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九章 莫邪的黑暗面与……填坑!! 下

终极顶包师 第九章 莫邪的黑暗面与……填坑!! 下

那一刻,那把枪距离我的眉心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染着血,我几乎都能够闻到上面的血腥味。

    于是,我决定说一个谎。

    一个弥天大谎。

    一个准备已久的弥天大谎。

    -

    “瑞恩!快点!”

    急促的呼喊中有着难以克制的焦急与低沉,是一个原本应该很好听的女声,只是这一份急促却是破坏了女性该有的安谧与柔美。

    一截高高的管道,常人爬上去并不会太吃力,而对于残疾人而言却是难以逾越的天堑。

    走到了这里,原本尚算和睦的小队就起了分歧。

    周围群尸环饲,唯一的生路就是眼前的管道,而这也是通向外界的必经之路。

    莫邪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拖累了队伍,若不是爱丽丝一力坚持,他恐怕半路上就被抛弃了。

    影响任务效率的因素本来就该被剔除团队之外,这是雇佣兵的信条,雷恩对此深记于心。

    “我们的子弹已经不多了,而前面……大家也都看到了,我们唯一的生路被起码上百只丧尸包围着。”雷恩站在能够不引起丧尸们的注意的极限范围之外,冷静地分析着情况。

    “so?”爱丽丝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本能地问道。

    “我们需要火力压制,或者有什么人引开它们。”没有拐弯抹角,只是雷恩的目光却是隐晦地落在了莫邪的身上。

    “都是这个累赘,不然我们早些到达这里,或许就不会遇上这种情况了……!”她撇撇嘴,在心中道,只是这些含义都通过她的眼神中流露了出来。

    最好的士兵应该摒弃个人的情感,军队是国家的工具,而雇佣兵则是雇主的工具,工具就应该是冰冷的,不近人情。

    雷恩这样说服着自己,却是忘记了是谁造成了莫邪现在的情况。

    说到底,她不过是个普通人,还是会难免有那些看似多余的情感——为自己推脱、寻找理由,带着有色的眼镜看别人。

    这就是凡人的原罪啊……

    一旁的莫邪一言不发,他就像是个旁观者一般地看着这里发生的事情。

    “你到底想说什么?”爱丽丝明白了雷恩的意思,可是她是绝对不会就这样放弃那个男人的。

    她的眼角扫过莫邪的脸庞,却没有从对方那里得到任何的反馈。

    “不用说了,我去。”莫邪很是干脆,这具身体受损多处,待在这具躯壳中虽然并非难以忍受,但是也没有人会在有选择的情况下继续呆下去。

    他知道,是时候了结一切了。

    之前的铺垫不就是为了现在的“表演”么?

    莫邪摘下了手指上戴着的戒指,郑重地把它递到爱丽丝的手中。

    “这个送给你了。”莫邪挤出一个笑容,尽可能地让它显得温暖,只是这样的动作对于他而言却是太过生硬了。

    这个黑暗面的莫邪没有平常人该有的那些情感,就像是《无限恐怖》中楚轩的翻版,就是智力恐怕没那么高罢了。他的笑是装出来的,只是掩盖在此时他脸上的淤青之下却是不易觉察。

    反正爱丽丝就没有觉察到。

    “不!我去!”爱丽丝咬着牙,像是“明白”了莫邪的身份,她的眼中噙着泪水。

    “咔!”

    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支手枪,莫邪用它顶住了自己的下巴,眼神之中满是遗憾的意味。

    “主人格快醒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啊……”心中暗骂着自己才刚刚第一次出来怎么就这么点出场时间。

    所以了,速战速决,早死早超生吧!

    反正有不是自己的身体,而且就算出了事情,有主人格扛着,估计也没自己的事。

    “抱歉,我得为我做的事情负责。”

    莫邪很是坦然地说出了一句“实话”,不顾这句话给周围的人带来了怎样的震撼。

    “什么?!”

    周围的人都是一惊,瞪着这个被废了一条腿的男人,不过其中大大部分都是被他此时用枪抵住自己下巴的动作吓到了。

    这个男人是因为受不住压力了而想自杀么?

