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六十九章 宴无好宴 八

浴血嫡女 第六十九章 宴无好宴 八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九江王心思电转,他是知道九方痕的真实身份,若是九方痕当时被杀,只怕慕振荣难辞其咎!
  
      但哪怕只是九方澜这么一位皇子,莫名其妙死在慕振荣的地盘上,慕振荣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难怪慕雪瑟会如此生气。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下手的人居然会是厉厌天!
  
      “你是如何得知是厉厌天动的手?”九江王沉声问道。
  
      “是方公子告诉我的。”九江王自然知道这个“方公子”就是九方痕,慕雪瑟又道,“方公子在与三皇子殿下失散的时候,无意中听见追杀他的倭寇透露出他们是厉厌天的人。但是我怕因此引起朝廷对倭寇的不满,在水患、瘟疫当前的情况下硬逼我父亲出战,所以拜托方公子不要说出来,还请于督主和王爷也对此事保密。”
  
      “原来如此。”于涯点点头,九方痕对慕雪瑟的亲近,他在慕家住的这三天也是亲眼所见,九方痕把此事告诉慕雪瑟也不奇怪,那个太子殿下向来没什么脑子,做事不守常规,听一个女子摆布也不是奇事。
  
      “厉厌天如此行事是在公然挑衅朝廷,南越守军迟早与他一战。”慕雪瑟向着九江王行了一个行,“到时,还望王爷助我父亲一臂之力。”
  
      九江王的封地和慕振荣辖区虽然毗邻,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互不相干,如今慕雪瑟提出这样的要求,再一想到南越两地频频遭灾,元气大伤,这也无可厚非。
  
      “好。希望慕小姐说话算话!”九江王朗声答应,但其实他的心里,并未把这个交易当成一回事,不过是打算暂时先封住慕雪瑟的口,再另寻它法解决掉她罢了。毕竟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任何会成为他大业的障碍者,他都要除掉。
  
      “自然!”慕雪瑟面露喜悦,心下却是在冷笑,九江王在想什么,她自然猜得出。她的目的自然不是真的指望九江王在欲起事的情况下真的出手帮忙。
  
      她只不过是借此机会,向九江王说出这件事而已,只要九江王对厉厌天起了疑心,自然就会去调查,那么厉厌天已经投靠了楚赫的事情就会暴露。
  
      九江王一旦知道厉厌天这个家伙首鼠两端,恼怒之下必然会抛弃厉厌天。这样等到她和秦泽海对付厉厌天的时候,厉厌天就无法再向九江王求助!
  
      再则,现在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缓兵之计,九江王是不会轻易放过她,刚刚还对她起了杀机,一转眼又与她达成交易,怎么看都太过轻松了。
  
      无论是九江王还是她,今天所演的这一出,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纯粹为了掩盖各自暗藏的真实目的,而拖延时间。
  
      既然都已经粉墨登场,那自然应该把这出戏唱到底。
  
      “早知道慕二小姐如此好说话,我们也不用这么麻烦,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于涯一看气氛冷了场,又恢复了他那阴阳怪气的笑容。
  
      “那么下一次,我再无意间得罪了于督主,还请于督主先来同我好好说话,再发怒如何?”慕雪瑟也笑道。
  
      “好说,好说。”于涯也笑,慕雪瑟威胁不得,杀又不好杀,除了好好谈谈,还能说什么。
  
      “不过,”慕雪瑟忽然又看向九江王道,“今天王爷想要取我性命这件事,还是要给我一个交待的。”
  
      九江王沉下脸,的确,刚刚他设计杀慕雪瑟是真,可不是现在这三两句轻巧的交易就可以打发过去了。若是慕雪瑟真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反而不安。他沉声道,“慕二小姐,想要什么样的交待?”
  
      “我想要的交待,我自己会讨回来。”慕雪瑟嘴边溢出一屡笑意,只是道,“还望王爷不要见怪才好。”
  
      就在这时,从宾客嬉乐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啊——好痛——”
  
      听声音,竟是九方朔!
  
