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四章 女孩
SD市最近的报纸上登出了这样的头条:

    “山寺出狂僧,疑似悟道成癫”

    这条报导的出现一时间占据了各个主流媒体的版面,顶替掉了原本的水深活儿——或许也是有人刻意为之。

    于是这条新闻也就成了新年前SD市的话题,一时间那座戒律散乱的山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口诛笔伐或是赞美与虔诚不一而足。

    只是造成这一切的那个人却没有对此事再有丝毫的关心,就像那三个僧人的记忆对于他就是鸿毛一般。

    事实上是的。

    霖溟,也就是莫邪的黑暗面正式的名字,有生以来第一次拥有自己的名字的他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首先,他需要搞到一张身份证,一张“霖溟”的身份证。

    这个容易,只要随意找个偏僻的巷道,墙面上多的是这样的广告,只是……

    “把钱交出来。”

    打通了电话,来到了指定地点的霖溟见到的不是地下**人员,而是拿着刀子的披头士。

    披头士有三个,喔,这样说不太准确,因为其中有一个女孩,而女孩本来就是留着长发的。

    只是女孩不该动刀子,尤其是这样年纪的女孩。

    她还只有十二三的样子。

    不知道为何,霖溟手软了。

    “嘭!”

    两声巨响并作一声,其中连带着破屋子墙壁砖块碎裂的声音。

    在这样的巨响之下人类的惨叫反而显得轻了很多,就像是猫儿低低的叫声。

    这样低低的叫喊就是他们最后能够做的事情。

    “你……”女孩的刀子已经掉在了地上,一张小脸上满是惊恐。

    方才她完全没有见到霖溟是如何出手的,她的两个哥哥就飞了出去,转眼就成了两具尸体——相信我,砖墙都碎了满地,换了哪一个正常人都不会有幸存的可能。

    她那两个哥哥是街上有名的刺头,混混中的佼佼者,二十上下的时候就已经是公安见了都想绕道走的人物了。只是进来流年不利,不得已做些无本的买卖——说得就像他们之前的买卖是有本的一样。

    不过女孩却是知道的,这样的买卖和以前的那些买卖比起来真的算是有本的了。

    这次的买卖要的是人命和钱财,而以前的买卖只要其中的一样。

    只是没想到刚刚开张就遇到了强手。

    “身手这么好,还要**,这人一定是道上混的,惹了大事!”女孩瞬间就“看破”了霖溟的身份。

    “大哥!我跟他们不熟!真的!”女孩第一时间跪下,双手掩面,声音里带着哭腔。

    行走江湖的,最主要的不是身手,而是脑筋,这一点不管是在哪个江湖都是适用的。

    不过谎言对于霖溟是无效的……

    “抬起你的头来。”霖溟道,今天的事情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杀?

    算了吧,杀些没有反抗能力的人算是什么事情?!

    不嫌丢人么?!

    霖溟的逻辑是很简单的:

    第一,必须要解决的事情这么简单怎么来;第二,没必要招惹的人随他去;第三,不相干的、实力低下的人——少做自降身份的事情。

    霖溟打心底没有把自己和寻常的人放到一个位置上,在他看来,自己算是进化了的优等生物。

    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他最初的定义是“黑暗面”的原因。

    狂妄自大、偏执、阴狠……这些词在他的身上都可以被找到。

    女孩抬起了头,她的五官很是精致,如果再过几年的话一定会成为远近闻名的美人。

    只是此时的她或许还不知道,美丽有的时候是一种罪。

    幸好此时她遇见的是霖溟,一个没有多少人类情感的家伙,不然的话今天发生的事情就不该被写在这里了。

    她抬起了头,然后她的世界陷入了不到三秒的空白。

    银色带着些黑斑的光泽显露在了霖溟的眼中,自从将自己的精神世界捣毁、凝聚了精神之湖之后他发动精神力读取他人的思维的时候眼中的光芒就不再是单纯的银色了。

    黑色的湖水好似也进入了他的眸子,幽深得令人恐惧。

    三秒或者更短一些的时间女孩的记忆就被读完了,霖溟从中了解到了她的身世。

    她和她的两个哥哥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她的母亲是风尘女子,父亲未知。

    “啧啧……”霖溟笑了,不知道是在笑什么。

    这个世界居然真的可以这么小,小巷深处不到四十平方的破屋子里居然有四个身世相同的人遇到了一起,然后挥刀相向。

    命运这个东西为什么总是要去折磨那些可怜的人呢?

    这一刻霖溟突然觉得自己狠可怜,也很可笑,于是他笑了,笑得很大声。

    “哈哈哈……!”

    他此时的精神力已经破了一千,笑声之中不知不觉地就带上了精神力。

    精神力其实是个混杂的东西,至少现在的霖溟是这样的,心灵感知力和念力的暴走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就是这样的一个瞬间这间破屋就垮了。

    瓦砾和砖块劈头盖脸地砸下来,女孩惊恐地看着这个狂笑着的男子,她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向着外面跑去。

    只是她只是站了起来,然后又跪倒了下去。

    霖溟的破千的念力岂是她这样的小孩能够抗衡的了的?

    她只能看着砖块和瓦砾砸将下来,很快她的下场就要和她那两个被埋葬在砖瓦之中的哥哥一样了。

    房顶因为底下的支持力不够几根梁子已经掉了下来,眼看就要砸到霖溟的身上。

    女孩的眼中陡然生出了几分快意——虽然她不清楚这房子是怎么塌的,虽然她也要葬身此处了,但是这个男子显然会比自己先死。

    没有什么比能够目睹仇敌死在眼前更令人快意的了,即使是这样年纪轻的女孩儿也是这般的想法。

    或许,这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

    不过下一刻女孩的目光就呆滞住了。

    预想的脑浆迸裂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对于女孩而言要双手环抱才能围起来的梁子只落到霖溟头顶半米的位置就停下了。

    身怀念力的人即使不刻意发动念力也是能够自主护身的。

    梁子的冲势被生生地止住,它所携带的能量被念力护盾传达到了霖溟的脚底。

    “格拉!”

    水泥地面裂出了数道裂缝。

    女孩看得仔细,顿时福至心灵般地向着霖溟的身边靠去。

    霖溟护盾似乎并没有把她当做异物而排斥出去,也不知道是他的下意识的动作还是主动地开放了护盾。

    他依旧在狂笑着,像是得了失心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