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狂兵>  第23章 扫黄变扫毒
与此同时,包房左上角的一个类似于摄像头装置的警报器突然发出尖锐急促的警报声,一道道红蓝光柱闪烁不停。

    警方埋伏在洗浴中心外的扫黄大队,终于破门而入,直奔洗浴中心三楼,密密麻麻的脚步声此起彼伏。

    合着南哥我回国后好不容易嫖一次娼,不光遇到了假装卖**卧底在洗浴中心的女民警,还赶上了警方大规模的扫黄行动,真不知该说是蠢还是晦气。

    转念间,他更是猛地回想起自己刚才还扒光了这女警察的衣裤准备圈圈叉叉,这要是被她带回警察局去,不死也得掉层皮啊!

    一想到这儿,他赶忙哭丧着脸解释道:“警官,你这,我,不是,我哪里**了啊,哪里又袭警了啊?你这不是强词夺理么?我冤枉啊我。”

    陈汉南一边解释,一边暗自扣着铐住自己的钢制手铐,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暴力挣脱手铐念头。

    虽然吧,挣脱手铐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儿,可他还不想高调到当着一个身手不凡的暴脾气女警面前凭空挣脱手铐,这要是被这个缺心眼的大胸妹盯上,以后的日子恐怕就不是掉层皮那么简单了,就像刚才所想的那样,到时候被列入警察系统的在逃案犯就麻烦了。

    两害相较取其轻,还是老老实实的拘留室15日游算了吧,还能管吃管住。

    “哼,你说我冤枉你?”陈俊宝怒目相视,星眸中寒光闪闪,满脑子都是刚才陈汉拿将她扒光了揩油占便宜的样子,怒火蹭蹭蹭往上窜。

    紧跟着,但见她一把将陈汉南从地上拎起来,随即毫无征兆的对准陈汉南的胃部狠狠的掏了一拳,一下子就把陈汉南揍趴下了。

    没等陈汉南再说点什么,房门突然被人“砰”一下从外面粗暴的踹开了,两个头戴凯芙拉头盔,身穿黑色作训服,手持79微冲的特警冲了进来,一左一右两把黑洞洞的枪管顶在陈汉南的脑袋上:“别动,警察!”

    很快,两个警察拖着陈汉南来到大厅,让他靠着墙双手抱头蹲好,大厅四角上到处是手持微冲的特警,还有大批大批的便衣武警从楼下冲上来。

    这一刻,陈汉南郁闷得差点吐血,那么多年从来都是自己俘虏别人,没想到今晚却风水轮流转,让自己在这场声势浩大的扫黄风暴中被俘虏了一次,这要是传出去让远在大洋彼岸的兄弟们知道了,还不得嘲笑自己一辈子啊。

    他老老实实的蹲在角落上四下蜇摸,试图寻找逃跑的机会,但很快便死心了,想要冲出去除非是干掉一个特警抢一把枪,然后把四下警戒的警察都干掉,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临海市警方为了这次扫黄行动堪称是下足了功夫,抽掉了大批特警武警前来支援,三楼大厅的窗户玻璃都被砸碎了,显然是刚才第一批突入的特警,是通过绳索从楼顶空降而至的。

    突然,几声瓷实犹如爆豆子般的枪声响起,紧跟着大厅陷入一片狂躁混乱之中,临近警戒的特警武警分成两拨,一部分人寻找掩体持枪警戒,另一部分人将涉嫌卖淫**的人员收拢到角落上。

    砰,砰,砰!

    又是三声振聋发聩的枪响,听枪声应该是12号散弹枪发出的,三个特警应声而倒,被战友拖着迅速撤离现场。

    与此同时,一个凶神恶煞横肉滚滚的精壮大汉举着散弹枪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在他身后是七八个唯唯诺诺哭哭啼啼的**男女,其中还有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女警察,一行人组成一道天然人肉盾牌。

    大汉再度举枪搂火,一枪打爆了大厅中央的水晶吊灯,整个大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中,角落上的应急灯随即发出微弱的光亮,警方迫于劫匪手中劫持了人质而不敢开枪射击,任由劫匪横行肆虐。

    藏身在人群中的陈汉南暗道糟糕,这是遇到毒贩悍匪了啊,在国内随时带着轻重武器出来活动的,除了警察和毒贩还能有别人么?

    没猜错的话这几人应该是前来交易的毒贩,结果阴差阳错的撞上了警方的大扫黄,这些家伙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今晚怕是要血溅日月潭啊!

    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为何不趁此机会脚底板抹油开溜呢,毕竟这**被抓传出去名声不好嘛!

    正当他悄悄的向着出口退去的时候,眼神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对面毒贩的人质中,黄大军赫然在列,不由得心头一沉,短暂的思考后又重新向前慢慢挪动过去。

    同一时间,黄大军的目光也正好望向陈汉南这边,四目相对的瞬间,后者悄悄的对他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此刻,场内的警察也抓瞎了,很显然众人都没有预料到,原本的扫黄行动竟会演变成现在对抗毒贩的枪战。

    行动预案中根本就没有涉及到这样的突发状况嘛,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在悄悄呼叫指挥部的同时,坚守岗位保护剩余人质的安全。

    毒贩利用人质建立了一道人盾防线与大厅中全副武装的特警对峙起来,打头阵的大汉一口地道的东北腔,叫嚷着要警方的负责人站出来说话:“妈了个巴子的,条子都他妈给老子闪开,当官的出来说话。”

