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七十章 宴无好宴 九

浴血嫡女 第七十章 宴无好宴 九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他们一起朝着九方朔惨叫声传来的方向走去,远远地,就看见九方朔披头散发,衣衫凌乱,不停地叫痛,还当众不停地拉扯着自己的衣服。
  
      而慕雪柔一脸惊谎地跌坐在一旁,童氏正要扶她起来。她刚刚按童氏的意思,假装上前向九方朔为上次的事情道歉,再借机赢得他的欢心。谁知道,她才刚走上去搭话,九方朔就突然狂叫一声,开始乱扯起自己的衣服来,吓得她顿时跌坐在地上。
  
      “娘,娘,世子这是怎么了?”慕雪柔在童氏和自己丫环的搀扶下好不容易站起来,顿时就扑进了童氏的怀里,吃惊道,“莫非,他是失心疯了?”
  
      “慕三小姐慎言!”站在旁边九江王妃一听慕雪柔的话,顿时气急,狠狠地冲慕雪柔喝斥道,要是传出九方朔失心疯的事情,以后哪里还有高门权贵人家的小姐愿意嫁给他。
  
      九江王妃又一脸焦急地看着用力把自己锦袍给扯掉的九方痕,急问道。“朔儿!朔儿!你到底怎么了!”
  
      “好痛!母妃!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咬我!”九方朔一边叫着痛,一边满身扯着衣服乱找,一脸潮红,眼神似乎都有些混沌了。
  
      “朔儿,住手!快住手!”九江王妃看不上去,想要上前阻止九方朔,可她一个弱质女流,哪里阻止得了九方朔这样一个行伍出身的强壮男子。
  
      一直阴沉着脸站在一旁的九江王,看见慕雪瑟和九方痕并肩走来,眼中顿时闪过一抹狠戾,慕雪瑟这一招够狠,让九方朔当众丢尽脸面,只怕明天九方朔突然发狂和九方朔有隐疾的传闻就要传遍天下了!
  
      只见九方朔还在满身找咬他的东西,很快脱得只剩下中衣,就要去扯中衣的带子。周围的众女客看见了都惊声尖叫起来,捂着脸不敢看,只有和一脸惊讶的九方痕并肩站在一起的慕雪瑟,依旧泰然自若地远远看着像个猴子一样满身乱抓的九方朔。
  
      “朔儿!”眼见九方朔越来越不像话,不得已之下,九江王只好动用武力擒住九方朔的双手,阻止他继续脱身上的衣服。
  
      “父王,好痛,好痛,有东西一直在咬我!”可就九方朔仍然不停地挣扎着叫痛,一直要去扯自己的衣服。
  
      “王爷,快将世子打昏!”于涯突然出声道。
  
      九江王别无他法,只能依于涯所言,将九方朔给打昏,命人将衣衫不整的九方朔给抬了回去请大夫。但是九方朔已经脱得裸出大半个身子,在众人面前算是把脸面都丢尽了。
  
      九江王一张脸黑得如同锅底一般,整个花园里鸦雀无声,今天这一场宴会,风波不断,一出接着一出,众人实在是心有戚戚焉,生怕接下来再有什么事发生。
  
      “慕二小姐,你说世子爷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脱起衣服来。”于涯隔着人群,突然朗声向慕雪瑟问道。
  
      听见他的话,九江王和九江王妃的眼神顿时像利箭一般射向慕雪瑟。慕雪瑟不退不让地迎上他们的目光,她的眼神毫不心虚,似乎在说她只是讨债而已,怨不得她。
  
      “大概是突发了什么急病吧。”慕雪瑟假装担忧地皱着眉头道,明天关于九江王世子有恶疾的消息,就会传遍大街小巷。她要就是这个效果,虽然她还要不了九方朔的命,可她想让九方朔的名声受损,也是轻而易举的。
  
      “慕二小姐医术高超,可否请你替犬子看一看到底是什么病?”九江王死死盯着慕雪瑟,想到她之前笑着对他说让他不要见怪,他就气得肺疼,他真没想到慕雪瑟会是如此睚眦必报。
  
      可是解铃还需系铃人,他现在还是只能低声下气地问慕雪瑟九方朔这“急病”的解法。
  
      “他应该是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你让他好好洗个澡,没事少乱动脑筋,就没事了。”慕雪瑟淡淡道,她不过是让浮生悄悄往九方朔身上洒了一些东西罢。
  
