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狂兵>  第61章 夺权
    “徐叔。”耗子越众而出,对着徐麟说道,“我认为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救出老大,其他的事情容后再谈吧。”
  
      “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刚才要不是我及时赶来,阻止你们这愚蠢荒唐的做法,现在你们都已经在牢房里面了。我要不接管帮内事务的话,你们还会做出些极端的事情。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做出一些傻事,让我们东关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徐麟的这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让耗子根本就无从反驳。
  
      徐麟是帮派的元老,跟林珂的父亲,原来的老大关系非常的好,东关帮的兴旺,可以说也有着徐麟的一份功劳,目前来讲的话,除了徐麟之外,帮内再也没有人适合担当起这个责任了。
  
      徐麟见众人依然没有开口,眼睛一瞪,然后愤怒的说道:“怎么?觉得我不够资格?”
  
      耗子咬咬牙,然后回应道:“不是的徐叔,你说的对,帮内你是老资格,有经验,让你暂时为老大分忧辛苦你了。”
  
      “恩,那就这么说定了!大家都回去吧,至于阿珂这边,我会想办法将她给弄出来的。”徐麟右手一挥,然后转身往着外面走去,刚走几步,便停下了脚步,只见他转过身,对着大家说道:“明天早七点钟,在东关议事堂集合,我有几件事情要宣布。”
  
      说完徐麟转身潇洒的走出了别墅大门口,坐上车子,离开了别墅。只剩下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汉南微微摇摇头,一方面对林珂的心软而感到无可奈何,一方面又对徐麟的这一招釜底抽薪而感到气愤。
  
      还是回家睡个安稳觉吧,这一天天的,真成救火队长了,哪里有难救哪里,就算是钢铁侠也没这么多精力阿。
  
      正当陈汉南迈开脚步要离开别墅的时候,耗子追了上来。
  
      只见他挡在陈汉南的面前,对着他哀求道:“陈先生,求求你救救我们老大吧,她还这么年轻,不能坐牢的,不然她这一辈子就完蛋了!求求你了!”
  
      陈汉南耸耸肩道:“我也爱莫能助了,警方说掌握了她的犯罪证据,只要人证在,那她想要犯案的可能性就太小了。”
  
      “你一定有办法的,陈先生,求你了,求你帮帮我们老大吧。”耗子显然现在已经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眼前的这个武功高强,头脑灵活,背靠赵家又跟警察系统的人认识的帅气男子身上。
  
      耗子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如果面对的是一个黑/帮团伙的话,他二话不说就带着兄弟们上去拼杀,死也要救出林珂,但是如今是面对的警察,他们是猫,而自己是老鼠,什么时候见过猫怕老鼠的?想要派人去劫狱?那是疯子才做的出来的事情。
  
      陈汉南面露无奈道:“我刚才已经打过电话求人了,他也爱莫能助阿。”
  
      耗子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前方,此刻的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难道老大真的要坐牢了吗?那要坐多久?十年二十年?
  
      陈汉南见耗子此时的表情,只能叹口气,然后转身走出了别墅。
  
      回到赵玉冰的别墅,时间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陈汉南跟守在别墅保护赵玉冰的保镖打了声招呼,然后蹑手蹑脚的往着二楼走去,他的房间在二楼的最里面,要经过赵玉冰房间外面,为了不吵醒对方,陈汉南像是做贼一样的踮起双脚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只是当他刚刚路过赵玉冰房间的时候,突然间她的房门被打开了,灯光从里面透了出来,照在陈汉南的身上,然后赵玉冰那冰冷的表情映入陈汉南面前。
  
      只见她身穿一套紫色睡衣,在房间灯光的照耀下显得仙气十足,别人穿睡衣就只是一件睡衣,但是赵玉冰穿在身上,那就跟巴黎时装周模特那样显得十足的有气质。
  
      只见赵玉冰散落着长发,披在她的肩膀上,微卷的头发更显韵味。
  
      “呵呵……”陈汉南尴尬的笑了笑,“老婆,今天的月亮好美,就跟你一样。”
  
      赵玉冰本想要责怪他这么晚回来影响到第二天上班的,结果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毫无症状的说出这样一句没羞没臊的话来,纵然赵玉冰心理已经够强大了,也被他给说的俏脸扉红了起来。
  
      “不好意思阿。”陈汉南依然嬉笑着说道:“今晚太晚回来了,害的你这么担心,我以后向你保证一定不会了。”
  
      赵玉冰轻呸了一声说道:“谁担心你了!我这是起床上洗手间,关你什么事!”
  
      陈汉南用手一指她的房间说道:“你的房间不是有洗手间吗?干嘛还要出来?”
  