      九江王和于涯互看一眼,都觉得不对,两人立即一齐施展轻功向着九方朔惨叫的的方向冲去,只剩下慕雪瑟一人静静站在那里。
  
      “雪瑟!雪瑟!”忽然,一旁传来了九方痕充满担忧的叫声传了来,
  
      慕雪瑟偏头看去,就见九方痕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雪瑟姐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找了你半天。”
  
      “你找我做什么?”慕雪瑟对于之前九方痕第一个站出来帮自己说话,心里还是感动的。
  
      “我这不是怕你在宴会上受了气,躲起来伤心吗。”九方痕凑过来一脸担心地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慕雪瑟,有些紧张地问,“你没事吧。”
  
      “我看起来像有事么?”慕雪瑟眯起了眼看九方痕,她对九方痕观察着附近的反应有些奇怪,难道九方痕刚才看见于涯和九江王了?
  
      “没事就好。”九方痕笑着想去拉慕雪瑟的手,慕雪瑟一缩手,他只拉到了袖子的一角。
  
      “你能不能别老这么不注意,男女授受不亲!”慕雪瑟不满地扯回袖子,平时在流觞阁也就算了,现在是在九江王府,九方痕的言行还这么不知检点。
  
      “又没人看见。”九方痕像个得不到糖吃的小孩子一般撇撇嘴,“怕什么。”
  
      “你不能再这样了。”慕雪瑟叹口气,虽然九方痕比她还小一岁,可是今年也十二岁了,早该有所担当,慕天华十岁就上战场了,“你总把心思花在玩乐上面,那些对你别有用心的人,才会有机可趁!”
  
      她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九方痕才好,她又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清楚他的太子身份,所以只能含蓄的说。但她实在是深恨他的不争气,否则前世也不会让楚赫和九方镜有机会爬到那般地步,甚至策划了那场她死于非命的秋狝刺杀。
  
      也不知,前世最后,九方痕逃过此劫没有。
  
      慕雪瑟一直都明白,若是她想跟楚赫和九方镜对抗,那么至少她要支持一个有能力争夺皇位的皇子。可是这个人选到底该选谁。
  
      按说,从出身上,最有利的就是九方痕,他是皇后嫡出的太子,可是他这怯懦无脑的性子,实在是难堪大任。
  
      三皇子九方澜从品行到机谋都是不错的人选,可是他太过淡泊,不涉朝堂,一心只伴在九方痕身侧。
  
      那么还有哪位皇子,可以与九方镜相抗衡?
  
      前世她专注于恢复容貌,加上不受太后待见,与几位皇子都是接触甚少,除了九方痕和九方镜两位皇位最有力的争夺者之外,其余都了解甚少。光听外间传言是很难了解这些皇子的真性情。若是她不慎选错,将来落得个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下场,岂不是重蹈覆辙。
  
      “我,我也知道啊。”九方痕低低地抱怨,“可是从小我母亲就很厉害,她说东,我不敢往西,久而久之我就习惯什么都听她的,自己不想任何事情了。”
  
      慕雪瑟微微叹息,皇后的确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通常父母太过强势,孩子有时候就会因为从小受到威压,而意外变得怯懦,这真是一种不幸。
  
      九方痕若失掉了太子这个光环,就真的是一无是处,光是看看他在慕家,慕家那些不知道他身份的人对他的态度就知道了。
  
      慕雪容和慕雪柔,还有童氏对他都是爱理不理的,若是知道他是太子,只怕是以童氏的心机,早怂恿着慕雪柔扑上去了。而一直眼高手低的慕雪容怕是也不会落于人后。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九方痕才不愿意露出自己真实的身份吧。
  
      “罢了。”慕雪瑟不再多言,以她的立场并不适合劝九方痕一些什么。“你有一天会明白的。”
  
      不远处,九方朔痛苦的嘶吼声还在不断地传来,九方痕向着那个方向伸了伸脖子,“怎么他叫得这么惨?我们过去看看吧。”
  
      “也好。”慕雪瑟微笑起来,她是该去欣赏一下自己的杰作。<!--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