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八十二章 初次杀人 二

浴血嫡女 第八十二章 初次杀人 二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她在流觞阁隔壁的院子里单独辟出一个后院,专门给她练武用。
  
      她练的这种兵器很普通也很特殊,就是大大小小的石子而已。
  
      这个独特的武功是她前世在一本书上看到过的,前朝有一个人号称“飞石将军”,他天生双腿残疾,但又深爱武艺。
  
      于是,他就弄来了大大小小的石头,每天就练习扔石头。
  
      开始,是在远处的地上画一个圈,把大块的石头往里面扔,后来圈越画越远,越画越小,石头也越换越小。
  
      之后,他就开始用石头击打活物,开始是打一些走兽,百发百中之后,就开始打飞禽,一直练到只凭一颗小石头可以将半空中的飞鸟打下来。
  
      从此,他坐着战车上战场时,只凭一筐石块,就能打得敌军头破血流,丢盔弃甲,自此“飞石将军”扬名于天下。
  
      慕雪瑟就照着这种方法来训练自己,因为她是学医的,她希望自己能练到以石子击打别人穴位百发百中。
  
      当然,现在她还没到这种可以把飞鸟打下来的程度,但是十步之内伤人,她还是做得到的。
  
      “贱人!我诅咒你下地狱!”
  
      “你不得好死!”
  
      那两个杀手在地上翻滚着,一边大骂着慕雪瑟,一边痛苦地挣扎。
  
      “地狱我已经去过了。”慕雪瑟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两个杀手,冷冷笑道,“不得好死,我也试过了——”
  
      她就这么冷漠地站着,眼看着这两个杀手慢慢停止挣扎,不再发出咒骂,整张脸也跟另外两具尸体一样变成了酱紫色,口吐白沫不动了。
  
      慕雪瑟抬起自己的双手在月光下仔细看了看,这双手是杀过人的手,但是感觉并无什么不同。
  
      原来她也已经变成了轻易可以夺走他人性命,却毫无愧疚怜悯的冷血之人了。
  
      很好很好,她终于够资格在这个世道上生存下去了。
  
      “在这里!”忽然,远处又跑过来七名杀手,显然是听见同伴的惨叫声才赶过来的,他们冲到近前,看见地上那四具死状凄惨的同伴,顿时一脸犹疑地看着慕雪瑟。
  
      慕雪瑟抬起眼去看着他们,“你们也想试试看这见血封喉的毒药么!”
  
      她握紧住手里的石头,她早就知道那四名杀手只是一个开端,追马车的杀手这么多,怎么可能只有四个,却不知道她手里的染毒的石子能不能杀光他们。
  
      那七名杀手互看一眼,都不敢先上前,慕雪瑟看见他们眼中的犹疑和小心,只觉得好笑,七个大男人还怕她一个小女子么?可是他们没有走到更近一点的距离,她也没有把握出手,那样只会浪费她手中为数不多的“武器”,所以她也没有动。
  
      他们就这样在这月光映照的河岸边,长久而沉默的对峙着。
  
      忽然,慕雪瑟开始觉得阵阵晕眩,以她的经验看,定是之前下水染上了风寒,可是她现在还不能倒下去,只要她现在倒下去,她要么是被杀死,要么是被抓起来威胁九方痕,可无论是那种,她都不希望发生。
  
      可是,眼前的场景已经开始模糊,她的身子也因为勉强而开始阵阵发抖。对面的七名杀手显然也看出了了她的异样,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开始慢慢接近慕雪瑟。
  
      慕雪瑟只觉得自己的手脚都是软的,眼看着七名杀手慢慢越来越近,她咬咬牙,双手猛地发力,将手中剩下的石子全都激射出去。
  
      奈何她气力变弱,因为晕眩也失了准头,只击中了两名杀手。只见他们猛地倒在地上,像之前那四名杀手一样,全身酱紫口吐白沫中毒而死了。
  
      剩下的五名杀手互看一眼,其中一个说,“她手里已经没有武器了!”
  
      另外四人点了点头,五个人顿时向着慕雪瑟疾冲过来。
  
      慕雪瑟猛地转头就跑,可惜她本就没多少力气,如何能跑得过轻功了得的杀手,眼看着杀手手中的明晃晃的长剑就要劈向她的后背,一道黑影飘然而至,一柄长剑在一瞬间接下五个杀手的剑势,将他们格挡开来。
  
      “浮生!”慕雪瑟回过头,看见挡在自己面前,和杀手战在一处的浮生,忽然就觉得很安心。她一放松下来,整个人顿时就向后倒了下去,她却没跌倒在满是乱石的河岸上,却是倒进了一个潮湿的怀里。
  
      “雪瑟。”
  
      她听见有人在自己耳边哽咽,她知道那是九方痕的声音,她的眼前已是一片朦胧,只能有气无力地苦笑了一下,“你是傻瓜么,干吗又回来?”
  
      “你才是傻瓜,干吗一个人留下来。”九方痕的声音有一些沙哑。
  
      慕雪瑟想笑着说,我一个人说不定还能逃出去,多一个你拖累可就难说了,可是她实在太累了,笑不出来。
  
      她感觉九方痕把手放在她额头上,听见他说,“你烧得厉害,应该是下了水得了风寒,你睡一会儿,我带你去找大夫。”
  
      慕雪瑟没有回答,迷迷糊糊睡着前,她脑海里只是想着一个问题,那个胆小畏缩的太子爷,肩膀有这么宽么?
  
      再醒过来的时,慕雪瑟感觉到自己是在一辆马车上,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热,难受极了,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用沙哑地声音问,“这是哪里。”
  
      “这是我姑姑的马车,我们运气好,我刚把你从那里背出来就遇上她了。”
  
      九方痕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可是她却看不清他的脸,她低低地叫了声,“浮生。”
  
      她感觉到有人来握她的手,她看不清,可她知道他是谁,她笑了笑,“我祖母和姑姑。”
  
      浮生坐在慕雪瑟身边,脸色有些阴郁,似乎是对慕雪瑟都病成这样了,还有心思担心别人很不满,但还是说,“他们没事。”
  
      杀手都被慕雪瑟和九方痕引走了,马车队里剩下的人自然没事。
  
      那群杀手分散在整个山崖下搜寻慕雪瑟和九方痕的踪迹,浮生也是找了好久,才找到他们,然后带着他们出了山崖,正巧遇上了九方痕熟识的人的马车。
  
      “丹青和染墨呢。”慕雪瑟又问。
  
      “没事。”浮生冷冷地回答。
  
      慕雪瑟顿时安下心来,又再次无力地闭上眼,又昏睡过去。<!--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