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狂兵>  第62章 议事堂
    而与此同时,东关区忠义路最里面的一栋五楼高的旧楼房的二楼,一间装饰非常古朴的房间里面,此时正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正是昨天晚上出现在林珂别墅的徐麟。而他的身后,则是跟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正一脸恭敬的站在他身后。

    只见徐麟依然梳着一头大背头,脸上的胡子刮的干干净净,显得非常的清爽。

    这一间房120平米左右,里面的摆设非常复古,红木做成的一张大桌子,大桌子后面放着一排书架,书架上堆着的书已经不满灰尘,大桌子的左边堆放着十几台最为原始的麻将桌椅,也已经布满了灰尘。

    在桌子的右边墙壁上,则是钉着一个非常神位牌,上面放着一个关公的塑像,神位牌的前面则是放着一个香檀,香檀上面插着十几根已经见烧完了的香。

    徐麟环视了一圈房间,感叹了一声道:“阿坤,这里,就是我们东关帮发家的地方。”说着用手指了指面前的红木桌子,徐麟说道:“这张桌子,是我们去收保护费的时候一个专门做家具的老板孝敬的。”

    “那些麻将桌呢,也是我去卖麻将的店铺拿回来的。”

    徐麟说道这里,不禁感慨道:“当年,我跟林富两人,一同在这个房间谈天谈地谈理想,一起彻夜未眠的想办法收人扩大东关帮,受了伤之后呢,我们不敢上医院,就躲在这里,两人互相给对方上药。”

    徐麟说到这里,不禁笑了起来,“我还记得,有一次,我跟林富一起去一个村收保护费,然后一个村的人拿着锄头扁担,锅碗瓢盆满世界的追我们两人,我跟林富两个人躲在了一个臭水沟里面,最后才躲过去了。”

    也许是想到以前的狼狈样子,徐麟笑的更加厉害,“那个时候,虽然很艰辛,但是,我们过的很开心,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是真正的兄弟关系。东关帮在我和林富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发展起来了,眼看着帮派不断地壮大起来,本该是我们丰收的时候。”

    说到这里,徐麟脸上原本忆往昔的表情慢慢的发生了改变,只见他手握拳头,脸上的肌肉颤抖了一下,“但是,为什么?林富,你死了,为什么不把老大的位置让给我?为什么要让你女儿来当?为什么不是我?”

    徐麟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只见他愤怒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灰尘立即飞扬起来,往着他的脸上飞去。

    “徐叔,这东关帮原本就该是你的。”他身后的男子阿坤低声说道。

    “对!没错!”徐麟眼睛瞪着前方,然后开口说道:“这东关帮,本该就是我的!”

    “从今天开始,徐叔,东关帮就是你的了!”阿坤在他身后接着说道。

    “对!从今天开始,东关帮就是我的了。”徐麟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阴笑,只见他得意的说道:“林珂,不要怪徐叔心狠,你就待在监狱里面过上你的下半辈子吧。”

    “徐叔,这次,不管怎么样,林珂都别想要脱罪出来,东关帮日后就必须姓徐了,不过,谅谁也不可能知道,这幕后主使的人就是你,哈哈哈!”

    “哈哈……”徐麟同样开怀大笑,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林珂,上次暗杀让你逃脱了,这次就算你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翻身了,东关帮,从今往后,是我的了!

    早上七点钟,忠义街的店铺都没有开门,街道上除了环卫工,鲜有人走动,这是一条比较偏僻的街道,所有,商铺都会选择比较晚开业。

    不过今天跟往常有些不一样的是,从早上六点开始,就从外面进来了将近一批又一批的人,这些人有的身穿保安制服,有的身穿西装,有的穿的花花绿绿,一看就是古惑仔的模样。

    时间来到七点钟,四百几人全部都涌入了那一栋破旧的楼房里面,这里就是东关帮的根据地,议事堂,楼房虽然破旧,但是对东关帮来说意义非凡,帮派发展壮大起来,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所以,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一直以来东关帮只要有大事件发生或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商讨的话,都会选择回到议事堂来。

    像今天这样东关帮所有的人回到议事堂开会,这还是这一年多的第一次,众人回到议事堂,脸上都带着的疑惑,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昨天晚上林珂被警方带走的事情。有的人满脸愁容,有的人却是依然谈笑风生,好像林珂被带走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躲在外面对面一栋房子的二楼的陈汉南看见这一幕,转过身对着林珂说道:“看来你们帮内还是有些人不听你的管教阿。”

    林珂脸上闪过一丝无奈道:“这些都是徐叔的人,他们对我当上老大的意见非常大,曾经极力的阻止我改革,现在他们忠义堂依然还是走老路子,在东关一带靠着收取保护费以及经营场所跟地下赌场赚钱。”

    陈汉南打断林珂说道:“你等等,耗子不是说你们东关帮现在已经由黑转白了吗?怎么还有人走老路子?还有,你们帮内还分几个堂口?”

