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八章 莫邪的黑暗面与……填坑!! 上

终极顶包师 第八章 莫邪的黑暗面与……填坑!! 上

人可以有很多面,就像是磁带的AB面。

    A面结束,B面接上,或者随时切换。

    -

    在激光通道里沐浴了四个人的鲜血之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莫邪的主人格就陷入了沉睡。

    解释一下,这里将那个存在道德底线、即使被女人打脸也不做回击的莫邪在激光通道事件之后就已经不在了。

    他的主人格陷入了一种迷糊的状态,只能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自己在做什么。

    脸上的血黏糊糊的,慢慢地在空气中凝结成血痂,最后剥落。莫邪漠然地没有去擦拭。

    此时的他已经暂时失去了情感,也就是这样的状态,他才能找到那个“外挂”的存在。

    ……

    “轰!!”

    整个蜂巢都动摇了起来,即使是早有准备的莫邪也只来得及向着爱丽丝扑去——这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什么情况?!”爱丽丝低呼了一声,第一时间被莫邪压到了墙壁之上。

    “抓稳点!”莫邪的声音很嘶哑,似乎喉咙里没有丝毫的水分。

    他用事先弯曲了一端的拐杖勾住了边上门上的铁丝网,同时在一片混乱中悄悄地在那件原本属于自己的皮衣里塞了点东西。

    喔,说得清楚一点其实就是一张纸而已。

    但是,那却是莫邪填坑的最大依凭。

    “oh,该死!”

    “上帝!”

    “啊!”

    地动山摇之间电梯的门却是准时打开,而门后的东西也在第一时间展现在了开门者的面前。

    “吼~”一大波僵尸,哦,不,死丧尸袭向了毫无防备的卡普兰。

    “啊!”卡普兰是个技术型的佣兵,对于这种突发情况能够做的除了乱开枪之外就只剩下了大叫——其实两者都不适合什么好选择,首先没什么成效,其次太大的声音会引来其它不在场的丧尸。

    不过也不能怪他,这个时候除了红后hi没有人知道丧尸的具体情况。

    转眼,卡普兰就被拖进了电梯。

    地震恰到好处的停下,似乎刚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带走卡普兰年轻的生命一般——虽然事实确实如此。

    “oh!no!”刚刚的突发地震让这些训练有素的雇佣兵都来不及反应,想到自己的同伴被那些恶心的家伙拖了进去,恐怕已经被分尸了,雷恩悲惨地嚎叫了一声。这次她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反正刚刚闹出的动静已经够大了,也不在乎她再加点料。

    “轰!”

    闭合上了的电梯中传出了强大的爆炸声,显然是卡普兰在最后时刻选择了一种光荣一些的死法。

    反正都是找不到全尸了,那么怎么都不能便宜了这群恶心的东西。

    为了接下来的计划,莫邪方才死死地抓住自己的拐杖,以至于虎口撕裂,肌肉酸得没有一丝的力道。不过,在他的这番作为之下爱丽丝是刚刚的骚动中受伤最轻的人。

    爱丽丝感激地看着莫邪,像是要说什么。莫邪知道,她要说的绝对不是像“谢谢”这样没有营养的话,而现在的场面也不是道谢的时候。

    出路已毁,返回红后的位置已经来不及了,那么现在只能走那一条路了……

    爱丽丝的记忆慢慢地已经恢复了一些,其中就有关于眼前的出路的记忆。

    “跟我走!”爱丽丝丢下了这样一句,然后扶着莫邪就在蜂巢这个迷宫里转了起来,“我想起了一条路!”

