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
不记得上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爬山时多久之前的事了,生活在钢筋水泥堆砌出的城市里太久了,踏足于林间竟是不知该如何落脚。

    跌跌撞撞,像是个学步的孩童,莫邪张开双臂以保持平衡。

    他正在下山的路上,精神力尚未恢复过来的他不得不开‘11路’(步行)。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开过‘11路’了,拥有了强大的念力之后他一般都是靠飞的,飞得久了连脚踏实地的时候都有点虚浮。

    “《圣典》,霖溟还在我的体内么?”

    本不想问这个问题的,只是无奈于自己实在是无法很明确地知道这件事情的结果。

    莫邪的感知力是看不到精神体的,那是霖溟的专长,所以了,虽然清楚自己确实将霖溟丢在‘天堂之境’并且还重创了他,但是莫邪还是不能确定自己真的摆脱了那个家伙。

    他可是领教过那个家伙的强大,莫邪自身的水准恐怕还不及霖溟的三分之一。

    “啧,我还以为你要再过一段时间才会发问,嘿嘿。”

    难得的,《圣典》的声音里带着些嘲弄似的笑意,当然了,若不是这个奸商之前在莫邪的身上赚了一笔,你们它现在的语气里就该只有单纯的嘲弄。

    只是它也仅仅是嘲弄莫邪罢了,对于莫邪提出的问题它并没有作答。

    或者说是它不必作答。

    因为作答的机会被一位不速之客夺走了。

    “霖溟确实被你剥离出去了,不然的话你绝不会伤得这么重。”

    某棵树后,戴着斗笠、披着蓑衣的老者像是从某部古装剧中走出,他侧过身拦住了莫邪的去路。

    “师傅?”

    被无形的力量止住了冲势,莫邪停在了老者的面前。

    入眼的,还是那副‘放荡不羁’的造型——爆炸头、蓑衣下非主流的‘道袍’——个人认为还是称它为乞丐服来得准确。

    “这个‘甩手掌柜’来搞毛?”

    孤灯道人在莫邪心中的形象和他的外在表象差得不太远,对于这个随手就把《圣典》以九块八卖出坑人的家伙,若是可以的话莫邪真想砍死他。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以的,因为他毕竟是莫邪拜过的师傅,而且以孤灯道人的水平莫邪根本连对方的衣角都沾不到。

    毕竟人家刚刚只是一个眼神就让莫邪动弹不得了。

    “怎么,不欢迎我来看看不长进的徒弟么?”

    孤灯道人在莫邪的面前全然没有一丝得道高人的样子,就算是街上的地痞无赖在形象上恐怕也比他好。

    这道人摘下了自己的斗笠,然后目光炯炯地看着莫邪,仿佛要用这目光将莫邪的骨骼里的分子都看透。

    “欢迎,当然欢迎~”

    莫邪被他看得发毛,他心知刚刚自己脑中所想的队孤灯道人不敬的话语恐怕已经被后者读出来了,看对方的目光,恐怕若是自己的想法再‘放荡不羁’一点的话就要挨打了。

    没由来的,莫邪就认为孤灯道人会揍他。

    “我这个不长进的徒弟啊知道自己闯祸了么?!”

    一般而言大人揍小孩子的前奏都是这样的质问,而且其中大部分的时候这问题都会把被问者问得摸不着头脑。

    “我闯什么祸了?”

    看着眼前不断逼近的那一张不修边幅的脸,孤灯道人的目光中似乎蕴含了别样的力量,这股力量迫使莫邪无法做出任何动作——就连移动一根小指头都不能。

    所以了,莫邪只能看着孤灯道人的唾沫星子喷到自己的脸上。

    喔,不只是唾沫星子,还有几块已经无法辨识的菜叶

    都是得道高人了,能把自己弄干净点么?

    这绝壁是个光棍!

    莫邪努力地不让自己的思想跑偏,只是他悲哀地发现在身体里少了霖溟之后他的思维似乎跳得更快了一点。

    这不羁的思路,就像是踩上了香蕉皮。

    这一刻莫邪祈祷孤灯道人没在读自己的思维。

    不过他很快就绝望了——因为他从孤灯道人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戏谑。

    “算了,本来还想帮你擦屁股的,不过既然你小子不领情,那么这个屁股你就自己去擦吧!”

    孤灯道人不知道在想什么,同样的,莫邪也不明白他这个便宜师傅在说什么。

    嘿!你说了半天,弄得老子一脸的唾沫和菜渣,敢不敢把整件事情说说清楚啊?!

    擦屁股?!切,这种私密的事情怎么能交给你这个老不修?!

    好吧,看起来没了霖溟在识海里坐镇,莫邪的思路简直是不忍直视。这些多余的,不受莫邪支配的念头就像是在莫邪的头脑之中塞进了数十个小人,叽叽喳喳的,吵得莫邪额头上都冒出了汗。

    “莫非走了一个霖溟,还了我一个兵营?!”

    莫邪的脑门上冷汗直流,一念及此他心中顿时直打嘀咕。

    “放心,你现在的状况只是因为灵魂境界不足以支配被霖溟撑大的灵魂空间,过段时间就好了。”

    孤灯道人及时地解答了莫邪的疑问,他已经走到了莫邪的面前。

    这个老不修直视着莫邪的双眼。

    “现在,我带你去填坑。”

    孤灯道人的语气是那样的不容置疑,不过直到最后孤灯道人还是没跟莫邪说清楚他到底闯了什么祸。

    能让孤灯道人出马的,恐怕不是什么‘小坑’。

    ——————————————————————————————————————————————————————————————

    “杰斯那个蠢货呢?”

    背后张着四对羽翼,带着被璀璨钻石妆点的头盔,这个天使把自己打扮得就像是一只发情期的公鸡。

    他确实像是一只公鸡,无论从衣着上还是从动作上,他都是一只标准的公鸡。

    而相对于他这只‘公鸡’,‘母鸡’自然也是存在的。

    五十只只有两对翅膀的‘母鸡’垂着头,面对着‘公鸡’一字排开。

    一位天使的羽翼数目最能表明自身的实力,一名四翼天使可以单挑一百名以上的两翼天使,而且还能够全身而退。

    所以了,面对着这位四翼天使——同时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的质问,所有的两翼天使们都缩起了脖子,活像是待宰的母鸡。

    “回答我!米斯!回答我!杰斯那个废物到底死到哪里去了?!”

    直接从队列中拎出一只‘缩头母鸡’,人高马大的四翼天使就像是在拎小鸡。

    他的气焰喷得米斯的头发都飘起来了。

    “抱歉,长官!我不知道!”

    打着哆嗦,被拎起来了的米斯感觉自己的骨头架子都快被晃散了。

    两翼天使,天使中的垫底货色,只要眼前的这位四翼天使一个不高兴完全可以予杀予夺。

    事实上他也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哼!”

    狠狠地将手中的米斯丢出去,就像是在丢一袋体积大了一点的垃圾,四翼天使面色不善。

    “我应该说过没有人能够擅自逃跑吧。”他像是阅兵一般地走到了米斯边上的下一位倒霉鬼身边。

    “嚓!”

    他拉过那个倒霉鬼,然后直接卸掉了对方的铠甲。

    ‘巡城队制式铠甲’下面躯体的胸膛上刻着一个怪异的符号。

    这个符号在天堂的语言里是“奴”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