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狂兵>  第20章 反讹
“老东西,你算个球啊,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拿虎爷来就能压老子一头啊,操,别他妈做梦了!”公鸭嗓突然怒了,被郭大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揭穿了他的丑陋面孔,俨然触动了他的逆鳞。
  
      陈汉南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动声色的横跨一步拦在公鸭嗓面前,眼中掠过一丝狡黠,笑了笑,道:“西哥,别生气,咱有话慢慢说,你说这个叫份子钱是虎爷定下的规矩对吧?”
  
      “对!”公鸭嗓怒道。
  
      “那行,郭大爷该交多少份子钱,我给。”说着,陈汉南从衣兜里面拿出钱包,掏出一叠红彤彤的钞票。
  
      公鸭嗓有些懵了,显然是被陈汉南突然的态度变化给弄得有些云里雾里,可两眼看着红彤彤的钞票时,又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眼放精光,道:“你真要替这老东西交钱?”
  
      陈汉南点了点,道:“对,我帮他交。”
  
      公鸭嗓狮子大开口,吼道:“三千块,每个月三千块。”
  
      闻言,郭大爷顿时急了:“何西,你,你,不是一千块一个月吗?怎么变成三千了,小陈,别给他,他这是勒索敲诈,他……”
  
      陈汉南转身对着郭大爷笑了笑,示意他别说话,自己有分寸的,然后又转过头数了三千块钱递给公鸭嗓,笑道:“西哥,这是三千块,你数数看。”
  
      公鸭嗓将信将疑的接过钱,心里噗通噗通直跳,数都没数,直接招呼着一帮混混准备散去,临了还不忘咋呼一句:“算你们识相,老东西,我下个月再来,记得提前准备好。”说着,一行小混混扭头就走。
  
      “西哥,别着急走啊,咱好像还有事儿没办完吧?”陈汉南突然喊道。
  
      果然,公鸭嗓一行顿时停下了脚步。
  
      扭头一看,陈汉南正叼着烟,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们,黄大军几人不知何时,已经绕过去拦住了混混们的去路,手里攥着锋利的钢条剔着牙,笑眯着眼饶有兴致的望着几人。
  
      没一会儿,更是挂起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心道这几个小混混真他娘的瞎了狗眼,保护费都收到南哥头上了,这不是作死的前奏么?
  
      等着吧,别看公鸭嗓手里捏着三千块,待会儿要不把他们几个榨得骨头渣子都不剩,那人就不是陈汉南。
  
      “你,你们,你们想干嘛?”公鸭嗓心虚道。
  
      “不干嘛,就是想和西哥说个事儿。”
  
      陈汉南憨态可掬的笑着,走到公鸭嗓身边,一手揽着公鸭嗓的小细胳膊,带着商量的口吻问道:“那什么,西哥,兄弟我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还希望西哥给兄弟几个说道说道。”
  
      “什么规矩,什么说道,你到底想干嘛?”公鸭嗓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他吃不准陈汉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被人家掐着的胳膊却是分毫动弹不得。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西哥,问问虎爷,这要是咱们每月都按时交了保护费还有人来捣乱砸场子咋办?”陈汉南吐了口烟圈,慢条斯理的说着:“在我的理解中吧,这拿人钱财提人消灾,既然都收了保护费,那自然就得保平安啊,西哥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一提到保护费的时候,公鸭嗓一挺胸,气势一下就高涨起来,拍着胸脯,豪气冲天道:“那是自然,放眼整条铁渣街,但凡是按月上缴保护费的,皆享受我们黑虎帮的保护,谁他娘的胆敢闹事儿呲毛,我打断他三条腿!”
  
      “噢,原来是这样的啊,那我明白了,西哥,谢了。”陈汉南故作恍然大悟状,摆出一副受教了的样子,只是那深邃幽暗的眼瞳中,却闪烁着一抹狡黠的精芒。
  
      “谢啥,一句闲话的事儿。”公鸭嗓悬着的一颗石头也总算落地,长吁一口气后招呼着几个小混混,一挥手,嚷道:“那就先这么着吧,回见,兄弟们,咱们走!”
  
      “且慢!”
  
      陈汉南再度叫住了公鸭嗓一行,指着地上被掀翻砸烂的座椅,满脸对着笑道:“西哥,你看这事儿该怎么处理啊?你说咱这保护费也交了是吧,你们收了钱理应要保我们平安才是啊,但现在有人砸了我们的摊子还吓走了客人,公然挑衅咱黑虎帮的威信,赤裸裸的打脸行为啊,这要是传出去的话西哥你,还有虎爷岂不是颜面扫地了么?”
  
      “我***,你个破保安存心找事儿是吧,我他妈……”一个小混混当即按耐不住,暴跳而起指着陈汉南破口大骂。
  
      不过,后半截话还没能骂出口便活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一旁,正用钢条剔牙的黄大军,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了那么骂人的小混混,锋利的钢条不偏不倚的顶在小混混的脖颈大动脉上,一边比划还一边谈笑风生道:“大个,李子,你们说着一钢条戳进去,然后抽出来,这血柱得喷涌多高?”
  
      “切,瞧他那一副精瘦黄皮猴子的骨架,能飞溅一米就不错了!”大个一脸不屑的评论道。
  
      “非也,依我看,小军把钢条的位子在挪一寸,照着大动脉戳进去,保管飞三米。”李子也适时的站出来发表意见。
  
      对面,陈汉南投给几人一个赞许的目光,分明就是在表扬这小军几个太会来事儿。
  
      不曾料到,对面那混混愣头青脾气倒也挺冲的,压根没把黄大军放在眼里,即便是被钢条戳着脖颈,气焰依然嚣张,大放厥词:“妈逼的,当老子是吓大的啊,你他妈有种就扎啊,来朝着大血管扎下去,今天你要不扎你他娘就是我孙子,你他……嗷呜啊……”
  
      话音未落,一阵杀猪般的哀嚎声响遍四下,前一秒还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小混混,这一下却是脸色刷白,嘴唇发紫,牙齿打颤,沙滩裤下的大腿内侧早已被钢条贯穿。
  
      再看黄大军,跟没事儿人似的箍着那混混的脖子,手中依然攥着一把明晃晃的钢条。
  
      “操,西哥,瘦猴让他们捅了,老子跟他们拼了!”
  
      “兄弟们,抄家伙,咱们人多,跟这群狗杂粹拼了!”其中一个小混混猛地一拍桌子,从椅子上上站起身来,怒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