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十二章 逃命的技巧

终极顶包师 第十二章 逃命的技巧

喔,好像是一位美国大爷这样说过:“我们所恐惧的只是恐惧本身。”

    纯粹的黑暗并不能让人畏惧;单单一副骨架也无法让人产生太大的恐惧;只有在面对着黑暗的时候想着骷髅才会产生恐惧。

    恐惧的本身,不过是心中的某些影像罢了,但是从来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打败这名为“恐惧”的东西。

    -

    维克多已经犹豫了一个晚上,伴随着手机在木质**头柜上振动所发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响起。

    他就这样趴在莫邪上一层的房间的地板上,一只耳朵贴着地板,就这样听了几乎一个晚上。

    直到手机因为没电而关机。

    “动手。”

    “不动手。”

    “动手。”

    “不动手。”

    “……”

    维克多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他可是山林之王啊(自封的),明明猎物就在下面,仅仅是隔了一层很容易就可以撕碎的楼板而已。

    为什么要犹豫?

    是因为恐惧吗?

    维克多无法忘记莫邪送他的见面礼——“千刀万剐”,那样的疼痛可比子弹穿身要难忘得多。

    当然了,单纯的疼痛绝对无法击败这个战士,能够击败一个战士的只有恐惧。

    “一个能够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隐藏这么多年的人物,绝对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懦夫,这份隐忍和谨慎,绝对不可能对于自己的埋伏毫无察觉。”

    “他故意不接电话,唔,一定是这样的,他在示意我离开。”

    “那我到底是上还是不上呢?”

    “擦,上的话他能飞走,不上的话好像又有点失面子……”

    “那我到底是上是不上呢?”

    ……

    猫科动物的思维往往很奇葩,简称神经病,现在维克多喵星人附体,而史崔克又不在维克多的身边,所以了,别指望维克多能够速战速决。

    纠结于“上还是不上”这个问题的维克多想了半天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掏出了手机,给这次任务的相关人员发了条短信:“弄份毒药,给目标送去。”

    他是清楚布雷迪的那一种能力的,自己发出的短信绝对会被布雷迪读到。

    “洒家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哥们,看在以前的面子上你先跑路行不?”维克多发完短信之后嘘了口气,然后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

    目标自己跑的,史崔克又没派直升机过来,追不上自然不能怪维克多了……

    维克多果然好算计,不过如果他要是知道莫邪现在的状态是“见光死”的话估计会立马给自己来几个耳光。

    当然了,如果莫邪知道维克多的打算的话估计也是一样。

    ——————————————————————————————————————————————————————————————

    就好像是在眉间抹了清凉油的感觉一般,莫邪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几乎是瞬间就恢复了三成,已经能够勉强起飞了。

    这样竭泽而渔的手段会严重影响之后的精神力恢复速度,可以理解为莫邪把他之后能够恢复得到的精神力搬到了当前提前使用。

    就像是刷信用卡,接下来他会陷入还款危机,甚至资产冻结。

    不过好歹能换条命回来,命还在,一切就都会回来的。

    “差不多了……”感觉到自己“回蓝”的速度已经陷入了几乎静止的状态,莫邪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榨出更多的精神力了。

    莫邪坐了起来,全身的筋骨发出了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

    接下来的活儿是体力活。

    莫邪一脚蹬开了房门,二话不说地就往楼上冲,精神力护盾已经成型,不过他只是调到了最小功率,仅仅只能抵挡普通的手枪而已。

    (这里说的普通手枪指的是警用小口径,打中人也不会致命的那一种。)

    莫邪住在三楼,而这栋公寓是八层构造,唯一的通道是两副楼梯。

    此时莫邪已经将肉体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当然了,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他一定做了很多无用功就是了,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他奔跑间转弯时候的速度损耗。

    “维克多会在哪里等着我呢?”

    莫邪关掉了全部的感知,“回蓝”速度暂时为零的他不能浪费哪怕一分的存货。反正现在他顶着盾,楼梯边上就有窗子,实在不行的话,盾能抵挡第一拨的攻击,给莫邪争取到破窗而出的时间。

    不过这绝对不是莫邪最理想的逃生步骤,他必须保证最小的能耗。

    八层楼,减去莫邪所在的三层是五层楼,跑完五层楼的楼梯莫邪花了不到一分钟。

    “呼~呼~”

    莫邪一口气冲上了天台,站在天台上扶着双膝气喘如牛。

    “尼玛,腿都酸透了……”拼命爬楼的时候还没有感觉,这刚刚爬完立马就跟快死了一样。

    腿疼,盲肠的位置也疼,但是现在不是说疼不疼的时候……

    “嗨~布雷迪。”这栋房子的天台上只有楼梯的位置能够藏人,而维克多就是从那里的阴影里慢慢踱着步子走出来的。

    他的脸上依旧是标志性的露齿笑,不过这一次莫邪却是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一下不同的东西。

    好像是畏惧?

    这个男人在畏惧什么?

    他是在畏惧自己么?

    这个念头只在莫邪的脑中存在了一瞬间,然后就被莫邪否定了——看看这场景:脑门上一滴汗都没有的维克多,还有满头大汗、扶着膝盖的莫邪,谁是猎手谁是猎物简直一目了然。

    “嗨。”

    念力已经准备好,或者说是“飞行模式”已经准备开启,莫邪可没有和维克多交手的打算,不过对方既然已经向他问好了,那么他也应该“礼貌”一些。

    “不去看看你的弟弟会不会死在实验台上?”莫邪准备来点狠的,反正自己一会儿就跑路,而维克多可飞不起来。

    有些事情,真真正正的面对面的时候倒是有恃无恐了,莫邪有了破路的资本,顿时就轻松多了。

    “喔,你猜呢?”维克多毫无预兆地出手了!

    罗根始终在他心头占据了一块特殊的位置,就像原剧中他在酒吧台子上用指甲刻下的那个笑脸。

    他和罗根就像是一个人的两面,那么的相像,却又那么的不同。

    所以了,一听到莫邪提及罗根,维克多之前的谨慎全部都被他抛到了一边,他做出了那一套他惯用的扑杀动作——就像猎豹捕食时候的动作一样。

    后肢起跳,接前肢,冲力全部调整到前冲的方向。

    他的爪子已经伸出。

    不过莫邪也不慢,在维克多扑过来的那一瞬间他就自己引爆了念力护盾,然后借助护盾爆咋的反作用力把自己推向了天台的边沿。

    这个推力和水平方向呈上斜角,是他事先在脑海里演练好的快速获得起飞初速度的手段。

    不过在维克多的视角看来却不是这样的:

    那个男人一脸的淡定,仿佛自己这千锤百炼的一扑完全不存在一般;他的身体像是一张纸,顺着自己行进间激起的风向后飘去,飘然若仙。

    维克多像是又看到了那个夜晚,自己由谁来最失败的、也是唯一失败的一次刺杀。

    满身玻璃渣的自己从杂物间的空隙中看到的那一个一飞冲天的身影……

    就像现在这个冲出天台,冲向天空的身影。

    想抓,却无法触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