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七百七十六章 番外 下

浴血嫡女 第七百七十六章 番外 下


  回到玄国帝都的时候,九方梦将胜邪剑交还给她,告诉她浮生走了,她放他自由了。
  虽然心中深遗憾,不能再见故人一面,但慕雪瑟却没有派人去寻找浮生,她知道九方梦做的对,浮生该是自由的,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成为他的桎梏。只是当她发现的时候,浮生对她的依赖已经根深蒂固,难以拔除。
  她可以狠心斩断莫涯的情丝,从不赴那麓山行宫一年一次的邀约,但是她做不到对浮生狠心。因为莫涯是个极其成熟理智的人,可浮生却始终是个孩子,他单纯,直接,从不知人情世故为何物,她总会害怕这个孩子独自在外会轻易受骗,吃尽苦头。
  还好,九方梦替她下了决心。
  如今再看浮生,虽然他的眼神依旧简单直白,但那张染上沧桑的脸上却多了从前没有的沉稳。
  他怀中抱着一个十**岁的女子,脸色苍白,削瘦纤弱,她的神态极其安静,长长的羽睫没有因为周围的变化而有一丝颤动,只是倚在浮生的怀里,仿佛世界只有他们二人一般。
  “她叫小月。”浮生看了一眼怀里的女子,对慕雪瑟道,“帮我治好她。”
  “好。”慕雪瑟微笑,她没有多问一句“这些年你过得是否好?”“你去了哪里?”
  她和浮生之间,不需要这些多余的客套和关心,他们只要看到彼此完好地站在眼前,就足够了。
  慕雪瑟让浮生把小月抱进自己院子的厢房,先替她把了脉,然后就去看她的腿。慕雪瑟在小月的两条腿上的要穴上按捏了几下,小月都毫无反应,慕雪瑟皱起眉头,“多久了?”
  刚刚浮生抱着小月的时候,她就发现小月的腿不对劲,她按小月腿上的穴道,小月也跟毫无痛觉一般。
  “二十一天。”浮生回答。
  “怎么弄的?”
  “掉进天山的上寒池里。”浮生回答,“冻坏了。”
  慕雪瑟揉揉眉头,“你们去天山做什么?”
  “她说摘了雪莲卖了可以换不少钱。”浮生看了小月一眼。
  慕雪瑟微微心酸,看浮生和小月的衣着都很简朴,料子也极一般,显然他们在外面的生活并不容易,以浮生的心性本就不易在人群里生存,再看这小姑娘的性子似乎也是个不喜与人交流的。
  “你不用难过,我们不是缺钱才去的。”明明慕雪瑟脸上没有丝毫露出伤心之色,浮生却是一下就感觉到了一般,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对慕雪瑟的情绪变化就极为敏感,他也许不是最了解慕雪瑟的那个人,但他一定是最接近慕雪瑟的那个人。他看着慕雪瑟道,“我们是无聊才去的。”
  慕雪瑟顿时哭笑不得,“那采到了么?”
  “采到了,”浮生回答,“但是都给小梦了。”
  慕雪瑟微微一怔。
  “刚好她也去天山采雪莲,是她救了小月。”浮生轻轻笑了笑,他想起九方梦一身粗布青衫,长发用一只木簪挽起,背着宵练剑出现在冰天雪地之中,他极为惊讶,不过五年,当初那个放手让他离开的少女已经沧桑至此。
  她看着他,眼神平静明澈,一手拎出全身**的小月,对他笑,“你在找她么?”
  当年依托在他羽翼下的雏鸟已经长出了抵抗狂风的翎羽,成为了自由翱翔于长空的苍鹰,孤独却骄傲。
  若说五年前她是一柄刚刚开锋淬过鲜血的利刃,那么现在她就是一柄藏锋入鞘的宝剑,有什么成为了她的剑鞘,让她学会了收敛锋芒,懂得内敛藏拙。她通身的气势平和,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压迫,却又偏偏让人不敢进犯,仿佛那和煦之下掩藏着什么尖锐一般,越是看不见的风险越是让人害怕。
  “她告诉我你五年前回来了,她说也许你有办法治小月的腿。”
  慕雪瑟微微叹息,她没有问九方梦去了哪里,因为她知道浮生是不会问的,“她的腿被冻坏了,筋脉受堵,不过还是可以治的,只是需要一段时间,而且以后碰上湿冷天气难免会酸痛。”
  浮生点了点头,坐在床上的小月依旧很安静,慕雪瑟让她做什么,她都没有反抗。浮生看着低垂着眼帮小月双腿施针的慕雪瑟。他细细地打量她相较于二十年前更为成熟的眉眼,忽然就奇怪,为什么他之前会觉得九方蝶和慕雪瑟像呢?
