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六章 被打破的平和

终极顶包师 第六章 被打破的平和

回首漫长的一生,最美的时光绝对不是站在高处叱咤风云,而应该是那些宁静的岁月。

    牵一人的手,走过自家小屋的门口,我从花园里摘下一朵并不丰满的玫瑰递到你的手中,交换一个拥抱。

    直到玫瑰都谢尽,寒霜布满门前的石阶……

    -

    罗根今天的心情不怎么好,昨夜的他刚刚做了一大通的噩梦,梦见了过去血腥的战场画面。

    本以为这只是个梦,只是他却是不知道噩梦往往是会成真的。

    今天有人来找他,是那个他不希望再见到的人——史崔克,顺带的还有特务零。

    他们满身的男式香水味道,魂不守舍的,像是死了亲爹一样。

    “我们遇上麻烦了,有人在追杀特战队的成员,韦德先挂了,我们也差不多了。”史崔克在一阵子并不友好的寒暄之后道出了自己的说辞,昨夜被“万磁王”恐吓过之后他失眠了,所以了现在的他根本就不需要刻意的化妆就可以胜任他为自己安排的角色。

    喔,说起这一点,一边的特务零更加的专业,只是一夜的间隔他的眼眶都有些深陷,像是受到了人生中最难以承受的打击。

    事实上也是,没有什么比让一个神枪手的子弹全部落空更加可怕的事情了,简直就是毁掉了他的三观啊……

    特务零思索了一夜,抱着万磁王的资料他始终想不出击杀对方的方法,于是他就抑郁了。

    这个年轻气盛的小子总也想不明白“人外有人”的道理,所以了,让他自己去纠结去吧……

    反正我个人不太看好他的血统。

    “你们遇见那个人了?”罗根对着特务零努了努嘴,虽然他们当年一起共事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鄙视特务零的人格——不分青红皂白地杀戮,除了野兽就是机器,维克多是后者也是前者,特务零估计只是前者。

    不过此时的特务零完全没有表现出当年的“风采”,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失去了枪却被困在深林里的猎人,内心充满迷茫和恐惧。

    “差不多,不过没有见到真面目……”史崔克极力把罗根的思路往他的剧本上引,他最是擅长这个。

    “啧。”罗根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再看他们一眼,他转过身上了伐木场的车子。

    他可是不死之身,这一点他是试验过很多次的,所以了,谁想杀他就来吧。而且这些年他做人干净,身正不怕影子斜。

    只是银狐那边他得尽快赶回去,最近又得搬家了。

    “罗根!”史崔克在他身后大喊着,“国家需要你!”

    “我现在是加拿大人。”罗根很有说冷笑话的天赋,他连头都没有回。

    他是绝对不会再回去助纣为虐的,他也是绝对不想救这些早该下地狱的家伙。

    “罗根!我知道你!我知道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史崔克声嘶力竭,若是他去参选奥斯卡绝对能捧个小金人回来。

    ——————————————————————————————————————————————————————————————

    “这下麻烦了,头脑一热来了加拿大,问题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够和任务搭边的剧情啊……”莫邪此时身在罗根所在的伐木场边的小镇里闲逛着。

    当初从维克多爪下逃生之后他完全不知道该去哪里,等到想起这个严重的问题之后他已经身在加拿大了。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了……”

    此时的时间应该是罗根被强化之前的一个月或者更短的时间,莫邪不清楚具体的时间,而且史崔克刚刚被“万磁王”吓破了胆,也不知道会不会对他的强化计划造成什么影响。如果会的话,到底是会提前还是会推迟呢?

    莫邪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内线,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个刚刚走出杂货店的女子身上。

    银狐!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嗨,银狐女士。”莫邪暗中已经将念力布满了周身形成了一个护盾,防人之心不可无,银狐虽然是被迫为史崔克工作的,算得上好歹也算是史崔克的手下。

    史崔克的手下基本上都是危险分子,银狐虽然善良都是也是善良的有限。

    而且她还有个麻烦的能力……

    银狐此时抱着个大纸袋,从没有封住的口子里看来应该是床单之类的东西,她的小臂上有几道看起来像是擦伤的痕迹。

    原本是低着头走路、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的她被莫邪的声音打断了思路,她抬起了。

    银狐长得还行,五官的轮廓很是圆滑,这样的女子应该是带着微笑的。只是此时听见了莫邪口中的“银狐”二字,她却是皱着眉头、抿着嘴唇。

    她眼神中带着浓重的敌意和恐惧,“银狐”这个称号是史崔克给她的,从出发点和其中带着的意思而已,它都不是什么赞美的意思。

    它代表着欺骗和违心之言,是一段银狐不想想起的过往,同样也意味着她的妹妹的生命与自由。

    “你是谁?”此时街上人来人往,银狐警惕地看着莫邪,却是压低了声音问道。

    她是有分寸的,即使是心中再不愿她也不会在没有救出妹妹之前和史崔克翻脸。

    很多事情虽然不愿,但是却无力反抗,所以只能去面对,即使是皱着眉也只能一路违心地走下去。

    只愿心中的那个人不要受到伤害……

    混迹在凡尘俗世中的每一个人都不过是棋子,同样作为棋子的莫邪看懂了银狐眼中的无奈,顿时他的心中产生了犹豫:

    “我这样做真的对吗?”

    他也皱起了眉头,和银狐此时的表情相对着像是在照镜子。

    “凯莉老师!”

    一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小孩子路过了他们的身边,他是银狐的学生,于是微笑着和自己的老师打招呼。

    他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纯净,像是深林里的泉水。

    只是再纯净的泉水也总有流出深林的那一天,流出去之后即使能够再回来也不会再是最初的模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