    ——————————————————————————————————————————————————————————————

    《生化危机1》的剧情大致没有什么变化,该死的人都死了,只是雷恩却没有被咬伤,这让爱丽丝暂时没有想起关于T病毒疫苗的事情。

    得让剧情走向加快了……

    莫邪,或者说是莫邪的黑暗面、失去了道德观和情感的莫邪心中念叨着。

    他只要控制最后到达蜂巢顶层的人员名单就可以了,爱丽丝、马特、雷恩,只有这三个出去之后他的“包”才算顶完。

    顶包,就是要去面对被顶包者不愿意去面对的事情,而以他现在的能力(半残废),只能做到这一程度了。

    按照他接下来的剧本,自己必须赶在遇上爬行者之前被丧尸咬一口,然后迫使爱丽丝想起疫苗的事。

    现在的莫邪几乎处在绝对理智的状态下,就连自己的生死都被他忽略了。

    隐隐约约之间,他明白了“顶包”的含义:

    完成“历史”上本应出现的事件,或者力量允许的话,还可以和“历史”讨价还价。

    莫邪现在还没有和这个世界讨价还价的力量,所以他只能选择顺应它,让剧情正常发展下去。

    我并非恶人,恶的是这个世界。

    ……

    队伍的行进速度因为时不时的丧尸骚扰而减慢,作为主要战力的爱丽丝放开了莫邪,所以他又掉到了队伍中偏后的位置。

    莫邪知道,按照这个节奏减员只是时间问题。

    “你还好吧?”

    就在莫邪沉思于自己的计划的时候,一直在前面探路的爱丽丝靠近了他,轻柔地问了一句。

    她的脸上满是关切,就像莫邪是她最重要的人一般——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确实如此。

    “记忆已经恢复到什么程度了?”莫邪喘着粗气,断了一条腿的他想跟上队伍需要付出常人两倍以上的体力,每一步都伴随着腿骨断裂处的剧痛。

    他的汗水冲刷掉了脸上的血迹,此时的他脸上带着淤青,只有他的语气能够表达出和爱丽丝语气里一样的关心之意。

    没错,莫邪模仿了爱丽丝的语气,这是他的黑暗面的拿手好戏。

    “喔,想起了关于你的一些片段。”爱丽丝模糊其词,想来想到的不是什么可以在这种场景之下可以谈论的事情,“你呢?”

    “想起了很多。”莫邪很是淡定,撒谎连草稿都不打。

    爱丽丝正想继续说些什么,但是前面似乎发生了什么情况,她飞速地跑了过去,临行前只来得及深深地看了莫邪一眼。

    莫邪对此表示莫邪任何压力,毕竟他只是主人格陷入沉睡之后出来的替身,或者说是他顶了莫邪主人格的包。

    “这年头,还是自救吧……”

    无奈啊。

    ——————————————————————————————————————————————————————————————

    “有意思的小家伙,危急关头诞生双重人格,主动利用心魔度过难关。最可贵的是他身上根本就没有修为的存在,老家伙,你算是捡到宝了!”

    浓重的叹息声字阴暗的角落中传出,阴影中的那个身影依旧不肯露出面目让人不由得去猜测他到底是如何模样。

    “而如此之早就出现了心魔,并且主动让出身体的操纵权,实在是很危险的一步。怕是会留下很多的隐患呢……”他继续道,像是在点评后辈的前辈高人。

    而一旁的老乞丐依旧是那副样子,只是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本书,从封面上看是“剧本”二字,却不知道是什么剧本了。

    他一只手拿着书,一只手拿着笔,勾勾画画着,像是在批阅考卷一般。

    “哦,哦。”老乞丐口中应道,不过听起来完全没有诚意。

    他连头都没有抬,一副“你继续说,我管不了”之类的意思。

    “切,少装。”阴影中的存在很是了解老乞丐,“千挑万选出来的苗子,你可不会让他就这样被葬送了。”

    “如果你不管的话,我可要出手了,这个小子的黑暗面很对我的胃口。凡人之体,却是主动爆发心魔。啧啧,修魔的好材料啊……”

    阴影中的那个存在荡笑着,不过他的笑了一半就哑火了。

    老乞丐手中的笔停顿了一刻,就是这样的一个停顿就遏制住了阴影中的存在的笑声,就连阴影本身都被压缩了一些体积。

    道法通天!

    “算我没说……”半饷,他才吐出了这一句服软的话。

    这里的空间恢复了宁静,只剩下老乞丐手中的笔在名为“剧本”的书上划动的声音。

    真是说不出的诡异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