  她们其实除了一层皮囊相似之外,没有半点想像之处,无论是神态,还是气质,说到底不过是他一叶障目罢了。
  九方夜站在厢房门外探头探脑,公孙青一把拉着他就走,“你母亲再给人家姑娘施针,你偷看什么!”
  “那个浮生真是个怪人,他带着的姑娘也是个怪人。”九方夜边揉着被公孙青拽痛的地方,边道。
  一个少言寡语,一个一声不吭,也亏得慕雪瑟受得了。
  “你看别人奇怪,又怎么知道别人看你不觉得怪呢?”公孙青笑睨了他一眼。
  “也是。”九方夜忽然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我研制出了一种新药,舅舅你要不要帮我试一下?”
  公孙青向来从容淡定的脸顿时就绿了,甩袖就走,九方夜追在后面讨好地笑,“就试一点嘛,这是强身健体的好东西——”
  “滚!你上次骗我吃了那什么升仙丸害得我三天三夜没合眼!”公孙青骂道,估计这世上能让他如此气极败坏有失形象的也就只有他这个外甥了。
  公孙青实在觉得头疼,这个九方夜的性格不知道像谁,浸淫医道,天赋惊人,却偏偏专爱研究那些失传已久的秘药。在朝堂上也是智谋过人,丝毫不输给他那对父母,真是后生可畏。
  ***
  浮生和小月在王府住了两个月,慕雪瑟发现浮生和小月的相处方式实在是有趣,他们两人常常相对坐着发呆,一人抱着一杯茶水一整天都不交谈一句。可却不会让人觉得他们之间有隔阂,仿佛透出一种他人都不懂得的亲密,仿佛他们之前不需要语言,不需要表达,就可以彼此心意相通,一直这么相对着直到老去。
  小月的腿完全好了之后,他们两人就向慕雪瑟告辞离开,慕雪瑟并没有挽留。只是送他们出京城的时候,慕雪瑟悄悄问小月,“你想过你们的以后么?”
  “以后?”小月转头看慕雪瑟,她能看出慕雪瑟与浮生之间的特别,但是她并不觉得嫉妒,也不会觉得不甘。浮生与慕雪瑟之间的事是他们的事情,浮生与她之间是她和浮生的事,她并不认为这些有什么相干,所以她可以很平静地面对慕雪瑟。
  在她在路边被浮生捡到的那天起,就是她和浮生的新生,过往如何,都已经是过往,是前生,是不会回头的风景。
  “你们就要这样无名无份地一直下去么?”慕雪瑟也看着她,“难道你们之间不想为彼此确定一个名份?夫妻,兄妹,又或者是朋友。”
  “有区别么?”小月的眼神干净清澈,如那清可见底的清泉。“无论我们是夫妻,兄妹,还是朋友,我们都会一直一起走下去,不离不弃。名份有那么重要?”
  慕雪瑟笑了,“不,一点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的心意够明确,那是任何名份都比不上的东西。
  慕雪瑟站在京城的北门外,目送浮生和小月离开,她忽然有了一种自己的孩子一夕长大,再也不需要她的感慨,既欣慰,也难免有一些伤感。
  浮生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看慕雪瑟,缓缓道,“她会回来的。”
  慕雪瑟轻轻点头,果然,这世上最能感觉到她的心思的人就是浮生。
  无论时光变迁,无论他们的眼角爬上多少纹路,他们待彼此的赤诚之心,从来没有改变。
  ***
  玄国帝都正是一片喜悦之色,皇后终于为莫煜生了一个皇子,如今皇宫正要为小皇子办百日宴。
  凤栩宫里,皇后边逗着小皇子边笑问莫煜,“皇上可想好了要给皇儿取什么名字么?”
