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狂兵>  第70章 暗杀
    “跑快点!尽量使出你的全力,跑!跑!跑!”

    只见陈汉南喊完,便往嘴里扔进去一块零食,一边嚼着一边再次喊道:“你是蜗牛还是乌龟?这速度,太慢了,太慢了!”

    与陈汉南的悠闲形成鲜明的对比的是正拖着一双早已经麻木的双腿的陈俊宝,只是跑了十五分钟的时间,她的体力就已经透支的厉害,一身的汗水正在诉说着她刚才的运动量有多大。

    不是陈俊宝的体力不行,而是陈汉南的训练方法简直变态,他竟然来着车,一开始让陈俊宝跟着他的车跑,不允许掉队,然后他的车子速度一下子开到了三十码,这速度在车子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人类来说,这已经达到了速度的极限。

    只见陈俊宝身穿一套运动服,虽然服装是浅蓝色的,但是此时却被汗水完全给浸透了,呈现出深蓝色,隐隐约约的看的到她里面穿的那一件黑色的文胸。

    虽然知道陈俊宝已经快要接近虚脱,但是陈汉南并没有终止训练,只见他在开到三十码不到十秒钟,突然将速度给降下来,陈俊宝放慢脚步,心想这人终于懂得怜香惜玉了。

    结果不到几秒钟的时间,陈汉南又将速度提升到二十五码,陈俊宝硬是咬着牙齿凭借自己的意志力抬着仿佛灌满铅的双腿拼命往前追赶,只是就算她再怎么样加油,速度还是越来越慢。

    陈汉南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快慢哭快慢的就这样循环往复下去,这样的急停快速启动,最为消耗体力,结果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陈俊宝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只是陈俊宝有苦说不出,要拜师学功夫的是她,不过人家这样的训练方式肯定有着他的打算。

    只是,能不能不要这样来引诱人家,我在外面跑,你在车上吃东西,而且,竟然还是吃的我的零食,这都是什么事阿。

    只是,此时的陈俊宝已经累到完全没有力气去跟陈汉南说这些事情了,她只是想躺在路上,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后再喝上一瓶水。

    不过,这些都是奢求了,陈汉南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陈俊宝,他可是在训练前就已经跟她说好了,只有陈汉南开口说休息才能休。

    而看陈汉南现在的样子,估计一时半会是不会让她休息的了。

    陈俊宝也是个倔强的人,既然答应了陈汉南要听他的话,那就一定要做到。

    而且,陈汉南在车上说的话,已经伤害到了她的自尊心,作为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女人,陈俊宝不服输的性子在这个时候显露了出来。只见她硬是咬着牙齿,拖着麻木的腿往前跑去。

    “好!就这样保持下去,一定要相信你自己,相信你有这个潜能,相信你可以突破自己!”

    坐着说话不腰疼,陈汉南说的话虽然非常的励志,非常的激奋人心,不过他那语气就有点太幸灾乐祸了,这人真贱。

    这个可恶的人,是一边嚼着零食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那语气,哪里有半点走心。与其说他是在鼓励自己,倒不如说是在的刺激自己。

    夜晚的滨海公园格外的美丽,一望无际的大海上吹来凉爽的带着咸味的风,将一天的疲惫都给一扫而尽,而这也正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大海,向往大海的原因所在。

    不过,陈俊宝可不这么认为,此时的她只想要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觉。

    终于,陈俊宝再也支撑不下去了,体力的极度消耗,已经不是靠着意志力就能够撑下去的。

    陈俊宝连话都没有力气说出口,就这样如一滩烂泥一样的瘫坐在了地上,最后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陈汉南停下车子,手中拿着一包零食,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踱步到陈俊宝身边,然后有些幸灾乐祸的蹲在地上,“怎么样?感觉是不是整个人都升华了?”

    陈俊宝哪里还有力气回他的话,只见她眼睛死死的瞪着陈汉南,眼神中饱含怨恨。

    “哟!”陈汉南吐出一块壳,“怎么?对我的训练方式有意见?好阿,那就算了,反正是你求着我要我训练你的,要不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我才不会答应你呢,吃饱了躺在家里看电视多好。”

    陈汉南说着伸出白净的右手,“你看我的右手,原本白白净净的都可以去当手模了,你看自从开车后,我的手,我的手布满灰尘,脏成什么样子了,唉!多辛苦阿!”

