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八十章 坠落悬崖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忽然,耳旁传来一阵剧烈的摩擦声和土石碎裂下落的声音,九方痕感觉到,他们的下坠之势骤然减缓,下滑一阵之后,终于停住。

    他这才有勇气睁开眼睛,看见他的上空,慕雪瑟左手紧紧抓着他的手,握着匕首右手将匕首的刀刃扎进了悬崖的峭壁上,将两人挂在了崖壁上。她右手的手臂已经在峭壁的岩石上磨得鲜血淋漓,她却依旧紧紧握着匕首不放,将两个人的性命都紧紧地依附在那小小的匕首上。

    “雪瑟姐姐!”九方痕担忧地叫道。

    “闭嘴!”慕雪瑟现在全部力气都放在右手上,实在没什么心情理会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的九方痕。

    她也不知道以她的力气还能在这峭壁上支持多久,再看见九方痕就忍不住心里有气,怎么每次事关到他,就要她拿命来搏呢!

    九方痕有些委屈地扁扁嘴,低头向悬崖下看去,只见悬崖下一条大河穿崖而过,水流湍急,怒涛拍岸,浪花四溅,他们乘坐的马车坠进河中,只几个翻滚就被冲得看不见了。

    “你水性如何?”慕雪瑟突然咬牙问道。

    “还不错。”九方痕呆呆地回答,他从小爱玩,爬树下水全都干过,是以练出了好水性,他看了一眼崖下的大河,忽然心头一跳,抬头看着慕雪瑟,心道,莫非她想——

    果然,慕雪瑟冷静地说,“在这崖臂上,我就是把右臂撑到断了也撑不了太久,一会儿我松了手,你就尽量让自己避开河岸,跳进河里。我的水性很差,如果你救得了我,就救,救不了,就自己游出去,你一定要活着,听明白了没有!”

    “雪瑟——”九方痕的声音有些哽咽,他心里很感动,不明白为什么慕雪瑟平时任他怎么亲近,都总是对他冷冰冰的。可每每遇上生死危机,她却都会奋不顾身地出手救他。

    “要哭就等你活下来再哭!”慕雪瑟冷冷道,“将死之人是没资格哭泣的!”

    她看着那条汹涌的大河,跳进河里是唯一的生机,可是她的水性——

    她实在不指望无能的九方痕能救得了自己,难道此生她要终结在这里么?她的大仇还未报,她还未查明她的身世,她还没揪出那个藏在慕家里频频对她下手的人!

    无论如何,九方痕不能死在这里,她也绝对要活下去!

    “雪瑟,”九方痕再次喊了她的名字,这次换成他对她说,“抓紧我的手,绝对不要放开,我一定会救你的!”

    看着一脸坚毅的九方痕,慕雪瑟微微愣了愣,忽然笑了,“是啊,你每次都能给我找这样的大麻烦,要是你让我死了,我一定会夜夜在你的噩梦中出现,纠缠你一辈子!”

    “我不会让你死的,一定。”九方痕也笑了,他的眼睛里竟有几分自信一掠而过,与他平日的畏缩怯懦大相径庭。

    慕雪瑟在这一瞬间有些微的迷惑,就在这时,她感觉到扎进崖壁的匕首开始松动,她把双脚抵在崖壁上,低下头对九方痕说,“准备好了么?”

    九方痕点了点头,也学着慕雪瑟一般把双脚抵在崖壁上。

    “跳!”

    慕雪瑟大喝一声,他们两人两手相握,同时双脚在崖壁上借力蹬出,两人的身子在半空中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一同向着河面坠落。

    坠入河水的瞬间,慕雪瑟差点直接被水面拍晕了,顿时就呛了好几口河水,她的水性根本不叫差,她是根本不会水性。想她一个深闺千金,无论前世今生,都是端端庄庄地待在内宅里,哪里会有什么机会让她去学凫水,除非她是嫌童氏没借口找她麻烦。

    河水湍急,只一瞬间,慕雪瑟就感觉到自己被冲离下坠的位置好远,她整个人沉在水里,什么也看不清,唯一清晰的感知是她的左手还和九方痕的右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她感觉到自己被越冲越远,原本就已在崖壁上耗费了大量力气的身体更是无力挣扎,只能任由水流摆布。

    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拼命想浮出水面吸一口气,奈何沉重的水压总是不是让她如意,将她一遍一遍打回水里。渐渐的,无法呼吸让她的头脑开始昏沉,她感觉到身子越来越重,越来越不可控制,她慢慢地,慢慢地,失去了失识。

    最后一瞬间的记忆,是她松开了抓着九方痕的手,还有那个红衣少年,拼命向她游过来的脸。

    慕雪瑟在水中慢慢笑了起来,怎么前世今生,她都是因他而死?

    到底这是缘,还是孽?

    迷蒙间,慕雪瑟只觉得全身冰冷,到处都是湿漉漉,她迷迷糊糊地想她是死了么,她记得她前世死的时候,也是这么冷。

    然后,就感觉到有人将她抱了起来,她又再次失去了失觉。

    慕雪瑟是在枯枝在火堆中发出炸裂的响声时惊醒过来的,发现自己全身湿透地靠在只穿中衣的九方痕的怀里。他们处身在河岸旁,也不知道离他们掉下来的地方有多远,旁边生着一堆火,火堆传来阵阵暖意,火边架着九方痕的大红锦袍正在烘干。

    慕雪瑟发现自己被峭壁划伤的右臂已经被包扎好了,而九方痕的中衣少了一个袖子,显然是扯下来帮她包扎伤口了。

    她意识到自己全身湿透这样跟九方痕靠在一起,很是不妥,可是九方痕抱得很紧,她又全身无力完全无法挣脱,她感觉到少年只穿中衣的身体上传来的温度,让她冰冷的身体有了一丝暖意。

    因为九方痕一直都显得不堪大用,遇见危险就畏缩怯懦,所以她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个比自己只小一岁的少年,原来比她要高大,强壮许多。

    迷迷糊糊地再次睡去时她想,她还以为这次她死定了,她其实根本就没有指望过一向胆小没用的九方痕能救得了她。想不到,他真的救了她。

    这只怕是她认识九方痕几个月以来,他唯一显得可靠的一次。

    【作者题外话】:今天陪朋友在医院待了一天,累死了……<!--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