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十三章 力量钥匙与……羁绊?! 上

终极顶包师 第十三章 力量钥匙与……羁绊?! 上

忘记了这是黑暗面主事的第几天了,他不知疲倦地使用着心灵力的势头就像是安装了永动机一般。

    莫邪的脸色苍白,但是眸子却是愈发地清澈,像是悟透了什么真谛。

    现在的他对于“心灵力”的控制有如臂指。

    “《圣典》,现在我的精神力上限是多少?”黑暗面的莫邪在脑海中呼叫着《圣典》。

    “656,你能够勉强到达下一次惩戒场景的最低资格了。”或许是一黑暗面并非莫邪的主人格,《圣典》的语气冷冰冰的。如果莫邪的主人格知道这一点的话,他对于《圣典》的评价可能会好一些。

    可惜,莫邪的主人格此时还在他的精神世界里“种树”呢……

    要让自己的精神世界丰满一点可是很浩大的工程呢……

    黑暗面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上次坑了我,这次我得坑回来。”

    这句话说得不带任何偏向性的情感,黑暗面的莫邪理智得吓人,此时却好像是打起了《圣典》的主意。

    要精神力656以上才能进入的场景,一定有它的独到之处。

    危险与机遇并存才是这个世界的主题啊。

    那么,接下来,我的机遇就要到了么?

    ——————————————————————————————————————————————————————————————

    “嗡~嗡~”

    手机在口袋里进行着自己的独奏,不过它的独奏很快就停止了。

    “喂?”

    黑暗面把自己的声音控制得很是低沉,就好像是病入膏肓一般。他知道这是谁打来的。

    “嗨,安德鲁!我们已经到纽约了!”电话那头是麦特,他的声音比起上一次打电话的时候要好了一些,不知道因为纽约的繁华让他精神振奋,还是精神力的钥匙已经开始发挥除了副作用之外的功能了。

    “嗨!你们现在在哪里?机场?好的!我会让人去接你们,等会儿一起来看我的演出吧!”一步一步都是早就拟定在计划之中的,黑暗面的声音像是有着其特有的魔力,让电话那端的麦特提不起反驳的意思。

    “好的!”麦特身边应该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随意地答道,“我们在机场大厅!喂!!”

    麦特的话还没有结束,他的电话就被人抢走了,然后黑暗面的莫邪听到了一个女声:

    “嗨!安德鲁!”那个女声带着笑,“记得我么?”

    “凯西。”黑暗面有着本体的记忆,这个可难不倒他,“最近还好么?”

    “一切都好!就是晚上能给个前排的位置么?我们有三个人哦!”

    貌似是对于麦特和史蒂夫的身体状况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凯西此时就和莫邪之前见过的数之不清的发烧粉一般,隐隐约约都能从电话的另一端听见“魔法”二字的发音。

    “当然。”黑暗面想都没想直接道,“你们先等着,我得去准备今晚的表演了,今晚的演出可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

    黑暗面的算盘里到底是个什么数,没有人知道。

    ……

    “今晚,就是一切终结之时。”

    黑暗面独自坐在房间中,他从来到纽约之后就没有换过居所,只不过酒店的房间对于他从付费变成了免费。

    “获取精神力的钥匙,完成。”

    “医治安德鲁的母亲,完成。”

    “最后,剪断精神力的纽带就可以了。”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我能获取到的力量还是不够啊……”

    黑暗面自言自语着,面对着镜子,就像是面对着自己的本体,那个在他看来很是伪善的主人格。

    披上那件只在第一次登台演出时候穿过的披风,戴上礼帽,莫邪出了门,嘴角始终带着一缕弧度。

    ……

    “晚上好。”莫邪的黑暗面很有绅士的派头,我猜他应该是进过某位绅士的精神世界了并且从中学会了这些。

    “莫邪!莫邪!莫邪……”

    随着莫邪名气的提升,过去的舞台显然已经满足不了观众了,所以了,莫妮凯借用了市政厅的广场,搭建了一个临时的舞台。

    莫邪(以下省略“黑暗面”这一称呼)站在台上,却是用“站”这个字并不准确,因为他双腿完全没有接触到地面。

    他是浮空着的,就像是失重状态下的宇航员。

    他的双手托着一团水,随着他双手的动作,水被他揉捏成了各种形状,就像是一团橡皮泥一般。

    莫邪用念力包裹住了这团水,他在水球的外表面布置下了一层膜,就像是气球一般。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粒沙蕴下万千佛国。我不知道他所说的是否正确,不过么……”

    莫邪的声音通过麦克风扩散到了全场,一人之言,换取了全场的凝神静气。

    “哗!”

    莫邪双手一扬,水球被他摔成了漫天晶莹的水滴,在此时舞台灯光的照射之下显得若同神话中“水晶屋”的景色。

    “万千佛国。”莫邪的声音有些低沉,“归寂于一。”

    (英文的翻译肯定不是这样的,将就着吧……本人不知道该怎么翻成鸟语。)

    他的双手由伸展回归到虚托于胸前,随着他的动作,漫天的水滴飞速收缩,最后等到莫邪的双手归位的时候水球也复原了。

    之前的一切都好像未曾发生过一般,除了刚刚流光溢彩的灯光效果依旧没有及时的撤去。

    “上帝啊……”

    虽然看过了莫邪之前的演出,但是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台下还是激起了一阵的呼声。

    “命运就像这样,由最初的一体到后来的分野,最后终了,回归本真。”莫邪托了托水球,让它随着自己的动作颤动着,“不增不减,不垢不净。”

    莫邪此时就像个神棍,就和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之时接下顶包安德鲁的任务的那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