      别人给她难堪,她自然要痛击回去,否则九江王还以为她很好打发,示弱并不合适她,也不适合这个世道。
  
      只见九江王怒视了她半晌,仿佛强行克制一般,才把满心的怒火强压下去,咬牙道,“多谢。”
  
      慕雪瑟冷笑了下,她并未下狠手,只是给个警告,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好欺负的,想动她,就要做好接受她反击的准备。
  
      九江王憋了一肚子气去吩咐下人给九方朔打水擦洗身子,另一边九江王妃还要安抚着受惊的客人,两个人的脸色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九方朔引起的骚乱总算是平静了,但是众人脸上吃惊的表情还没有完全消退,还有一些作梦一般的感觉。
  
      站在宾客里的慕天华和丹青这才回过神来,向着慕雪瑟和九方痕这里走来。
  
      丹青端着盛着瓜果的盘子急急地跑过来道,“小姐,你去哪了,吓死我了!”
  
      她拿了瓜果却到处找不到慕雪瑟,还以为那个阴阳怪气的于督主对慕雪瑟做了什么,顿时就拉着慕天华到处找人。
  
      而跟在她身后的慕天华在看见并肩站在一起的慕雪瑟和九方痕时,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他是知道九方痕真实身份的,所以并不希望慕雪瑟和九方痕太过亲近。
  
      丹青向四周看了看,在慕雪瑟轻声问道,“小姐,刚刚九江王世子的症状怎么那么像‘噬骨香’?”
  
      “嗯。”慕雪瑟轻轻应了声,伸手从丹青手里的盘子中拿了一块甜瓜吃了一口,她今天出门只带了这个她新调配出来的玩意,想不到效果如此好。
  
      丹青顿时在心里默默道,果然是自家小姐下的手,不过是九方朔挑衅侮辱在先,他也是活该。忽然,她看见人群里的于涯,不满地撇撇嘴,“那个于督主真是的,让我拿什么瓜果,结果带着小姐乱走,害我好找。”
  
      “你刚刚跟于涯在一起么?”慕天华看着慕雪瑟问道。
  
      “于督主无聊,让我陪着聊了会儿天。”慕雪瑟吃完了甜瓜,抬头看了看头,太阳已经偏西了,这宴会办成这个样子,也该办不下去了吧?
  
      慕天华上前一步,不露痕迹地将九方痕从慕雪瑟身边挤开。“于涯此人心性能以捉摸,又一贯手段残忍,你还是少跟他接触为好。”
  
      “我知道。”慕雪瑟笑了笑,如果可以她也不想惹上这个煞星,于涯若是容易摆平,她早把他跟九江王的事情,以及自己的怀疑告诉慕天华和慕振荣了。但就是因为于涯不简单,她始终也怀疑着他交好九江王的动机,所以才保持沉默。“他会在慕家待多久?”
  
      “应该不会太久,皇上身边少不了他。”慕天华说。
  
      慕雪瑟点了点头,就是这一点最麻烦,皇上太过信任于涯了,多少人都弹劾过这个天子近臣,但那些人全都被西厂罗织的罪名送进诏狱了。
  
      前世,于涯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慕雪瑟努力想了想,好像九江王事败后,于涯依旧是留在了皇上身边,仍然深得信任。
  
      忽然,她又感觉到那道让人不舒服的视线,她抬眼望去,见于涯站在宾客里,正看着她笑,那张俊秀的脸,眼角边的泪痣带着几分妖孽。忽然,他冲她张了张嘴,对着慕雪瑟做了几个口型。
  
      慕雪瑟看明白了,他在说——干的漂亮。
  
      慕雪瑟忍不住失笑,要是九江王知道于涯这么说,估计鼻子都会气歪了。
  
      这个于涯,跟九江王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关系?
  
      由于九方朔突发疾病,再加上这场宴会上风波不断,众宾客早已没有心情,宴会只好草草收场。
  
      不过九江王到底是个人物,明明知道是慕雪瑟对九方朔下的手,最后在王府门口送慕家人的时候,面上却是一丝不显,依旧得体有礼地将慕家人送出了府门外。
  
      不像他身旁的九江王妃,一脸抑郁,看着慕雪瑟的眼神多有不满。九江王甚至还当场联名南越两地的不少官,宣称要一同上书为慕雪瑟请功。
  
      慕雪瑟听过只是笑了笑,九江王今天差点就杀了她,现在只不过是一点补偿罢了。
  
      而且她当之无愧。只是于涯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总是盯着她如影随形,让她极不自在。
  
      回府的当天夜里,慕雪瑟就让隔壁院子里的人带信给秦泽海,约他后日在菁州府天一酒楼会面。<!--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