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八十四章 南风玉 二

浴血嫡女 第八十四章 南风玉 二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慕雪瑟苦笑,她早就知道九方痕的身份,说句实话,若非知道他是太子,她未必会这么拼了命地去救他,就是怕他有事,祸及慕家。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南风玉好奇地问。

    “我听于督主提过。”慕雪瑟笑了笑,“他说你的棋艺极高,我希望有机会能与你对弈一局。况且,我虽偏居南越,但自小也是在金城出生长大的,金城长公主的养女,我自然也是听说过的。”

    “原来如此,”南风玉笑了笑,“我跟于督主是下过几盘棋,我这人什么都不会,就只会下棋。我常在城西万里亭摆棋局同人对弈,若是你想下棋了,尽管到那里来找我吧。”

    “好。”慕雪瑟点头微笑,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南风玉明明笑这么开心,但是眼底总有着一股抹不去的忧伤。

    “对了,于涯上午来看过你一次。”南风玉突然说。

    “不会是来看我怎么还没死透吧?”慕雪瑟苦笑,她要是真就这么死了,估计很多人要拍手称快了。

    “怎么会,我看他挺担心你的,还让我你一醒就通知他。”南风玉突然想起来,“对了,你一定饿了,说了这么多话,都还没给你准备吃的,你等我一下。”

    说完,她就一阵风似地跑出去了。

    不一会儿,南风玉又端了一碗香气四溢的粥进来,见慕雪瑟还很虚弱,就一匙一匙地喂慕雪瑟喝。喝到一半,慕雪瑟突然问,“对了,我家里人——”

    “已经通知他们你在这里养病了,你大哥和你父亲都来看过你。”南风玉边回答着,边又舀了一匙粥喂到慕雪瑟嘴边。

    说实话,慕雪瑟重生之后,本是个戒心很强的人,按理说是不习惯让陌生人这样喂自己喝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遇见了南风玉,她却丝毫都没有戒心。她总觉得南风玉身上有一种气质,让人觉得她是无害的。不像她,浑身长满了刺。

    等粥喝完的时候,金城长公主走了进来,对慕雪瑟道,“孩子,你醒了。”

    慕雪瑟挣扎着下床要给金城长公主行礼,被金城长公主制止,“你身体还没痊愈,先好好躺着。”

    “多谢公主救命之恩。”慕雪瑟在床上伏下身子道谢。

    “不用谢我,我只是正好路过那里,就看见痕儿和那个叫浮生少年背着你突然从山路边钻了出来,吓了我一跳。”金城长公主笑道,“痕儿很担心你。”

    慕雪瑟却只是苦笑,她豁出了命去救九方痕,要是九方痕不担心她,那真是太没良心了。

    “其实,我也算是你的姨母,你的母亲姜华长公主是我的妹妹。”金城长公主忽然道,“所以,你也不必太见外。”

    “给您添麻烦了。”慕雪瑟再次伏身道谢。

    “懂事的孩子。”见慕雪瑟这么知礼,金城长公主很高兴,“玉儿平时总说无聊,你在,正好陪陪她。”

    说完,金城长公主就出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慕雪瑟觉得金城长公主虽然看着疼爱南风玉,但是眼中总有一种淡淡的疏离。

    无论前世今生,慕雪瑟与金城长公主都没有多少接触,一是因为金城长公主和姜华公主非一母所出,感情一般。二是因为金城长公主自夫家公孙氏一族因谋逆而被诛连九族之后,她就进了这玉真观修行,极少与人打交道。

    就是每逢皇宫里有什么大的典礼祭祀召她进宫,她也都推拒不去,竟是一意青灯古佛。不问世事,这一次要不是刚好是公孙氏一族的祭辰,皇上特许她为公孙氏一族拜祭,才会让九方痕和慕雪瑟三人遇上她,否则她也是轻易不出京城的。

    想想金城长公主一生经历不可谓不凄凉,虽然高享荣华富贵,却是亲缘寡淡,孑然一身,唯有身边南风玉这一个养女。

    忽然,慕雪瑟心头一跳,前世,她记得金城长公主在九江王叛乱被平之后,就莫名吞金自杀了,葬礼也极普通,根本不是一个公主应有的规格。这一前一后,未免也太过巧合了,难道金城长公主跟九江王叛乱有什么关系么?

    她又去看南风玉,前世,金城长公主死后,南风玉如何了?她想不起来,但总觉得莫名地替她悲哀,南风玉虽然是金城长公主的养女,按说身份是极贵的,可是至今连一个郡君的封号都没有,着实让人奇怪。

    而且她如今年已有十八,却仍未定下人家,更有传言说南风玉经常进宫陪皇上下棋,名为下棋实则她是皇上的情人,所以金城长公主才不敢给她定下亲事。

    可是慕雪瑟看南风玉却不想是那种狐媚邀宠的女子。

    若是金城长公主真的真心疼爱南风玉,怎么会连一个封号都不为她争取,又怎么会任外间将南风玉传成如此不堪。

    “干吗这样看着我?”被慕雪瑟盯着久了,南风玉有些不自在地问。

    “没什么。”慕雪瑟掩饰一般地笑笑,问南风玉道,“有纸和笔墨么?”

    “你等等。”

    南风玉说完就出了房间,过了一会儿拿了笔墨和纸过来,她以为慕雪瑟要给谁写信,却见慕雪瑟替自己切了下脉,又根据自身的症状替自己开了副药方喊了一声,“浮生。”

    浮生如一尾鱼一般轻巧地从房梁上滑下来,站在慕雪瑟床前,慕雪瑟把方子递给他,“你到京城的‘灵素堂’去抓药回来。”

    浮生接过药方,又鬼魅一般地飘出去了,那奇诡的身法看得南风玉一阵惊奇,“这小兄弟的轻功真好。”又对慕雪瑟笑道,“抓个药,我让下人去就好,你又何必让他跑这一趟。”

    “我是怕这孩子在房梁上闷坏了。”慕雪瑟笑了笑,又道,“药抓回来后,还要麻烦你替我请人熬药,三碗水熬成一碗,服下后我的病自然就好了。浮生对煎药可不在行。”

    “想不到,你还真懂医术啊。”南风玉满眼惊奇。

    “不懂医术,我还能被称作医女么?”慕雪瑟有些哭笑不得。<!--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