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十五章 力量钥匙与……羁绊?! 下

终极顶包师 第十五章 力量钥匙与……羁绊?! 下

死刑犯被行刑之前都会吃顿好的,理个发,换身衣服。不知道这算是行刑者的良心发现还是所谓的人文关怀。

    -

    “这个舞台怎么样?”莫邪问道,仿佛只是友好的调侃。

    时间点回到了麦特刚刚接过的时候,他轻笑着,脸上带着点兴奋的红晕:

    “棒极了!谢谢你的show!”

    麦特和史蒂夫在拿到扑克牌的同时也拿到了剧本,剧本上的剧情很简单,只要他们配合台上的傀儡舞个剑就可以了。

    不过虽说如此,要在将近十万人的注视之下表演,麦特的手还是有些颤抖。

    相对而言,史蒂夫就淡定得多了,他应该早在梦中就构思过类似的画面,只不过场景不是在舞台上而是在竞选某个职位的大会上。

    “去吧,兰斯洛特骑士已经久等了。”

    莫邪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像是给予他们勇气。

    他转过了身,半对着现场狂热的观众半对着舞台上的角斗场。

    “兰斯洛特”在莫邪的操控下摆出了一个防守的架势,那是莫邪这些天查阅资料得到的图,此时凭借着强大的精神力还原了一切。

    “兰斯洛特”手中的剑灰蒙蒙的,是由扑克牌的碎屑混合着灰尘与液滴组成。

    它挥剑之间“剑气”在空气中若隐若现,仿佛一柄剑化作了一道剑墙。

    这是灯光的效果,却是所谓的“剑气”不过是莫邪念力之下的产物。

    麦特和史蒂夫按照剧本上的步骤对着“兰斯洛特”行了个礼,然后……

    “喝!”

    史蒂夫先行一步将手中的剑直接向“兰斯洛特”掷去,估计他平时看多了忍者漫画,好好的一柄长剑偏偏被他扔出了手里剑的味道。

    如此没有骑士风格的招式让场下的观众很是不屑,但是他们也很想看看那个所谓的“兰斯洛特”到底是什么斤两,是否拥有实体。

    台上的灯光配合地亮了几分,让台下的观众能够看清楚台上的情况。

    一把剑回旋着飞向那位由纸牌碎屑组成的骑士,整个场面看上去满满的都是诡异的风格。

    骑士冷眼“看”着飞掷而来的剑,它只是扬了扬手中的剑,变换了一下剑锋的角度。

    下一刻,飞掷而来的剑被一道“剑气”挡了下来,很是干脆地碎了一地。

    “老天!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那把剑绝对是钢铁铸成的!”

    这个时候就很需要群众演员的配合了,当然了,也不能太假,这是个很考验演技的职业。

    史蒂夫手中的剑本来就是做了手脚的,剧本上让他扔出手中的剑,为的就是烘托出骑士的实力强大。

    毕竟,虽然莫邪此时的精神力也是可以做出弄碎铁剑的效果,但是他之后还有要事需要留几分力道。所以了,能省则省吧。

    史蒂夫满脸的震惊,当然了此时他是背对着观众的,观众们只能听见他口中的“哦买噶的”。

    这个举动似乎激怒了骑士,它用剑身拍了拍胸口,然后踏出了自己的脚步。

    “很烂。”(bullshit)

    “兰斯洛特”的声音很是不屑,也不知道莫妮凯到底是找谁录的音,这一句很有街头混混的风格,不应该由一位中世纪的骑士说出口。

    莫邪皱了皱眉头,这是个瑕疵。

    忘记说了,黑暗面的莫邪貌似有那么一点强迫症……

    骑士举起了自己的剑,横着一挥!

    灰色的气流应该是莫邪控制着灰尘形成的产物,它由骑士的剑尖生成,化作一道半月般的光弧向着史蒂夫激射而去。

    “no!”

    现场顿时爆发了一阵的呼叫,从台下,也从台上。

    麦特呼喊了一句,狠狠地推开了身在“剑气”必经之路上的史蒂夫。

    他自己却是猛地向前冲了过去,手中的剑迎上半空中的“剑气”。

    “好汉子!”虽然不知道外国人对于这样两肋插刀的朋友是如何称呼的,但是估计也就是这个了。当下,台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从内心的深处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说时迟那时快,“剑气”的速度快得惊人,就像是弓箭一般,这很符合世人心中那神秘莫测的中世纪骑士的模样。

    “锵!”毫无意外的,麦特手中的剑也断了一截,好在西方中世纪的剑比较长,所以现在他手中的武器倒也不至于丧失了威慑力。

    “剑气”在斩断了麦特的剑之后就消散了,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了“兰斯洛特”手中长剑微摆的动作。

    这是黑暗面特意安排的细节,今晚之前他可是做了很多准备的,每一个细节上的变化都在他的脑海之中。

    “你是个勇士。”骑士这样道,他手中的剑斜指着一旁一副惊魂未定模样的史蒂夫,“为何要与这样的小人为伍?”