      赵玉冰脸色闻言,那俏脸瞬间通红了起来,只见她反应极快的将房门给关上,在这空隙快速的回应道:“我喜欢,你管我!”
  
      看着富豪美女便宜老婆的房门,陈汉南开心的哼起了歌曲,这个赵玉冰,虽然整天板着个脸,但人还是外冷内热的,就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没事,以后跟我相处久了就会被同化掉了。
  
      赵玉冰靠在门背上,心脏在飞快的跳动着,脸上的表情深红色,感觉火辣辣的,非常的难堪。
  
      赵玉冰阿赵玉冰,你到底在干什么?他只是你的合约老公,过了这段时间,你就可以跟他再无瓜葛了,他回来晚了关你什么事?为了他,你竟然改变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作息时间,从晚上十一点钟推迟到凌晨一点钟,就是在担心你的这个合约老公?你难道疯了吗?
  
      他救过我好几次,他是我的恩人,我关心他没错阿,我这是感激他,感激他救了我,担心他很正常阿,没错,就是这样的,我这是感激他才担心他的。好了,既然他已经回来了,那就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赵玉冰在脑海中自我解疑,找到了一个看似合理的理由,然后强迫自己接受这个理由,便深吸一口气,平稳情绪,躺在了床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五点多钟的时候,陈汉南起床,虽然感到很困,但是接下来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他去处理,没办法,只能够洗刷完毕后,然后快速的在厨房做好了早餐,留下一份给赵玉冰,她昨天晚上担心自己那么晚才睡觉,自己总得表示表示,陈汉南开着车子,往着东关区行驶而去。
  
      东关区警察局大门口,走出一个女子,身材高挑,样貌妩媚,成熟迷人,正是东关帮的老大林珂。昨天被关了一夜,一夜未眠,导致她精神有些萎靡,眼睛里满是血丝。
  
      林珂一脸茫然的走出警局,停止了下来,又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转过身去,看着警局里面发愣了几秒钟,依然是一脸的疑惑。
  
      就在十分钟前,她被告知,事情调查清楚了,是有人在冒充东关的人,然后嫁祸与林珂,警方已经排除了林珂的犯罪嫌疑,所以,她被释放了。
  
      就这样就被放了?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到底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是谁在背后帮助自己?那陷害自己的人又是谁?一系列的疑问在林珂的脑海中形成,让她脑袋非常的乱。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她身后响起,“怎么?觉得里面很好?不想要离开警局了?”
  
      “是你?!”林珂看清楚来人是陈汉南之后,终于释然,肯定是他昨天晚上出力帮助自己,不然的话凭借她的关系,是不可能被放出来的。
  
      “走吧,我带你去看一场好戏。”陈汉南笑着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转身就往着不远处的停车场走去。
  
      因为警局的环境不是很好,导致林珂的头发沾满了油腻,只见她很随意的用手拨弄了一下头发,甩了一下头发,这个动作在她看来很平常,但是看在陈汉南的眼里,却充满诱惑,要死要死了,这动作不是诱人犯罪吗?
  
      坐在副驾驶座上,林珂依然惊魂未定,此时的她最为关心的就是,陈汉南是怎么把自己救出来的。
  
      “你在警察系统里面认识谁?你到底是谁?”
  
      陈汉南一边驾驶汽车一边说道:“你不需要知道我到底认识谁,也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在帮你就行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林珂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自从她当上了东关帮的老大,正式进入江湖,她的心性跟性格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尤其是敏感度,就上升的更加高的层面,为了让帮派发展,为了防止被人陷害,她的变得异常敏感。而如今,陈汉南不计报酬的帮助自己,当然会让林珂起疑。
  
      陈汉南无奈的说道:“如果我说我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你会相信吗?”
  
      林珂:“……”
  
      “好了,开个玩笑,其实呢,我救你有几个方面,第一、你这个人懂得感恩,第二、我有求于你。”
  
      “有求于我?”
  
      “我已经跟耗子说过了,让他帮我留意找两个人,如果我不救你的话,你们东关帮将会分崩离析,然后,就再也没人帮我找人了,到头来损失的还是我自己。”
  
      林珂释然,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依然还是对着陈汉南说道:价“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
  
      “你是得好好的感谢我一下。”陈汉南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正当这个时候,他口袋的电话响起,陈汉南接通电话,听了几秒种后说道:“好,我知道了,谢谢。”
  
      挂断电话后,脚下油门猛踩,车子陡然加速,在路上飞速的奔跑了起来,“坐稳了,等会让你看一场好戏。”
  
      林珂见陈汉南并没有告诉自己的意思,便沉默的看着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