    林珂点点头道:“是的,我们东关帮现在分三个堂口,分别是忠义堂、明和堂、聚义堂。其中忠义堂就是徐叔管理的,而明和堂跟聚义堂在经过我一年多的拉拢,现在大部分是站在我这一边的。虽然现在明和堂跟聚义堂都是跟着我,但是,在人数上,我们明和堂跟聚义堂加起来,还不到150人,他们忠义堂的人,已经有250多人。”

    林珂继续说道:“明和堂跟聚义堂在我的领导下,都已经改邪归正,东关帮的主营业务也从地下赌场这些见不得光的讲地方转移了出来,现在经营着正规的娱乐场所和几家公司。但是,徐叔的忠义堂却依然不受我控制,依然在徐叔的带领下走着原来的老路子。”

    “我之前找过徐叔,劝过他,让他不要再这样做了,现在我们手中有资源,就应该要转白,否则我们将要面临着非常危险的后果。可是,徐叔他不听,依然要一意孤行,他是我们东关帮的元老,我又不忍心对他怎么样,所有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事情。”

    陈汉南叹一口气,微微摇摇头,然后对着林珂说道:“你知道项羽为什么会失败吗?”

    林珂回应道:“我知道,他太过于妇人之仁了,其实他有大把的机会可以得到最后的胜利,但是,每一次都被他的妇人之仁给错过了。我知道你要说我妇人之仁,但是,你让我对徐叔下手,我真的做不出来,毕竟他从小就看着我长大,特别的疼我,这一份感情我真的割舍不掉,他要这样就让他弄吧。顶多我来帮他擦屁股。”

    “上次我派人来暗杀你,你原谅了他,这次,我看他是要趁着你被抓的时候,抢走老大的位置,你也舍得?”

    “不会的。”林珂摇摇头道:“徐叔不会的,上次肯定不是他指使人来暗杀我的,一定是他的手下阿坤派人来的,这次他召集全部人回来开会,肯定有另外重要的事情要商量的。”

    “有些事情一定要你自己经历过后才能够知道,算了,看来你不到黄河心不死,接着看下去吧,好戏还在后面呢。”

    陈汉南说完便一个耳机塞给林珂,指着房间里面的一部电视吱说道:“这是现场的监控,你看看,等会会有人来,到时候一切水落石出你再做决定吧。”

    东关帮议事堂内,四百多东关帮的成员站在宽敞的大厅里面,好在这议事堂有三百多平米宽,这四百多人却并没有显得很拥挤,现场非常的热闹,本来大家都是混江湖的,那脾性自然豪爽,所以,现场的吵闹声传出去老远,将街道两旁正在睡梦中的人吵醒。

    正在二楼的徐麟整理了一下形象,然后满意的踱着步子往着楼下走去。

    吵闹的现场在看到徐麟的到来后,逐渐的安静了下来,只见那一群身穿古惑仔一副,吊儿郎当的二百多人,纷纷大声响亮的跟徐麟打着招呼道:“老大!老大来了!”

    耗子所在的明和堂跟聚义堂的人则是纷纷互相左右前后看了一下,对于他们忠义堂那些人公然叫徐麟做老大感到非常的排斥,东关只有一个老大,那就是林珂。

    耗子见自己的人都异常气愤,他自己也非常的愤怒,但是他知道,现在并不是愤怒的时候,所以只能够将这些情绪给压制下去,看徐叔这么紧急的召集他们来开会到底所为何事。

    徐麟微笑着举起手对着自己的人挥手示意,慢慢的踱步来到见议事堂前面的一个小型演讲台上,他的身后跟着阿坤,当他站上演讲台之后,阿坤则是低调的站在演讲台下面的角落处,不说一句话。

    “让大家这么早来议事堂,辛苦各位了。”徐麟居高临下的微笑着冲着众人说道。脸上布满了慈祥,就像是一个慈眉善目的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