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狂兵>  第22章 女警卧底来扫黄

都市狂兵 第22章 女警卧底来扫黄

深夜时分,临海市西关日月潭洗浴中心,一辆风尘仆仆的华晨金杯呼啸而至,在停车场上原地急停飘逸甩尾,分毫不差的将金杯车倒进了仅剩的一个停车位中。
  
      下车后,陈汉南拿出烟散给众人,打趣道:“大军,你小子车开得不错啊,这都能把金杯车开出F1的气势来。”
  
      黄大军一脸神气,得意道:“小意思,别说是金杯车了,你给我俩坦克我也能给你开出F1的气势来。”
  
      “切,你小子少吹牛逼,小心吹破了牛皮,嘣你一脸的牛屎。”傻大个适时的补充了一句。
  
      “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黄大军并未理会傻大个的调侃,自顾自的吞云吐雾,眼神中却是闪烁着一丝无法言表的苦楚落寞。
  
      几人有说有笑的走进大厅,四个穿着马甲白衬衣的侍应生赶紧扯开嗓子喊道:“几位大哥,欢迎光临日月潭!”
  
      没走几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主管立马迎了上来,熟络的走到黄大军身边,满脸堆笑道:“军哥,来了,还是按老规矩?”
  
      说着,主管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凑近些神秘兮兮的低声说道:“军哥,我手下刚来了几个小妹,还没来得及试活儿呢,待会儿给你安排过去?”
  
      黄大军干咳了两声,吩咐道:“那什么,怪热的,先冲凉,先冲凉。”
  
      主管一脸不解,道:“军哥,包房里面有淋浴的啊,还能让妹子帮忙搓搓背什么的。”
  
      这时,一旁的陈汉南几人早已忍住不哈哈大笑起来,难怪小军这小子每次一领工资就不见人影儿了,合着是跑这儿潇洒来了。
  
      一时间,几人不约而同的向他投过来“我们都懂”的眼神。
  
      最后,还是陈汉南站出来替他解围,散了一根烟递给主管,然后吩咐道:“哥们儿,费心了,就照你说的安排吧。”
  
      主管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身边这位穿着保安制服的才是今晚的主角儿啊,忙不迭的陪着笑脸,相互寒暄了一番。
  
      然后,带着一行人径直穿越过长长的过道来到拐角处的电梯前,用胸卡刷卡电梯门带着几人上了三楼。
  
      刚走出电梯,这才发现原来洗浴中心的三楼另有一番洞天。
  
      眼前这是一个面积宽敞的大厅,四面墙壁一水儿的土豪金墙纸,大厅中央挂着的是奢华的水晶吊灯,真皮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果盘饮料,早已有数十位形形色色的男人换上了浴袍,正目不转睛的欣赏着大厅中央舞台上的表演。
  
      这时,黄大军拉过主管,道:“老曹,别他娘的整这些忽悠老子了,你看这台上的一个个,有那个是没有和军哥我深入了解负距离接触过的?”
  
      主管老曹倒也爽快,眼睛眯成一条缝,笑呵呵的说道:“别急别急,马上,我马上就安排。”
  
      在老曹的招呼下,几人径直穿越过大厅,进了一间包房,又让几人稍事休息片刻,便走出了包房。
  
      很快,老曹带着四个妹子走了进来,模样都还挺清纯,身材也不错,最主要的身上没有风尘气息,绝非那种久经欢场的老手,看样子老曹没骗人,这几人都是新来的。
  
      不过,至于这几人到底试过活儿没,就无从得知了,得待会儿真枪实弹干一场才知道。
  
      老曹又给几个女孩嘱咐了几句,这才在陈汉南黄大军赞许的眼神中离开,老曹这边前脚刚走,陈汉南几人后脚便挤眉弄眼一番,心照不宣的笑了。
  
      紧接着,在黄大军的带领下,傻大个李子和他各自搂着一个心仪的妹子,把房间腾给南哥办事儿。
  
      转眼间,房间中便只剩下陈汉南和一个只穿着吊带热裤的马尾辫,女孩低着头,显得有些拘谨。
  
      陈汉南掐灭了烟头,对着女孩挥了挥手,道:“别站着了,过来坐下,咱们聊会儿。”
  
      闻言,女孩迈着小碎步缓缓而来,腰肢似是飘动的柳叶,步伐轻盈,很快便走到床边,轻轻柔柔的坐到陈汉南身边。
  
      女孩依旧低着头,一张粉嫩的小脸尽显娇羞,迷醉的眼神中却有一抹凶残的腥红气息。
  
      陈汉南阅人无数,从这个女孩刚进来的时候,他就从她那双犀利的眼神看出了问题,再看她看见黄大军几人的时候竟然还嫌弃的皱了皱眉头,陈汉南就更加确信一点了,这人根本就不是小姐,她是冒牌的。
  
      女孩刚坐下,陈汉南毫无征兆的突然发力将她扑倒在床上,一手环住女孩的柳腰,一手作势就要去脱掉她的吊带,胡茬横生的下巴急不可耐的凑了上去,越发的表现出一副猴急的样子,眼神中却闪过一丝狡黠,心道,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假小姐能坚持到几时。
  
      仓促间,女孩有些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起来,她是断然没有料到陈汉南会如此猴急,甚至连卧底侦查时采集到的情报那些所谓皮鞭滴蜡手铐的“情调”都没有,一上来就直扑主题。
  
      慌乱间,她的目光看向墙头上的挂钟,离行动时间还差三分钟。
  
      这一刻,女孩强忍着想要暴起发难将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一脚踹成太监的冲动,为了顺利的端掉这个组织教唆卖淫的集团,警方已经付出了太多代价和精力,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说什么也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而让整个行动功亏一篑。
  
      她的脑海中浮现了黄继光、邱少云等革命先辈的英伟形象,前辈们能够为了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甚至是被火活活烧死依然能保持一动不动,自己为何又不能为了还临海市广大群众一片朗朗乾坤而被这个色狼揩点油,占占小便宜呢?
  
