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狂兵>  第24章 解救人质
躲在人群中的陈汉南此时正在暗中想办法,越想他的眉头是越紧锁了起来。
  
      按照他跟黄大军的身手,两个人想要突出重围,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这样一来,这些毒贩肯定会开枪扫射,而这样一来,在大厅里面的这四十几个无辜的群众肯定会死掉一大半。
  
      虽然陈汉南的双手早已经沾满了鲜血,但是那些人都是该死之人,他一点也不会感到难过或者愧疚,而在大厅里面的这些人却都是平民百姓,让陈汉南只为了自己的安全牺牲掉这些人的生命,他做不到。
  
      该死!陈汉南暗地里捶了一下地板,入世之后就是麻烦,缩手缩脚的根本就不能放开手脚去干事。
  
      先看警方怎么处理吧,到时候再想办法将黄大军给救出来。
  
      刚才嚷嚷着要当官的出来谈话的东北大汉见警方还没有人出来,一下子不耐烦了,只见他又对着天花板开枪扫射了一番,大厅的人质们再次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东北大汉凶狠的扯着嗓子大声的对着外面大声感到:“他妈的老子再说一遍,当官的出来说话,警察都给老子退后。”
  
      砰的一声,陈汉南身边的一个男子突然大声吼叫了起来,只见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右脚,在地上不断的翻滚。
  
      虽然光线很弱,但是却并不妨碍陈汉南的视线,他发现,这人是被毒贩给开枪打中了右腿,暗红的鲜血从他的手缝中流了出来。
  
      大厅再次沸腾了起来,这些人被吓的再次嚎叫了起来,现场一下子混乱了起来。
  
      砰砰砰砰一连串的开枪声再次响起,东北大汉身后的一个精瘦男子举着一把手枪大声的喊道:“都TMD给老子安静!再吵杀了你们!”
  
      很快,现场再次的安静了下来。
  
      “里面的人请冷静!我们市局罗局长来了,他会跟你们进行沟通的。”
  
      果然,一会儿之后,一个中年男子双手举起,缓缓的往着日月潭的大门口走了过来。
  
      “我是市局局长罗国庆,有什么问题请跟我谈,不要伤害人质!”
  
      “哟!看来还真是个大领导。”对于罗国庆这直白霸气的话,东北大汉并没有生气,他要的就是这样的人出来说话,换作其他的人,指不定还得说一大堆的废话套话。
  
      “要我们不伤害人质也可以,给我两辆七座商务车,马上!”
  
      “好,车子可以给你,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放掉这些人质,我来当你的人质。”罗国庆说出了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的决定。
  
      “罗局不要!”
  
      “罗局不行!”
  
      场外的警察们闻言瞬间炸开了锅,市局局长换人质,这可从来就没有过的事情,要是罗局有个三长两短,他们都得内疚一辈子。
  
      赵永亮也从指挥车里面跑了出来,一脸的担忧跟惊讶。
  
      罗国庆大声的对着周围的警察喊道:“我已经决定了!我相信你们!”
  
      “不行!”东北大汉断然否定了罗国庆的要求。“妈的!我告诉你,别想打什么歪主意,要不然老子跟你们同归于尽!”东北大汉也同样的没有想到,堂堂的一个市局局长,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过,他在短暂的思考后,却是拒绝了他的这个要求,谁知道他打着什么主意。
  
      “那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答应你。”罗国庆也强硬的回应道。
  
      “我操!”东北大汉没想到对方竟然比自己还要滚刀肉。
  
      “哼!你要不答应也可以,我要大开杀戒了!”东北大汉说着举起手中的散弹枪,指着角落的陈汉南,脸上的表情更甚。
  
      我靠!老子这是躺枪阿。陈汉南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要拿自己开枪。
  
      “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你还敢出来当毒贩?”正在这个时候,罗国庆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你再说一遍!”东北大汉对着罗国庆怒目而视,脸上的肌肉因为愤怒而挤在一起。
  
      陈汉南眼看着他指向自己的散弹枪一直没有放下,而且看他现在这个样子还真的很有可能会扣响扳机。
  
      妈的!本来对那个什么罗局长还有些敬佩的,结果那老小子竟然置自己的生死而不顾。
  
      好不容易才从修罗地狱走出来,陈汉南只是希望过上平凡的日子,万万不会再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
  
      陈汉南见外面的罗局长还没松口,赶紧大声对着东北大汉说道:“不要开枪,我当你的人质。”
  
      东北大汉转过头,却见一个帅气的男子此时正举起双手,棱角分明的脸上却并没有因为被枪指着而流露出惊恐害怕的神色。
  
      “你TMD又是谁?”
  
