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武侠之大魔尊>  第一百四十八 锦衣卫

武侠之大魔尊 第一百四十八 锦衣卫

“对了,这东西给你,不然你还真不算锦衣卫。”陈巍忽然想起来,随即从怀中掏出一枚腰牌扔给季川。
  
  季川接过腰牌,翻了翻,发现背面写着他的名字还有职位。
  
  然而腰牌上名字却不是顾惜朝,而是季川,倒是让他一惊,不过想想也就释然。
  
  这枚腰牌恐怕也就刚刚制作不久,随即将其收入怀中,妥善保管。
  
  至于去后堂换上飞鱼服,季川倒是没有如此做,对于锦衣卫的衣服他还真不感兴趣,没有那么急不可耐。
  
  季川向往的是锦衣卫手中的权势,以及这种权势带来的利益资源。
  
  一切就绪,陷入短暂沉默。
  
  不过,季川可不会就此沉默,意有所指道:“大人,上次大人说完成考核任务,会有丰厚奖励,不知……”
  
  季川话并没有说完,如今修炼速度实在有些慢了,而且种魔大法第三篇须得废去全身功力,更加需要资源来缓冲这段虚弱期。
  
  陈巍一怔,这件事情他确实答应过,不过这些日子烦心事实在太多,一时之间竟忘了。
  
  此时季川提起,他才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
  
  尽管忘了,但陈巍还是很快反应过来,笑着道:“呵呵,你放心,我自然答应过,就不会食言。”
  
  说完,陈巍立刻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郝然放置着几粒丹药,有些肉痛的丢给季川。
  
  陈巍说道:“这是玄元丹,玄级丹药,对先天境功效甚为显著,作为你的奖励,应当是够了。”
  
  何止对先天境效果显著,就连宗师对此丹也是梦寐以求,没看到方泰和眼睛都红了么。
  
  这是嫉妒的目光,之前方泰和对季川能入锦衣卫仅仅是羡慕,如今对这真真切切的好处,还是玄元丹这种增益修为的丹药,就是嫉妒了。
  
  “哦?”季川惊疑不定,对于江湖上一些丹药,他还真不了解。
  
  不过方泰和的表情被他看在眼里,心中一定,对此丹有些信心。
  
  “多谢陈大人!”季川说道。
  
  且不管奖励出乎意料的少,季川却也不会贪得无厌,徒惹陈巍生厌。
  
  未来日子还长着呢,没有必要第一次吃相就那么难看。
  
  “一切处理妥当,我们就来说说正事,你也找个地方坐。”陈巍端坐主位,威严道。
  
  季川顿时了然,无非是一些关于锦衣卫之事,可能还会涉及他的安排。
  
  不能成为锦衣卫,光拿朝廷俸禄不干实事,那就有些说不过去。
  
  ……
  
  “锦衣卫总部位于京城,一位总指挥使大人,四位副指挥使,另外还有十九位州镇抚使。
  
  以及不计其数千户百户缇骑,这便是锦衣卫基本结构。”
  
  陈巍简单介绍锦衣卫人员构成,也没细说,这些都可以日后慢慢熟悉摸索,不必说太详细。
  
  “你如今也算是百户其中一员,我锦衣卫在各地没有固定衙门,大多寄托于六扇门衙门,主要还是由于我锦衣卫活动太过频繁,不适于设立衙门。
  
  唯独在京城设立锦衣卫府衙机构,并设立镇抚司,从事缉捕、逮捕、审问等活动。
  
  当然还有参与收集军情、策反敌将的工作,以及征讨江湖不臣之人,无论何门何派但有不臣,屠其宗门灭其道统。”
  
  说着,陈巍眼中厉色一闪,杀气四溢,这段时日他可是灭了不少门派,戾气一时之间没有化解,才导致如此。
  
  这股杀气让季川一凛,不知陈巍究竟屠了多少门派杀了多少人,这才会有如此杀气。
  
  “这么一说,你能明白吗?”陈巍沉声道。
  
  无非以各种身份潜伏下来,全然没有摆在明面上,这也是锦衣卫给外界一种神秘感觉的原因。
  
  借用六扇门府衙,不仅省下一笔经费,还能保持着神秘性迷惑性,震慑着一切外敌,包括异族和江湖门派。
  
  季川点点头,表示清楚其中缘由。
  
  陈巍见状,略带着诱惑道:“此时朝廷正值多事之秋,锦衣卫几乎倾巢出动。
  
  朝廷正值用人之际,意味着你的机会很大,加官进爵更是唾手可得。
  
  ”
  
  对于季川,通过六扇门情报,陈巍还是有些了解,不择手段心狠手辣,一切向利益看齐。
  
  只要他牢牢把握住这一点,就不怕季川不听话,不乖乖为他做事。
  
  要想一个人为你卖命,不给点甜头,就算再忠心的手下,也会有背叛的一天,陈巍深谙此中真谛。
  
  所以,他不会对季川苛刻,相反会更加优待,唯有如此,才能让季川这样的人为他卖命。
  
  季川有能力、有手段、但也有野心,想要收服这样一个人可不容易。相反一旦驯服这样的人,所带来的收益也将出乎意料。
  
  陈巍的话,让季川眉头微微一皱,朝廷多事,很可能就是之前道门之事,此时恐怕已经处于白热化时期。
  
  他在此时搅进这谭浑水,不知是福是祸,转念一想,道门已恨他入骨,若是不加入锦衣卫,以他小胳膊小腿反手可灭。
  
  这么一想,他已经别无选择,只有一条道走到黑。
  
  “不知大人可否告知朝廷发生了何事,竟需要锦衣卫倾巢出动。”
  
  尽管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季川还是决定装傻充愣,没有直接点明。
  
  话音刚落,陈巍脸色就冷了下来,忽然阴笑道:“这件事就算我不说,想必你也知道,道门势大,在朝廷眼中早已成为眼中钉肉中刺,秦皇眼中可揉不得沙子,玉虚观便是先例。”
  
  这么说,不仅在告诉季川事情缘由,也在告诫他自背叛玉虚观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不要再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妄想。
  
  陈巍继续说道:“如今,道门与朝廷双方对质已成定局,朝廷肯定不会妥协,一直在剪除道门羽翼,这也是我说朝廷值多事之秋的原因。”
  
  闻言,季川一直有些疑惑,秦皇真有那么大把握将道门推翻?
  
  要知道三大道门执整个正道之牛耳,势力盘根错节,实力更是强的可怕,没那么容易妥协。
  
  再者说,朝廷先挑衅在先,道门岂会善罢甘休?
  
  按理说秦皇不会不知此事,也不会不知道急功近利,对朝廷有百害而无一利。
  
  但,为何还是这样做,而且还如此风风火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