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八十五章 回府 一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也对,只是我见过的世家小姐,全都只会吟风弄月,琴棋书画,像你这样的,我还真没见过。”南风玉摇摇头,“她们都喜美名,只是若真让她们亲手去给穷人施粥施药,她们却又嫌穷人脏乱,把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规矩当成理由来推拒。”
  
      “所以,你以为我也只是因慕家在南越势大为我博得美名,而沽名钓誉之辈?”慕雪瑟笑了笑。
  
      “我原以为,你也只是借助慕家财势向穷人施药,医女之名不过以讹传讹罢了。”南风玉有些歉意地笑了笑,“如今看来,是我肤浅了。”
  
      “不然,曾经我也是那些闺阁中人的一个。”慕雪瑟毫不介意的笑笑,像南风玉这种直言快语之人,往往不藏心思,打起交道来才轻松,那种表面对你颇有赞誉,背地里却嗤之以鼻的人才该敬而远之。
  
      慕雪瑟看见南风玉的笑容里似是含了一丝愁,印堂间隐隐透着一抹青,她微微皱眉,伸手拉过南风玉的右腕,“我看你身体似乎也有不适,不如我帮你诊治一下。”
  
      “不了。”南风玉却极快地收回手,见慕雪瑟奇怪地看着她,有些尴尬道,“我很健康,我还是去外面等那个小兄弟回来,好吩咐人替你熬药吧。”
  
      说完,她就匆匆出去了。
  
      慕雪瑟独自坐在床上,慢慢地皱起了眉头,虽然她刚刚抓到南风玉的手不过一瞬间,但确实感觉到了南风玉有中毒的脉象,具体是什么毒,她还没有诊断出来。但是看南风玉对她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显然她是知道自己中毒了。
  
      那么是为什么南风玉不愿让人发觉她中毒,为她治疗呢?
  
      无论是金城长公主还是南风玉都一身是谜,不知道为什么慕雪瑟觉得弄清楚这些事情非常重要。
  
      浮生很快就把药抓回来了,还带来秦泽海的口信,说是进京面圣后一切顺利。
  
      慕雪瑟服过自己开的药之后,果然好得极快,当天就有力气下床走路了。她又让浮生去镇国公府送信,告知府中诸人自己已无大碍,
  
      慕天华得到消息,第二天就急不可耐地跑到玉真观来接人。慕雪瑟向南风玉和金城长公主道过谢后,就上了慕家的马车。
  
      “你身体怎么样?”慕天华今日没有骑马,而是和慕雪瑟一同坐车,浮生则坐在车厢外。
  
      “好多了。”慕雪瑟斜倚在车厢内的软靠上,还有些虚弱说。
  
      “你太乱来的,居然和太子一起跳悬崖!呃——”慕天华说完,小心地看了慕雪瑟一眼,“你已经知道方衡就是太子了吧?”
  
      “你说呢?”慕雪瑟斜睨了他一眼。
  
      “这——不是大哥我要故意瞒着你的,实在是——呃,这个——”慕天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慕雪瑟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想看看他能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最终慕天华落败地垂下头叹气,“总而言之,他是君,我是臣,君有令,臣不能不从。”
  
      “他还不是君,以后也未必是——”慕雪瑟想起九方痕平时那没用的样子,又想起自己倒在他怀里时,他宽阔的肩膀,微微叹了口气,“大哥,伏杀厉厌天的人查得如何了?”
  
      “我顺着线索查下去,竟然是九江王派人下的手。”提到这件事,慕天华皱起眉头,“莫非他跟厉厌天有什么私人恩怨?”
  
      “未必,什么私人恩怨要这样派人伏杀他?厉厌天只要进了总督衙门,就没有活着出来的可能。”慕雪瑟淡淡道。
  
      “那能是为了什么?”慕天华眉头紧皱,眉心深深陷出三道刻痕,忽然心中一震,失声道,“难道,是为了封口?”
  
      他看向慕雪瑟,却见慕雪瑟正眸光定定地看着他,一瞬间,他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却又疑惑地看着慕雪瑟,“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慕雪瑟没有回答,慕天华却有些生气,“那你还让我去查?”
  
      “我又不是神仙。”慕雪瑟淡淡道,“猜测罢了。”
  
      “那九江王为什么要封厉厌天的口?”慕天华依旧看着慕雪瑟,犹豫了一下才说,“我总觉得,你一定知道。”
  
      “当年,九江王是先帝嗣子中军功最显赫的一个。”慕雪瑟看着慕天华回答,“却始终被排除在皇位的继承人之外。”
  
      “你是说——”慕天华心头大震,但他内心却不觉得吃惊,又或者说,他早就想到九江王有这样的野心。
  
      “不错,若是当年继位的是先皇后所出的太子,又或者楚妃所出的三皇子也就罢了,偏偏,上位的是当时最无可能的今上。”慕雪瑟微微勾起唇角,笑容里带着几分循循善诱,“大哥,你说,换成是你,你会如何想?”
  
      “换我会想,我战功最赫,而今上当年毫无建树,他都可以当皇帝,为何我不行。”慕天华沉声道。
  
      “对。”慕雪瑟的笑容越来越大,前世九江王的谋反,早在她意料之中,她现在要做的就只是不露痕迹地把这件事传达给慕天华和慕振荣,让他们早做防备,“所以我猜他一定是曾经跟厉厌天密谋过什么,又或者厉厌天知道他什么秘密,所以他要将厉厌天灭口。不说别的,就光是通倭这一条理由,就足够让朝廷下令削藩了。”
  
      “那么当初厉厌天逃到九江海域,他为何不放水让他过去?”也就是因为有这一点,之前慕天华才没把九江王和厉厌天的关系往这方面上想。
  
      “很简单,厉厌天的势力已经当时被我们打压得剩十分之一,已无多少利用价值。”慕雪瑟娓娓道来,“而他们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矛盾,让九江王觉得厉厌天不可信。大哥你还记得我曾说过厉厌天一定跟朝廷的人有所勾结么?”
  
      “我记得,否则,他也拿不到大内奇毒‘千机引’。”慕天华点点头,又说道,“而且当初也如你所说,曾有人上书弹劾父亲通倭,背后的人的确是九江王。”
  
      【作者题外话】:今天更晚了,晚上还有一更<!--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