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十九章 遗像……?!

终极顶包师 第十九章 遗像……?!

没想过会有这样的经历:

    躺在医院的床上听着邻床的美女护士的哭诉。

    莫邪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年轻的护士不知道是怎么了的酒哭诉了起来,那样柔弱的声音像是一只爪子不断地挠动着莫邪的心弦。

    早就对于医疗系统的黑暗有所耳闻,但是真正到了亲眼所见的时候莫邪还是很难去接受这一切。

    我到底是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社会里啊……

    莫邪仰躺着,一双手臂枕在脑袋下面,他保持着安静,希望年轻的护士能够自己结束哭诉。

    时间就在年轻护士呜呜咽咽的哭泣声中过去,而那个所谓的“金光头”再没有回到这间病房,莫邪估摸着他是被自己的突然醒转扫了兴子,窝火着呢。

    ……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年轻的护士哭着哭着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而刚刚醒转的莫邪却是试验了一晚的精神力运用——纯粹是在消磨时间罢了。

    如果没有人打搅的话,他会一直躺到早上九点然后去办医院的出院手续。

    只是……

    “1070号,嘿!就是你!你的检查单!”

    一个中年女人粗声粗气地把一张单子扔到了莫邪的脸上,就像是在扔一团垃圾。

    那一瞬间莫邪犹豫着要不要动用念力挡住这一下,再三考虑之后还是放弃了。毕竟这里是天朝,任何不同寻常的事情都可能引来有关部门的注意。

    目前的他可不想直接被暴露在国家的视线之内,没有足够的力量,他无法保证自身的安全。

    所以了,这张检测报告单很轻易地打在了莫邪的脸上。

    中年妇女扔完单子之后就离开了,她的脚步是那样的随意,就像刚刚所做的事情就和喝水一般平常。

    莫邪顿了顿,拿起了报告单。

    “血糖,异常。”

    “心率,异常。”

    “肝功能,异常。”

    “肾……”

    看到这里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尼玛!老子身上就没个玩意儿是正常的么?!坑爹呢?!”

    骂了一句,莫邪本能地停顿了一下,他是被《圣典》搞怕了。

    “费用:3400?!”

    最可怕的消息往往藏在最后,莫邪不清楚自己进入医院之后的几天里到底做了多少的检查,多少在他的感知之下,自己身上的针孔绝对不会超过两个。不知道是否是天朝的医疗技术进步了,还是天朝的骗子已经戴上了帽子、进入了体制。

    “好在现在不差钱……”莫邪现在确实不差钱,所以也就没有在意单子后面的数字,而且他也没有打算要付钱。

    项链就在脖子上,医护人员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将它取下,不过倒是省得莫邪去感应项链的所在了。

    年轻的护士此时正在另一张床上睡熟,她侧躺着,眼睑上带着泪水干涸的痕迹,莫邪没有多事地将她叫醒,也没有打算自作多情地为她出头。天下的不平事那么多,他没办法一件一件地管过来,而且自己的命也不知道会不会在下一场任务之中交出。

    命在旦夕的他可没有时间在这里墨迹。

    ——————————————————————————————————————————————————————————————

    三天能做什么?

    坐在这座城市随处可见的早餐摊的位子上,莫邪看着眼前满满当当的一碗豆浆喝一份小笼却是提不起半点的食欲。

    惩戒模式的程度他有所领教,按照《圣典》所言的六百精神力打底的世界,在莫邪猜测估计一进入就是死局。

    而且这个世界自己无法提前得知,也不知道是否是个自己了解的世界。

    “只怪当初太年轻……”好半天,在豆浆的热气升腾得一圈又一圈了之后,莫邪终于是吐出了这么一句。

    没办法,事已至此,三天的倒计时可不会因为他的感叹和不愿而停止。

    三天太短,对于精神力的提示只是杯水车薪,除非别有奇缘,不然的话,最乐观的估计也只能堪堪达到800快900的地步——黑暗面获取的力量还在消化中,而且看起来还是消化不良的样子,不然他不会沉睡至今。

    生死由命吧……

    想着,莫邪端起了碗,将豆浆一饮而尽,就像是古代的侠客干了一碗烈酒。

    三天倒计时,两天零十个钟头。

    ——————————————————————————————————————————————————————————————

    没有回去那个属于自己的房间,莫邪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升了空,进入了无边的云海。

    不知道《七龙珠》里的“舞空术”到底是否可行,反正莫邪自己捣鼓出来的“飞行模式”和它完全搭不上边。他自己心里明白,自己是走了偏锋,所以他的飞行速度一直提不上去。

    当然了,他此时并不是要依靠飞行的方式去赶路,只是想从高空的位置看一看自己居住了这么久的城市——虽然此时的城市看起来就像是幅小型的平面地图。

    “原本一直以为这座城市很大的说……”

    小城的边界线很清楚,一道道公路把它分割了出来,而公路的另一边则是更大的城市和星星点点的乡村。

    莫邪此前一直蜗居在小城,对于外界他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只是另一个城市的某旅游景点。

    “心有多大,力量才会有多大。”

    一个声音很是不合时宜地出现,却是莫邪的便宜师傅,自称孤灯道人的老头。

    此时的他羽扇纶巾,一副标准的诸葛亮打扮,眼角的眼影让他看起来像是刚刚从某片场出来却忘记了卸妆。

    莫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到“片场”二字的,但是下一刻他那便宜师傅便道破了他的疑问。

    “为师这行头如何?最近接到诸葛亮替身的活儿,不错哦。”

    此言一出顿时将他之前羽扇纶巾的仙气全部驱散了,恍惚间莫邪眼前又出现了那个猥琐的老乞丐。

    “话说,师傅还真是好心情,游戏人间啊……”莫邪撇撇嘴角,“你知道你的徒弟我就快挂了么?!”

    “知道啊,这不是来看你了么,要来张遗像么?友情价,九块八哦。”孤灯道人还真是不把徒弟的死活放在心上啊……

    “……”莫邪顿时有了放开念力让自己来个自由落体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