    “他是我的朋友!”

    麦特的回答得到了全场的掌声,刚刚的一幕实在太惊人,他们一时之间竟是忘记了这只是个魔术而已。

    在他们看来,这个名为麦特的男人是个有担当的汉子。

    “好!”骑士“看了看”史蒂夫又“看了看”麦特,“那你可敢接我三剑?”

    “三剑之后,一笔勾销?”

    “没错。”

    “好!”麦特道,同时看向了莫邪,“魔法师阁下,你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莫邪耸耸肩:“放心,兰斯洛特骑士并不是好杀之人。”

    他的计划里可是不会让他们就这样跪在这里的,重头戏才开始,这样结束只能算烂尾。

    长剑在骑士的手中像长鞭多过像剑,他只是随手一挥,一道“剑气”就脱离了剑身,向着麦特袭去。

    “锵!”

    毫无意外的,这一剑被挡下了,只是麦特手中的剑已经成了匕首。

    “shit!”麦特骂了一句,虽然早就知道了这把剑是做过手脚的,但是现场看来……

    豆腐渣工程啊……

    “剑气”的冲击力其实并不大,这一点麦特能够感觉得到,可想而知他手中的剑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了。

    他把剑——哦,现在是匕首了,放到了眼前,残缺的剑身上留着一行字:

    “made_in_china”

    “……”

    麦特顿时感觉一切都可以说得通了。

    “第二剑。”

    其实没有给麦特反应的时间——剧本上也是这么写的。

    “剑气”横扫,这一道“剑气”比之上一道更加的长,而且是横着的,几乎占据了四五个身位。

    月牙天冲的即视感啊……

    麦特失去了武器,仅有一把匕首的他是挡不住这一击的,而跑动?估计时间不够了。

    “麦特!”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基情了!

    史蒂夫猛地冲了过来,一把推开了麦特,他用力如此之猛,竟是把麦特退出了三丈之外。

    不过这样一来他自己就暴露在了“剑气”的攻击范围之内。

    “no!”

    眼看史蒂夫就要被腰斩,麦特吼了出来,现场不少的女性都遮住了眼睛,不忍看这血腥的一幕。

    “够了。”莫邪适时出手,一张扑克牌甩出,生生地打在了“剑气”之上。

    “啪!”

    看似威势无匹的“剑气”如中败革,和一张扑克牌同归于尽了。

    “兰斯洛特骑士,请注意一下骑士风度!”莫邪义正词严,“刚刚只是年轻人的胡闹罢了!如你现在所见!他并非什么小人,也不是个懦夫!”

    “他是一个有勇气、有担当!了解自身责任的美国公民!”

    这句台词他斟酌了很久了,此刻说出来格外的有气势,顿时引发了全场的回应。

    “是啊!”

    “没错!”

    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但是出奇的,主环境很是安静,台上的声音很是轻易地就可以传遍全场。

    “不错,我收回我的话,他确实是条汉子。”沉吟了一会儿,骑士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你们都过来吧。”

    骑士示意麦特和史蒂夫上前。

    “单膝跪下。”

    史蒂夫很专业地做了个征询莫邪意思的眼色,果然是当政客的料。

    莫邪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的精神力在两百和一百九十九之间跳动着,他得保证留下足够的精神力,不然接下来的事情会很麻烦。

    莫邪颔首,示意他们放心,同时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了一张扑克牌。

    骑士对此莫邪任何表示,毕竟,事先没有应付这种情况的录音。

    “以《骑士圣典》的名义……”莫邪不清楚“兰斯洛特”的配音者到底靠不靠谱,怎么他记得书上貌似不是这么一回事呢……

    骑士用手中的剑依次点在麦特的头上、肩上,画着十字,同时口中喃喃着,从最初的那一句不太靠谱的话之外剩下的就是一大段像是法师的吟唱。

    “果然是找了个不靠谱的配音。”莫邪的余光扫向场下,莫妮凯对着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过了,吟唱的时间是很长的……

    莫邪估计了一下,原本的计划里是让莫妮凯录一段《圣经》里的章节,那样的话至少会有三五分钟的样子。不过现在么……

    鬼知道会有多少时间!

    “没办法了……”

    莫邪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的眸子对上了麦特的眼睛,一缕银芒一闪而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