      一想到这儿,她一脚咬牙一跺脚憋着一肚子的怒火配合着陈汉南手上的动作,只期盼着这三分钟快些过去,等到大部队一到,立马把这色胆包天的家伙拿下,然后送看守所去,非得一天揍他三顿不可。
  
      陈汉南还在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右手甚至都已经下移至女孩的腰带上,只需轻轻那么一用力,立马就能将她的裤子剥下来。
  
      然而,被压在身下的女孩却依然没有反应,隐隐间甚至还在配合着自己的动作,摆出一副欲拒还迎的架势,两条白花花的大白腿不时的撩拨着自己的敏感处。
  
      没一会儿,这尼玛都开始上演升旗仪式了,恨不得立马将翻身下马提枪上阵,将她就得正法。
  
      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
  
      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陈汉南也只得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一狠心,右手往下一拉一扯,女孩的热裤顺着修长饱满的大白腿剥了下来。
  
      女孩的俏脸唰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子附近,小心脏噗通噗通直跳晃打鼓,娇羞不已。
  
      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年纪22岁的警校实习生,甚至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她,又何尝在那个男人面前被剥了个精光?
  
      此时,陈汉南早已被情yu支配着做出原始的动作,既然眼前这个女孩当真只是洗浴中心新来的小姐,自己也没什么顾虑了。
  
      正当他准备进一步行动之时,女孩突然伸出雪藕般的玉臂紧紧勾住陈汉南的脖子不让他继续,眼神中说不出的春qing荡漾,喃呢着:“等一下好吗?”
  
      陈汉南不耐烦的问道:“等什么等。”
  
      女孩俏脸一红,娇嗔道:“等一下嘛,人家新买了一套警察制服想穿给你看看,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说着,她那葱白修长的纤纤十指在陈汉南的身上摸来摸去,撒着娇。
  
      陈汉南一怔,嘴角坏坏一笑,心道这小妞不简单啊,还知道玩制服诱惑,不过说真的,貌似自己还真的没有玩过国内的警察,何不借此机会尝试一把呢?反正最多也就被抓去关几天,他这被勾起来的欲火如果不发泄的话,会很难受的阿,管不了那么多了,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上了再说。
  
      一想到这儿,陈汉南起身一挥手,道:“麻利儿点,这憋着不得劲,会憋坏的。”
  
      “嗯嗯,放心,人家很快的。”女孩三下五除二的将热裤和吊带重新穿上,踢着水晶凉拖鞋施施然而去。
  
      望着女孩消失的背影,陈汉南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自言自语道:“啧啧啧,这样的妹子就这么下海了,真是可惜啊,哎!”
  
      没一小会儿,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制服戎装英姿飒爽的女警走进包房,笑盈盈的走向陈汉南。
  
      “这么快就回来了?”
  
      陈汉南急忙掐灭烟头,三下五除二的脱下衣物,穿着那条花了三百多大洋在纪梵希买的内裤,跳到女警面前,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啧啧称奇道:“啧啧,不错哟,你这警服和大街上那些警察穿的一模一样,淘宝买的是吧,这卖家,手艺真好!”
  
      说着,陈汉拿下意识的说道:“不过,这衣服怕是小了一号哦,瞧这都快给撑破了。”
  
      女警那双清澈透明的眸子将陈汉南那落在自己那傲人胸脯上垂涎三尺贪婪目光尽收眼底,嘴角荡漾着一抹冷笑,装出一副甜腻发嗲的声音温柔的说道:“很丰满是吧?想不想试试手感?”
  
      “想!”陈汉南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作势就要伸手去抓。
  
      “无耻流氓!!!”
  
      实习女警陈俊宝陡然间爆发,完全就是条件反射的抬手抓向陈汉南拳风疾疾的手臂一拉一扯,动作又猛又准,身子下意识的靠上去用力往前一甩,一招就将陈汉南撂翻倒在地上。
  
      这一招堪称完美的娴熟过肩摔擒拿手,一气呵成毫无凝滞,显然是下过无数次的苦功夫。
  
      陈汉南眼前一亮,暗忖一句好身手,更是直呼大意大意了,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临了却还在这小阴沟翻了船,不应该啊!
  
      很显然,眼前这个凶器逼人的“假小姐”,定然是警方的卧底女警,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个身材火辣英姿飒爽的女警察竟然拥有如此强悍的爆发力,临海市的警察,不简单啊!
  
      刚想下意识的挣脱反击时,却忽然想到了如果自己反抗挣脱的话,那肯定会被列入警局的通缉令里面,那到时候就不是**被抓进去今天这么简单了,而是变成逃犯,这辈子都别想要再回华夏了。想到这里,他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便任由女警抓住自己的手臂,死死的反剪着卡在背后。
  
      “喂喂喂,你干什么啊?放开我,疼,疼,轻点啊,哎呦。”陈汉南佯装挣扎了两下,却似挣脱不开,佯装龇牙咧嘴的求饶。
  
      陈俊宝一招制服陈汉南,并未有丝毫的得意,似乎这一切在她看来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警校的四年里,她获得过警界散打冠军,入职市局实习期间,她似乎还没有遇到过能在她手下扛过三招的罪犯,身下被她压着的这个流氓居然还敢挣扎反抗,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说着,她从后腰拿出一副手铐将陈汉南反剪着拷上,起身拎着他的衣领一把将他从地上提起来,拿出一个印着国徽的黑色警官证在他面前晃了一眼,冷玉冰的说道:“哼,臭流氓,你涉嫌**、袭警,现在你被逮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