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二十章 搭便车
死生,旦夕事也。重要的不是何时生何时死,重要的是因何而生因何而死。

    莫邪不知道自己是因何而生的,他是在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早晨出现在孤儿院的台阶上的。

    把他放在那里的人只留下了一张写着一个号码的字条,连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

    或许,他生来就是用来被遗弃的。

    以前是,现在亦然。

    孤灯道人没有告诉他任何的东西,除了一张所谓的“遗像”,为此他收了莫邪九块八。

    莫邪知道的,其实这个便宜师傅根本不差钱——连《圣典》这样逆天的东西都可以随手送人,可想而知他身上到底有多少的异宝。

    或许,这张照片也是其中之一?

    莫邪如是想着,将照片收进了项链空间之中。

    此时的他还在距地面千把米的高空,除非是有谁吃了饭没事做用望远镜对着天空,不然的话没有人会发现他。

    “还是先找个地方下去吧……”莫邪开始往高速公路的方向赶去,一般来说,高速公路边上应该都是些田野,被人目击的概率会低得多。

    ——————————————————————————————————————————————————————————————

    “我说,老鬼啊,最近你很容易心软啊……”就在莫邪离开他小城的上空之后,一个声音轻轻地响起。

    这个声音满是邪魅,一听就像是反派。

    一个黑影浮现了出来,就那样凌空立着,他似乎没有实体,只是一团不规则的黑气。

    “以前又不是没有死过徒弟,当时也没见你这样上心啊。”

    无论是黑影的言语还是他所使用的语气都让人有一种想揍他一顿的冲动,只是不知道那个他口中的“老鬼”会不会将最终冲动化作实际行动。

    “他不一样。”同样是突兀地出现,却是莫邪那便宜师傅。

    此时的他还是那一身的戏服,但是身上却是有了一股出尘的气质,总算是有了几分仙人的做派。

    “不一样么……”

    黑影低低的重复了一遍,像是要从其中品出什么味道一般,只是好一会儿之后他得出的只是一阵阴沉的桀笑。

    天上的流云似也畏惧这笑声,纷纷向着四面八方避去,露出了一层蔚蓝的色彩,细细看去竟是可以隐约看见寥寥的几颗星。

    “哼。”

    孤灯道人只是哼了一下,顿时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黑影的笑声,随后四面的云朵重新聚集了过来。

    天际的异象就在世人还未曾注意到的时候出现了又消失,就像是一场不切实际的幻觉。

    “这次是他命中的一劫,挺过去则海阔天空,挺不住则就此结束。”孤灯道人对着黑影道,“既然你对他的黑暗面有兴趣,那么这次就放手去做吧。”

    “但是,只此一次!”

    ——————————————————————————————————————————————————————————————

    莫邪降落在距离高速公路大约半公里的田埂上,四面皆是荒芜在这个季节里的枯枝败叶。

    它们是秋天的残留,即使是几乎过了一个寒冬依旧顽固地存在在这里,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它们太过卑微才得以存留。

    或许是吧……

    站在路边,等待了大约四十分钟才等到了一辆愿意载自己一程的车子。

    这是一辆出租车,装潢得很一般,看起来应该是回程的。

    “嗨,来支烟不?”

    司机很是老实的样子,岁数约摸三十快四十,带着黑眼圈。莫邪猜测是他想自己搞支烟提神,想征求下乘客的意见。

    他递过来的烟是很便宜的牌子,烟盒里只剩下了一半的烟。

    “不了。”莫邪没有接过司机递过来的烟,“你抽吧,窗户给我留条缝就可以了。”

    当下的时间是春节之前,天气一天冷过一天,像是没个终结,车子里开着的暖气和从窗缝里流失的热量完全不成正比。

    莫邪坐在后座上,运上念力构筑出了一层屏障,将烟雾挡在周身之外。

    出租车开得很快,即使莫邪没有看到仪表上的数字他也能够从车窗外不断滑出视野的行道树中感觉到。

    “好像超速了吧?”

    看着前面的某块限速牌上大大的“80”莫邪对着司机道。

    “没事,这么多年开下来了也没见谁给我开罚单。”司机看上去虽然老实,但是却不想已经是老油条了。

    人不可貌相啊……

    既然“老油条”都这样说了,那么莫邪也懒得多事,靠在柔软的座位上,他闭上了双眼。

    他还有不到三天的自由时间,今晚他可不想浪费在睡梦上,所以了,现在趁着在车上,赶路和休息就一起了吧……

    只是,闭上眼的莫邪没有看见司机眼中一闪而过的神色,就好像是看见猎物落网时潜伏在一旁的猎人的眼神。(莫邪虽然有感知天赋,但是一直开着很费神的。)

    ……

    “刹……”

    大约是开了十分钟的样子,出租车忽然停下了。

    出租车不知何时驶出了高速道,停在了一条隐蔽的乡间小道上。

    “怎么了?”

    莫邪睁开了眼,有些困惑地问道。

    如果是黑暗面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看破那个司机的意图,只是这里坐着的是莫邪的主人格,他可没有那种心灵力。

    “不好意思,车子好像出了什么问题……”前面坐着的司机的声音很低沉,“我下去看看……”

    “哦。”莫邪应了一声,但是心里已经有了提防。

    在他的感应里这辆车的构造和他刚刚坐上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出来油箱里的油少了一些。

    精神力不会撒谎,那么撒谎的就是……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远离高速道也没有个摄像头,真是个犯罪的好所在。

    想到这里莫邪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寒芒,看来今天是诸事不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