    ……

    今天对于市局的实习刑警陈俊宝来说,将会是她终生难忘的一天,原本成功的完成卧底任务,配合警方捣毁日月潭这个组织教唆卖淫集团后,她便将两拐肩章换成一杠,正式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可哪料在执行卧底任务的过程中,却是被一个色胆包天的臭流氓狠狠的调戏了一番,接着正当她配合着大部队完成扫黄行动之际,却和一伙武装到牙齿的毒贩遭遇,一照面便有五个战友倒在对方的枪口之下。

    枪响之时,她刚刚从抓捕陈汉南的包房走出来,却迎头碰上了仓皇出逃的毒贩,原本可以成功逃脱的陈俊宝,在亲眼目睹了毒贩残杀人质的一幕后,果断的站了出来充当毒贩的人质。

    一路上,许是由于人质中有警方人员,四下的警察都有所顾虑,且战且退不敢激怒毒贩,毒贩也依照承诺,再也没有将枪口对准无辜的人质,双方终于顺利的来到大厅形成对峙。

    陈俊宝站在人质中央,肾上腺激素不断分泌,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额头上不断滚落,但却依然冒着生命危险小心翼翼的调转着胸前的微型摄像头,将藏身在人质背后的毒贩数量,火力配置以及现场的环境等画面,源源不断的传输到门外的指挥车上。

    ……

    日月潭洗浴中心外围方圆五十米的地方早已拉起警戒线,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大家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远远观望着警方的此次扫黄行动,却不知到洗浴中心里面此刻已然变成了一场对抗毒贩的恶战。

    警车越来越多,一辆与110联动的救护车拉响警报呼啸而至,几个受伤的特警立马被抬上车直奔医院而去,更多的救护车也在路上飞驰着赶往日月潭洗浴中心。

    在警方与毒贩遭遇枪战的第一时间,现场指挥部当机立断,调集了特警狙击手占领制高点,并将原来的警戒线向外推进到100米,负责指挥此次扫黄行动的市局领导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

    就在毒贩传出要和现场指挥建立联系的同时,一辆挂着市级机关特别通行证的奥迪A6缓缓驶进警戒区。

    一个穿着便装的中年男子走下车,个头不高,但极其精悍,眼神凌厉,不怒自威,白衬衣扎在笔挺的西裤里面,看上干净利索。

    “罗局。”

    “罗局来了。”

    ……

    罗国庆,临海市警察局总局局长,从一名前线干警一直升到总局局长,完全靠的是自己的能力得到晋升的,可谓临海市所有警察的偶像。

    大大小小的案件破过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抓捕行动组织领导过无数次,几乎每一次都能够顺利的完成行动,在临海市警届,他是超级明星的存在。

    罗国庆从车上下来后,只是对着众警察点了点头,便走向了指挥车。

    这一次的扫黄行动虽然是罗国庆组织牵头搞的,但是却远远还达不到需要他亲自带队出马的高度,但是,罗国庆是一名实干人才,他是从基层升上来的,虽然贵为市局局长,但是每次临海市有什么大型的行动,他只要有时间总是会身先士卒,做总指挥,总调度。

    “情况怎么样?”罗国庆走上指挥车,对着围在一起的几个正在愁眉苦脸的身穿警服的人问道。

    “罗局”几人抬起头见是最高长官,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刚要让座给罗国庆,却是被他给按住了,“我听说歹徒手上有散弹枪和人质,情况紧急,先汇报情况给我。”

    几人重新坐下,其中一名国字脸中年男子便指着身前屏幕说道:“罗局你看,这是我们的队员用微型摄像头拍下的现场画面。”

    罗国庆盯了盯屏幕,当他看到散弹枪的镜头的时候,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扫黄怎么还扫出了亡命徒了?

    罗国庆虽然在心里非常的诧异,但是表面上的表情却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如果连他也乱方寸的话,那警队将会立即人心涣散。

    “罗局,经过对比分析,初步怀疑这是前几天进入华夏境内的一群毒匪,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跑到日月潭来做交易。”本次扫黄的直接负责人市局扫黄组队长赵永亮眉头紧锁着说道。

    “人质有没有受伤?”这是罗国庆最为担心的事情。

    “目前为止还没有。我已经安排好狙击手和特警守在隐蔽的地方。”

    罗国庆微微点头,对于自己这个下属,他还是很了解的,赵永亮跟了他将近十年的时间,也是从一个小干警一路靠着他自己的努力走上来的,他办事很有分寸,罗国庆对他是非常信任的。

    赵永亮接着说道:“不过对方要指挥的出面,我正准备去跟他谈判。”

    正当赵永亮要走出指挥车的时候,罗国庆拦住了他,“还是我去吧。”

    “这,”赵永亮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罗局,这太危险了。”

    “你是这次的总指挥,现场的情况还需要你去掌控跟调度,我去分散绑匪的注意力,你在后方指挥,一有机会,立即行动,但是务必一定要保证人质的安全。”

    罗国庆的这番话说的简短,但是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纵然赵永亮跟了他将近十年的时间,却依然也被他的这股威严给镇住。

    对比外面的热闹,日月潭里面却是异常的安静,被悍匪给抓住的八个人质虽然心里极度的惊恐跟害怕,但是却被毒贩给喝止的一个个只能无声的流泪。

    而大厅里面的其他人虽然没有被劫持,但是却都不敢往外跑去,人家都发话了,要敢往外跑,直接开枪,可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