墙,所以特意来安抚要挟她罢了。
  
      “但是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慕雪瑟浅浅一笑,“我这个人说话一向算话,只要九江王答应我一件事,我可以发誓,日后绝不跟任何人多言你二人之事!”
  
      “什么事?”九江王心中一喜,他就怕慕雪瑟不提任何条件,只要慕雪瑟开出条件,就证明她不是不能利诱的。
  
      “若有一日南越守军与蓬莱船主厉厌天一战,我希望王爷决不让厉厌天逃进九江海域。”慕雪瑟看着九江王说道。
  
      “厉厌天?!”九江王心中一惊,他没想到慕雪瑟会提这样一个条件,一瞬间他几乎以为慕雪瑟知道了他与厉厌天的关系,但立刻又在心里否认了这种可能性,只是沉声道,“南越海域上还有一个五峰船主秦泽海,你为何只针对厉厌天?”
  
      “因为他居然胆敢趁着我父亲忙于水患之事,而趁机在我父亲的管辖地上袭击三皇子,想陷我慕家于万劫不复!”慕雪瑟冷冷笑道。
  
      “什么?!”九江王惊诧出声。
  
      果然,慕雪瑟在心里道,九江王并不知道厉厌天袭击九方痕和九方澜之事。慕雪瑟又看向于涯,只见他对厉厌天的事,并不十分在意,难道他不知道厉厌天和九江王是一伙的?又或者厉厌天并不认识他?<!--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