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七十四章 风起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五天后,南越突然传出五峰船主秦泽海的夫人许淑云毒发身亡的消息,秦泽海特意派人给慕家送来一封血书。血书上称是慕家二小姐慕雪瑟替许淑云解毒治病,结果却反导致许淑云毒发,秦泽海要让慕雪瑟血债血偿。
  
      此番变故让南越两地的守兵措手不及,临海重镇江宁竟遭到了秦泽海疯狂的进攻。秦泽海这一次的进攻已不同以往以抢掠为主,而是发了疯一般地以死相搏,打得江宁守军节节败退。慕天华被紧急派去江宁,带兵死守,与秦泽海僵持不下。
  
      秦泽海对许淑云的深情,人所尽知,如今他深爱的夫人居然同腹中的孩子一起身死,怎么能让秦泽海不疯狂呢。
  
      这一下风云突变,慕雪瑟因此大错,被慕振荣禁足于流觞阁,不许见任何人,等待发落。童氏,慕雪柔,还有慕雪容三人都很高兴,心情大好之下就连胃口都增加了不少,就差没去放鞭炮庆贺了。
  
      唯一敢不顾慕振荣的禁令前来见慕雪瑟的除了林老太君和九方痕之外,只有于涯,于涯来的时候,正是傍晚阴凉的时候,慕雪瑟正躺在蓝花楹树下的一张摇椅上闭着眼睛沉沉睡着。她的右手里还抓着一本医书,有风吹过,蓝花楹蓝紫色的花朵落了她一身。
  
      于涯没有出声,他来时用的是轻功,直接跃墙而进,无人阻拦,现在他静静看着这个闭着眼睛的少女,心头忽然生起一股可惜之感。
  
      如此聪明有趣的女子,就要死了,他怎么能不可惜。
  
      当九江王跟他提出要上书弹劾慕振荣通倭的时候,他的脑海里闪过的是慕雪瑟满身鲜血,身首异处的场景,他觉得那样的场景真是美极了,最适合慕雪瑟这种心机深沉,桀骜不驯的女子。
  
      又觉得这么有趣的一个人,就这样死了,那日子又要无聊一分,他的心是矛盾的,也是残忍的,他帮助九江王把那封奏折递了上去,然后开始日日计算慕雪瑟的死期。
  
      只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有了秦泽海这么一闹,慕雪瑟通倭的嫌疑是怎么也洗不干净了,这个狡诈又狠毒的少女注定要万劫不复了。
  
      所以,他忍不住又来多看她一眼。
  
      “你还准备装睡多久?”于涯看了许久之后,才开口道。
  
      闭着眼睛地慕雪瑟微微笑起来,“我想知道于督主你准备盯着我看多久。”
  
      “我想看,也看不了太久了。”于涯很是遗憾一般地叹息,“通倭可是死罪。”
  
      “看来于督主是觉得我死定了。”慕雪瑟伸出左手,拿掉落在脸上和头上的蓝花楹,睁开眼睛看着于涯笑。
  
      “那个秦泽海要你血债血偿,”于涯浅浅地笑着伸手取下慕雪瑟发间的一朵落花,“而你居然给倭寇治病,你觉得你还有活路么?”
  
      通倭等同谋逆,不仅慕雪瑟要死,整个慕家都要倾覆!
  
      “真遗憾,”慕雪瑟摇摇头,“就要这么死了,那么我死之前,于督主陪我下几盘棋如何?”
  
      “好啊。”于涯笑得非常温柔,对待那些无力在死亡面前挣扎的人,他都很温柔。
  
      慕雪瑟叫来了丹青,将慕天华送她的那副棋盘摆在蓝花楹树下,慕雪瑟拿着两盒棋子问于涯,“于督主想要执白还是执黑。”
  
      “你既将死,我还同你争什么。”于涯笑道,大方地拿过黑子,“让你先手。”
  
      “于督主这么好说话,我还是第一次见。”慕雪瑟微微一笑,执起白子落下一子,以往于涯对她说话总是冷嘲热讽,两人常常是明枪暗箭,你来我往地互相挑刺。
  
      “我对将死之人,都很温柔。”他已经认为慕雪瑟死定的,不管慕振荣与秦泽海这一战打得胜负如何,慕雪瑟是祸起之源,是无论如何都活不下来的,他要做的,就是在慕雪瑟死前,看牢她的嘴。“只要你乖乖就死,不要乱说话,本督主可以考虑为慕家求情。”
  
      “我现在说的话,还有人信么?”慕雪瑟笑了笑,九江王弹劾慕振荣这一招真是极高明,只要他那封弹劾的奏书一递上去,之后慕振荣再弹劾九江王结交近臣都只会被认为是蓄意报复诬蔑。
  
      “对,是没用了。”于涯笑了笑,这也是他同意九江王弹劾慕振荣的原因,只要慕振荣有错在先,之后指责九江王任何事,都只会被当成报复,而他又深受皇上信任,慕振荣弹劾到他头上,以现在之势,他也有办法化解。“输了这一役,慕二小姐心痛么?”
  
      “我还活着,”慕雪瑟边落子边笑道,“只要我未死,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呵呵,就算镇国公打败了秦泽海,你通倭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慕家就算是将功补过,也保不住你的小命,二小姐,你死定了!”于涯狠狠落下一子,封掉了白子大部分棋路。
  
      “我说了,只要还有命在,一切都有可能。”慕雪瑟紧跟着落下一子,棋盘上的白子顿时峰回路转,生机尽现。
  
      于涯冷下脸,他的棋技不差,却没想到,慕雪瑟的棋艺也极高明,屡屡兵行险招,化解他的攻势于无形。
  
      两人一直在棋盘上搏杀到天黑,等到院中掌灯的时候,慕雪瑟看着盘中相峙不下的黑子与白子,对于涯笑道,“于督主,已到了晚膳时分,你我之间的胜负不急于一时,暂且封盘,来日再战如何?”
  
      “慕二小姐似乎总觉得自己还有很多的时间。”于涯站起身道,“那我们就来日再战。”
  
      “染墨,”慕雪瑟叫道,“将此棋局封盘,待来日我与于督主再战。”
  
      “是。”染墨立刻拿来纸和笔,将棋局照着画了两张一模一样的棋图,一张交给于涯,一张她帮慕雪瑟收好。
  
      “慕二小姐做事果然谨慎。”于涯拿着手上那张棋图晃了晃,不在意地塞进袖子里。
  
      “南越起风了,于督主夜里记得关好门窗。”慕雪瑟笑着行礼。
  
      于涯甩袖纵身而起,一下从流觞阁跃了出去。
  
      丹青看着于涯走的方向,走上前想对慕雪瑟说些什么,慕雪瑟却抬手制止。
  
      她只是望着院中这棵高大的蓝花楹在风中颤抖摇曳的枝叶,慢慢地笑起来。
  
      南越果然起风了。<!--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