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一章 噩梦成真
作为新时代的好青年莫邪早就对大多数的奇闻异事产生了免疫力,跟很多的像他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一样,他晚上所做的梦可比那些奇闻异事精彩得多。

    只是,这一晚……

    “小兄弟,我看你骨骼精奇,这本《易筋经》就交给你了,友情价,十块钱。”

    看着面前这位穿着褴褛的道袍,留着爆炸式发式的老者,莫邪感觉到了诡异。

    “不对啊……”莫邪嘀咕了一句,“最近没有回味星爷的作品啊……难道是以前看的印象太深了?”

    经典就是经典,哪怕看再多次的《钢铁侠》自己骨子里还是会梦到这样带着乡土气息的场景。

    “行了,去别处逛逛吧。”莫邪知道自己在做梦,只是即使是在做梦他也不喜欢跟个老乞丐一起蹲着。

    他转过目光,扫过一侧的街,看到熟悉的街景和落在临街某家店橱窗上属于自己的身影,他顿时知道自己是来到了哪里。

    这是莫邪近几年才发现的一种特殊的能力——他能够确定自己是否是在做梦,然后在梦中随心所欲。

    他曾经一度认为自己是《盗梦空间》看多了,然而之后他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牙齿还完好无损的时候还真是难忘……”

    随手从某路边摊上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口袋里的钱币买下了一大把的油炸食物,莫邪顿时内牛满面。

    小时候不知道保护牙齿,他一侧的大牙坏了,后来去医院的时候又没有补好,于是乎,从此他就和那些考验牙齿的食物说拜拜了。

    看他现在手中抓着的一大袋,里面被炸糯米球、炸鸡腿充斥着,一看就知道刚刚从他手里流出去的是一张红皮。

    拿出一串糯米球咬了一口,他用的是右边的大牙,这是他确认自己是否在做梦的手段——虽然之前就感觉到了,但是再多加一层保险也没什么不好。

    牙疼,那么就说明自己是醒着的,而且刚刚浪费了一张红皮;牙齿不疼,那么就该回去要辣酱,梦里的食物味道总是太淡。

    一想到辣酱,莫邪几乎流出了口水……

    好久没有吃过辣酱了,一想到那味道就有流泪的冲动啊……

    一口下去,只有满口的香味,咀嚼之间没有丝毫的痛感,只有糯米粒滑过牙舌间的充盈感。

    虽然知道是在做梦,但是莫邪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鼻头一热,满眼的热流几乎就要滑出来了。

    只是,此时的美食还不是完美的形态……

    “老板,辣酱!”

    返身回去,莫邪很是熟稔,丝毫不顾此时自己口中还残留着米粒。

    “小兄弟,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只要十块钱,不!九块八!就可以成为保护世界和平的超级英雄。”像是看到大主顾的奸商,一旁的老乞丐凑了过来,满脸献媚的笑。

    “唉,我梦中的人都这么敬业么……”

    莫邪转过了头,看着一旁的老乞丐——那标准的装束,脖子以上是星爷电影中的人物,而脖子以下却是不伦不类的破烂道袍。

    “如果你觉得这本不给力,我这里还有……”老乞丐约摸是嗅到了生意要成的味道,飞快地揭开道袍一侧的带子,然后一拉。

    “卧槽!”

    莫邪张大了嘴,半天没有合上,就连口中的小半个糯米球残骸掉了出来都没有反应过来。

    无他,只是老乞丐像是蝙蝠侠展开披风那样敞开了自己的道袍——道袍里面被改装过了,一本本书插在衣服内侧的袋子里,像是货架一般地把自己的封面展现在莫邪的眼前。

    若是在外面的那个真实的世界中这一幕绝对会让一街的人围观拍照,然后,第二天围脖上就会被这个老乞丐攻略。莫邪几乎都能够想到围脖上的文字题目——《“世外高人”的笑,只要9.8!》

    这里是莫邪的梦境,所以了,他一念及此老乞丐就真的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地嚷了起来:

    “不要九九八!也不要九十八!只要九块八!只要九块八!《易筋经》全解带回家!骚年!还等什么,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正在等待着你!只要九块八!”

    老乞丐一瞬间像是影帝附体,他的目光炯炯有神,像是能够洞悉莫邪的灵魂……

    “……”

    莫邪被他的气势所摄,一时之间竟是真的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纸币,连他自己都没有看是多少就被老乞丐劈手夺过。

    “你……”莫邪顿时活了,脱离了刚刚的呆滞状态,他指着老乞丐一时之间竟是忘记了自己是在做梦。

    “快把钱还我,不然我报警了啊!”莫邪平时就是个斯文人,几乎连脏话都只会一句“卧槽”,更别提是打架了。所以了,即使是他火大,他也只是指着老乞丐的鼻子勒令他还钱。

    “小兄弟,勿急勿躁,给~~”

    老乞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怀中掏出了一本书,连看都不看就塞到了莫邪的手中。

    当然了,一同塞过去的还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两毛钱。

    然后,只是莫邪一个晃神的时间,他就像是开了什么外挂一般以人类不可能达到的速度离开了事发现场。

    ——————————————————————————————————————————————————————————————

    “卧槽!”

    城市的一个角落,一张单人床上莫邪猛然坐了起来,然后对着空气就一拳挥了出去。

    “尼玛,就知道是个梦……”

    莫邪稍后就又躺了下去,外面的天还是黑的,弄不清楚是几点。

    他又睡了下去,明天他要上街找份工作。

    莫邪是个孤儿(设计身份背景神马的,实在是太麻烦了,将就着用吧),刚刚从某公立大学毕业的他没有属于自己的人脉,所以了,如果他明天还找不到工作,那么,他就将无法支付这间房子下个月的房租。

    窗外夜色如水,和之前他在这座城市中度过的每一个夜晚都没什么差别,只是,他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

    就在刚刚,有一颗流星划过了这片夜空。

    ——————————————————————————————————————————————————————————————

    新年就在临近,最近天气还算暖和,所以街上的人也就熙熙攘攘着。

    招聘会是在年后,可莫邪等不到年后了。

    身上还剩下最后一张红皮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种危机,当然了,乞丐除外。

    哎?我怎么突然想到乞丐了?

    双手插袋走在街上,莫邪莫名其妙地就想到了这茬儿,顿时整个人都是一抖。

    “小兄弟,我看你骨骼精奇,这本《易筋经》友情价,只需十块,你拿走。”

    尼玛,我该不是还在做梦吧……

    走到街道的拐角,莫邪看到了这样一个身影:

    破破烂烂的道袍,爆炸头,拿着一本做了旧的线钉册子,很有诚意地看着你。

    昨夜梦中出现过的老乞丐此时真的出现在了这里,身边尽是一群拿着手机拍照的路人。

    他很有诚意地对着路过这块街角的每一个看向他的人点头致意,然后脱口而出刚刚的段子。

    “……”莫邪的心理承受能力过硬,没有当场叫出来。只是他的嘴抽搐着,从口型上来看分不出他是想说“九九八”的“九”字,还是想说“卧槽”的“卧”字。

    老乞丐看到了他,顿时像是看到了他一直在等待的大主顾一般。

    “小兄弟,就是你了!九九八,不!九块八!这本书拿走!”

    莫邪看着面前扒住了他的腿的家伙,大脑顿时就当机了。

    “噩梦成真啊……”

    再一抬眼,一家油炸摊就在边上……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