    雇佣兵们都这样猜测着,尤其是雷恩。

    她可巴不得这个‘废物’、‘拖后腿的’早点脱离队伍。

    无论是以何种的方式。

    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因为这个男人的眼中没有一丝恐惧的神色。

    他的眼中只有一份明显是拿定了主意的坚定。

    “你在开玩笑吧?!”爱丽丝满眼的不可置信,但是她手中的枪都掉了。

    “没有。”莫邪低声道,“我就是个见利忘义的势利小人,外面有人高价买T病毒,而我最近赌博输了钱,背了债,所以就偷了它。不过在离开蜂巢之前出了点错,搞得这里乌烟瘴气的。嘿嘿。”

    莫邪神经质地笑着,他握枪的手颤抖着,像是随时都会扣动扳机一般,只是他的眼中却有着畏缩之意,像极了在撒谎。

    “不对!蜂巢的管理严格!你怎么会有机会去赌博!而且你也没有赌资!家里的钱一向是我在管的!”

    也不知道爱丽丝到底是恢复了多少的记忆,她竟然记得这些细节,只是瞬间就识破了莫邪蹩脚的谎言。

    “到底是为了什么!告诉我!!”爱丽丝吼道,眼泪止不住的流下,这个贯看了生死的女子却是对着这个男人不知所谓的谎言哭泣了。

    周围的雇佣兵本来是想动手,就连枪都举起来了。他们本是想在这个男去送死之前好好地替死去的马修报一下仇的,但是见到这个架势却停下了。他们也很好奇,莫邪到底是为了什么。

    “好吧。”莫邪装作要坦白的样子,只是却低下了眼睛,不去和爱丽丝对视。

    “保护伞公司进行T病毒的实验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而实验对象逐渐地从小白鼠到大型动物,从低级动物到高级的灵长类。最后,就是人类。”

    “我的记忆恢复的并不完全,但是却依稀能够记起,那些发生在我身上的实验。一管管的针剂注入我的体内,在我挺过了不知道是第几次之后,我从一张实验记录表上看到了你的名字。”

    莫邪的声音很艰涩,像是古旧的挂钟。

    “所以,你就做了这一切?!”

    很多时候女人都喜欢乱猜,并且还对自己的猜测深信不疑,只是她绝对想不到,这一切远比她所想的更加曲折。

    “当时的我失去了理智,或者说被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控制了,然后……”莫邪做了个表示无奈的手势,“我顺从了本心。”

    “你……”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的马特插了一句,“你知道你做了些什么么?!你害死了我妹妹!!”

    言语间就要扑上来,给莫邪一顿老拳。

    “拦住他!”雷恩出言道,她眼神闪烁,这件事关乎她们的任务,她也很想知道内幕。

    她手中的枪已经对准了莫邪的脑袋,随时都会开枪,结束这条罪恶的生命。

    “你间接杀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爱丽丝咬牙切齿着,一只手握成了拳,只是怕莫邪手里的枪走火,让他说不完“事实”,所以并没有打在莫邪的身上。

    “我很抱歉,但是当时的情况真的不是我能控制的……”莫邪闭上了眼,像是痛苦的样子,又像只是不想把自己的眸子暴露在诸人的凝视之下。

    “保护伞公司的门卫都是特工,而我们是第几批?爱丽丝,你记得么?”莫邪闭着眼睛问出了这一句,很是艰涩的样子,像是在说着一个原本不应该说出的事实。

    “不是一直都是我们吗?”爱丽丝道。

    “不,我们并不是第一批的门卫,而前几批的门卫……我见过……”莫邪咬着牙,让自己的面部表情显得更加挣扎。

    “他们是谁?”爱丽丝追问。

    “不是“他们”,而是“它们”……”莫邪就此住口,慢慢地睁开了眼。

    入眼看到的是爱丽丝震惊的神情,和边上的众人难以置信的样子。

    雷恩举枪的手垂了下去,此时的她不知道是在想着“到底是莫邪该死还是保护伞公司该死”,还是其它的什么问题。

    再看看其他人,基本上也差不多都是这样的神色。

    “搞定。”莫邪心中轻轻呼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