    陈俊宝简直就要气晕过去,得瑟,这就是得瑟,挑衅,这比那些装逼犯的挑衅还要来的赤条条。

    “好了,赶紧起来吧,看你这样子,今天是不可能再继续训练下去了,这效率,真心差。”陈汉南站起身,继续讽刺着陈俊宝。

    就在这个时候,陈汉南全身的毛孔瞬间张开,他感觉后背传来一股冰冷,这是陈汉南经过长期形成的一种条件反射式的第六感,每次只要有危险临近,他的身体都会率先的做出反应,提醒着他。

    这一次也不例外,陈汉南知道,自己身后肯定有人要暗杀自己或者是陈俊宝。

    他没有转过身去求证,而是直接扑倒在地,然后一把抓住陈俊宝,迅速的在地上滚动了起来。

    当他刚刚扑到地上的时候,他刚才所站的位置上的心脏位置,穿过一颗子弹。

    砰砰砰,连续三声子弹击中地面的声音传了出来。

    陈汉南带着陈俊宝迅速的转移到了汽车的后面,那子弹就一直追着他们两人。

    陈汉南靠在车头,对着依然没有力气的陈俊宝问道:“你的枪在哪里?”

    说完不等陈俊宝回应,双手就在她的身上搜了起来。

    “没有?”快速的搜查了一下,陈汉南发现没有,只能放手。

    陈汉南从手中掏出一把匕首,靠在车头,努力的听着前面的动静。

    只是,过了几秒之后,前方突然传来汽车启动的声音,而且从这声音中可以听的出来,这是一辆跑车。

    陈汉南探出头去扫了一眼,距离自己前面三十几米远的地方,一辆跑车往着自己的反方向跑走。

    陈汉南何曾吃过这种亏,好啊,竟然敢惹老子,只见他怒火中烧的将陈俊宝抱起,迅速的将她给放到了副驾驶座,然后自己坐上驾驶座,对着陈俊宝说道:“系好安全带!”

    他的话音刚落,车子便如同脱缰的野马,往前飞了出去。

    陈汉南一边开车一边狠狠说道:“不管你是谁,惹到老子的头上,老子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陈俊宝右手抓住车门上方的拉环,左手微微颤抖着扣上安全带,原本已经减速的心跳在这一瞬间重新的复燃了起来。

    因为陈汉南开车太变态了!他用了不到五秒钟,将车子加速到了130码,而这辆车子只是一辆家用的奔驰而已。如此恐怖的开车技术,估计就算是专业赛车手,也很难做到。

    车子还在继续加速,陈俊宝感觉心跳就快要蹦出来了,她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人宁愿冒着死亡的微笑危险,也要飙车,因为飙车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

    但是,陈俊宝不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她只觉得,这车开的这么快,随时都有可能会撞车或者是翻车。

    陈俊宝想要开口制止陈汉南,结果她发现,自己连开口说话都不行了,此时的她全身紧绷,正在微微的颤抖着。

    车子很快便开到了150码的速度,而且看陈汉南的架势,车子还在加速的过程中。

    如果从空中俯视的话,就能够看见,陈汉南架势的车子,在路上急速狂飙,正在追赶着前面的一辆跑车,这一条路是公园内部修建的,宽度非常的窄,只能容一辆小轿车通过,此时是晚上的九点多,公园还有不少纳凉的人。

    陈汉南驾驶着车子很快便从公园最里面也是最偏僻的地方行驶了出来,路上的行人早就被前面的那辆跑车给惊着,退到了路两边,还没有反应过来,又一声汽车轰鸣声传来,然后刷的一下,带来一阵强风,吹的路两边的人头发衣服齐飞扬。

    陈汉南靠着自己强悍的技术,正在不断地缩短自己跟跑车之间的距离,由一开始的将近一百米的距离变成了现在的三十米左右。

    很快,沿着公园的路飞奔,前方一百米远的距离是转弯的地方,也是出公园的地方,这个地方设有一个收费站,转弯的角度刚好九十度角。

    陈汉南经过跟对方飙车后发现,对方的车技并不会差自己多少,想要尽快的赶超对方,就必须要在这个转角的地方不减速漂移过去。

    两次被袭击,让陈汉南感到非常的愤怒,他何曾被人这样搞过,所以,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对方逃走了,一定要亲自抓住对方,将幕后主使人给揪出来,还说不定是那个陷害自己的人。

    滨海公园的出口收费处的收费员福伯正在跟旁边的一个同事聊着天,突然听到跑车的轰鸣声,还没来来得及转过头来,福伯只听啪啦一声,收费处的自动栏杆突然被一辆车子给撞断了。

    当福伯反应过来,跑车已经跑远,当他刚刚从收费亭跑出来,又一声汽车轰鸣声传入他的耳朵。

    然后紧接着,唧的一声长长的轮胎跟地面尖锐的摩擦声传了过来,福伯看见,一辆小轿车,以自己的收费亭为中心点,来了个急速的漂亮甩尾漂移。

    车头几乎是贴着收费亭在漂移,只用了不到几秒钟的时间,轿车在成功转向后,一骑绝尘的飞出了收费亭,只留下目瞪口呆的福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