  “就取一外‘擎’字吧。”莫煜回答,这个字他早就想好了,他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可以擎起大玄江山,不负他所望。
  “莫擎,好名字。”皇后笑,“望皇儿将来能成为玄国的擎天柱石。”
  “他会的。”莫煜淡笑,“朕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恭送皇上。”皇后福身行礼,目送着莫煜离开后,又站起来看自己新得的皇子。
  她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李大人的侄女,大圣二年嫁给莫煜被立为皇后,这四年间她已经连生了两位公主,原本她还担心因为她一直无子会失了宠爱,却没想到莫煜待她一如往昔,终于让她为莫煜生下了第一个皇子,坐稳了这中宫之位。
  她知道莫煜迎她进宫是为了朝中的权力平衡,李大人向来尽忠职守,才智过人,又是三朝元老,在上官家被铲除之后,就成了朝中文官之首,正好与镇国大将军蒋经义两人一文一武,相辅相成。
  她也知道莫煜心中还有着一抹朱砂,所以他待她虽好,却也只是宠而不爱,但是这已经够了,他给了她足够的包容和尊重,她又何必非要去与莫煜心中那求而不得的影子去争呢?终有一天,时光洗涤之后,莫煜心中的那抹朱砂总会渐渐淡去。
  莫煜带着卫海从凤栩宫一路往甘泉宫去,他问道,“裕王怎么还不回来,朕登基他不回来,朕成亲他也不回来,现在朕的儿子百日,亲下了诏书给他,他还是不回来么?”
  其实等到时光和风雨带走身边的许多人之后,总是会忍不住去怀念曾经的故人,无论从前是如何针锋相对,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面目可亲。
  “裕王怎么敢,听说今天就会到了。”卫海垂首笑,他已经从一个小太监成为了皇宫的大太监总管,也比从前稳重精明了许多。只是有时候,他跟在莫煜身后,看着莫煜的背影,他总是会想起曾经年年在麓山行宫凝望那片蓝花楹花海的先帝。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他再也没有去过麓山行宫,也不知道那里的蓝花楹现在是否花开正好。
  莫煜的脚步忽然停驻,怔怔地看着一个方向,卫海挥手让身后的一众宫人都停下来,他陪着莫煜沉默地凝视着御花园里那片蓝紫色的花海。自从五年前这片蓝花楹开花之后,竟是年年夏天都会盛放。
  莫煜凝视着那片蓝紫色的花海久久不能移步,他又想起了莫涯,这五年来他兢兢业业,不敢在国事上有丝毫懈怠,他怕负了莫涯,负了那个把一生都献给大玄江山的男人。
  莫涯为了玄国的繁荣和稳定,呕心沥血,他抛弃了自己,抛弃了一切,唯一仅有的一点点私念都给了九方梦。
  那个倔强又骄傲的女子。
  夏日的风吹过树梢,带着一轻沙沙的轻响,仿佛在诉说着什么,仿佛在记叙着什么。
  ***
  夕阳西下,莫瑜乘着一匹马避开了等在帝都西北门的莫煜派来迎接他的人,悄悄入了帝都。
  这五年来,他都不愿意回到帝都,帝都是是非之地,远不如西北清静,但是没办法,这一次莫煜是给他下了圣旨的,他不想回来也不行。
  他骑着马在街上慢悠悠地走着,往来匆匆的百姓里,无人发现他就是名震玄国的裕王。
  忽然,他听见一阵乐声传来,转头看去,发现竟是畅音园中的声音。他笑了笑,下马走进畅音园,戏台上正唱着《浣纱记》的最后一出《泛湖》。《浣纱记》讲的是春秋时期,吴、越两国争霸的故事。最后一出《泛湖》说得是范蠡辅佐越王勾践成霸业之后,功成身退,带着西施泛舟上。
  莫瑜一进去,站在客席里的程玉楼就看见他了,这五年里程玉楼虽然依旧风头不减,受戏迷热捧,但他也在着力培养新人,自己则减少登台了。
  他向着莫瑜走来,笑道,“今日真是故人多了。”
  “哦,除了我,还有谁来看你了?”莫瑜笑问道。
  “你看那里。”程玉楼往左边一指。
  莫瑜看过去,那里站着一名女子,布衣荆钗,背着一柄剑,正看着戏台。
  戏台上,旦正唱道,“谢君王将前姻再提。谢伊家把初心不移。谢一缕溪纱相系。谐匹配作良媒。谐匹配作良媒。”
  莫瑜的心脏猛地跳动了起来,他忍不住走了几步,那女子向着他缓缓回过头来。
  戏台上,小生在唱,“早离了尘凡浊世。空回首骇弩危机。伴浮鸥溪头沙嘴。学冥鸿寻双逐对。我呵。从今后车儿马儿。好一回辞伊谢伊。呀。趁风帆海天无际。”
  九方梦在看见莫瑜的瞬间,那双桃花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讶,继而向着他微微一笑。
  戏台上,旦又在唱,“烟波裏。傍汀苹。依岸苇。任飘飖海北天西。任飘飖海北天西。趁人间贤愚是非。跨鲸游驾鹤飞。跨鲸游驾鹤飞。”
  莫瑜的眼眶微微湿润,他看着九方梦,慢慢地笑起来。
  【作者题外话】:全书完结,新书请关注微博”杀色的臆想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