      “呃,”陈汉南愣了一下,然后突然用手一指人质中间站着的陈俊宝说道:“她是我老婆,我是她老公。”
  
      “哟!两夫妻感情还不错嘛。”东北大汉身后的精瘦男子看了看两人后说道。
  
      “呵呵,我当你们的人质,你把我老婆放了吧。”
  
      “放?”东北大汉狂笑了起来,“我决定了,你跟你的老婆还有外面的那个什么局长一起做我们的人质,其他人我可以放掉。”
  
      一个精瘦小弟将东北大汉的话给传达了出去。
  
      很快,罗国庆举着手走了进来,他跟陈俊宝还有陈汉南三人被三个毒贩用枪指着,其他的人质全部都给放了出去。
  
      罗国庆走进来后,当他看到陈俊宝的那一刻,原本淡定的脸色突然发生了细微的变化,脸上闪过一丝担忧跟疑惑,但是很快便将表情调整了过来,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将头转向一边。而陈俊宝在看到罗国庆之后,脸上的表情也同样发生了变化,不过也同样跟罗国庆一样,硬是将脸上的表情给压制了下去。
  
      很显然,陈汉南并没有当人质的觉悟,只见他神色淡定的站在毒贩的前面,然后对着身边的罗国庆问道:“你是罗局长?”
  
      “是我。”罗国庆想要安慰陈汉南,却是发现他神色如常,便忍住了,心里不禁对他有了一丝好奇。
  
      “还好意思说你是?你知道刚才多惊险吗?人家都快要开枪射我了,你作为临海市警察局局长,竟然置人质的生命不顾,要不是我反应及时,现在我就是一个死人了。”
  
      很明显,此时的陈汉南非常的愤怒,只见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去一把搂住陈俊宝的腰,“我要是死了,我这么漂亮的老婆就要守活寡,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陈俊宝先是在包间里面被陈汉南给占了便宜,接着又被他冒充是自己的老公,现在又被他给吃豆腐,本来就很不爽的心情终于爆发了起来。
  
      “够了!”陈俊宝发飙了,“把你的脏手拿开,否则我不客气了。”
  
      “呵呵,她在生我气呢,没事,我来搞定就行了。”陈汉南对着起疑的东北大汉劫匪笑着说道。
  
      “你们两夫妻先别吵,我来跟你理论一下,你刚才说我置你的安危不顾,好,我就跟你讲讲理。”谁知道罗国庆竟然也开始发飙了,只见他拉着陈汉南的手,动作幅度比较大,看来是要开打了。
  
      “好,要打架是不是?来阿,老子奉陪到底!”陈汉南说着撸起手袖,拳头就朝着罗国庆挥了过去。
  
      而罗国庆也不是善茬,也同样的举起了右手,冲着陈汉南挥了过去。
  
      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的太快,以至于让全部的毒贩都没有反应过来。
  
      只是,当陈罗两人的拳头将要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却是突然戛然而止,然后在这一瞬间的时间,两人均化拳头为手掌,向着相反的方向冲了过去。
  
      陈汉南的速度简直可以用快如闪电来形容,只见他转身,移动,然后右手手掌准确无误的按住了精瘦男子手中的枪。
  
      用力的往着自己这边一扯,然后膝盖朝着精瘦男子的腹部用力一顶,几乎是同步,他扣响了扳机,砰砰砰三声,三个毒贩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应声倒地。
  
      七个毒贩就在这不到五秒的时间里面死掉了三个。
  
      而另外一边的罗国庆也不赖,在陈汉南的枪声响完后,罗国庆也已经抢下了一个毒贩的枪支,也扣响了扳机,只不过这一次他只干掉一个毒贩,对方剩余的那三个人便反应了过来。
  
      而陈汉南已经将陈俊宝给压住,然后迅速的将她往着门外转移了出去。
  
      陈俊宝虽然是个警察,但是自从上岗以来,就从来没有在工作岗位上遇到今天这样激烈的情况,所以,当刚才她看到陈汉南夺抢开枪杀人的一瞬间,她有些恍惚有些被吓到了,所以此时的她只能下意识的被陈汉南给牵着日月潭洗浴中心大门口跑了出去。
  
      陈汉南拉着陈俊宝刚刚跑出门口,几声枪声响起,他刚才跟陈俊宝所在的位置上穿过了几颗子弹。
  
      陈汉南见安全了,便将身边的陈俊宝交给了一位走上来的警员,然后二话不说转身就往着外面走去。
  
      他直接救了陈俊宝出去而没有去管罗局长的安危,主要是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第一,两人非亲非故的,他没必要冒死救他,至于陈俊宝,呵呵,人家是美女,不一样。第二,从刚才罗局长的身手可以看的出来,他的功夫不会差,暂时保命还是可以的,第三,日月潭外面这么多的警察,不可能都是吃软饭的,肯定能够救下罗局长,自己根本就不用去瞎操心了。
  
      相比之下,赶紧赶回去睡觉比较实在点,陈汉南摇了摇头,无奈自语道:“哎!没想到阿,这才多久没运动了,这身手怎么变的这么差了。”
  
      正当这个时候,陈汉南突然眉头一皱,全身的毛孔猛地收缩了起来,一股危险的气息直逼心头,长期在刀尖上舞蹈的陈汉南知道,危险正在逼近。
  
      在一秒钟不到的时间里面,陈汉南的表情由慵懒懒散变成了犀利冷酷,这个时候如果他的身边有人,肯定会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逼人气息给震住。
  
      只见他用一双眼迅速的扫视了一圈周围,然后将目光锁定在了南方的一个人的身上。
  
      对方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女子,身穿一套宽松的休闲服,正站在离着指挥车三米远的地方,脚步正在往着警察的包围圈走去。
  
      全部的警察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日月潭里面的激战,根本就无人顾忌到他们的后方出现了这么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