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五章 深渊之秘
“身世浮沉就如雨打萍,我们于这个世道上浮生着,太过卑微。”

    -

    兰欣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房间里拉着窗帘,遮挡住了全部的光线。

    她躺在一张大床上,身上盖着厚实的被子。

    她的睡相就像条八爪鱼,只是她没有东西可以拥抱。

    她没有泰迪熊,而她的哥哥们又年长了,他们是有着各自的女友的,虽然不怎么固定。

    “你醒了。”一个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淡漠如水,就像是在说一杯茶的冷热。

    人命,在他的眼中也许也就和一杯茶没什么区别。

    只是他现在不想喝茶。

    兰欣认识这个声音,正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在挥手之间杀掉了她的两个哥哥,虽然他们是混蛋,但是在她心中却也是不忍就这样失去他们的。

    兰欣颤抖着,半天答不出一个字。

    ———————————————————————————————

    “黑暗总是让人打颤,不过黑暗也不失为一种掩饰。”

    霖溟从倒塌的破屋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原本的破屋已经只剩下一片废墟,而他也在废墟之下。

    念力形成的护盾像是个蛋壳般护住了他,风雨不透。

    只是有脚边的一件异物却是提醒了霖溟,护盾对着某些事物放行了。

    那是个女孩,对他说谎的女孩,也是引得他狂笑的源泉。

    于是霖溟办、证无果,倒是捡回了个女孩。

    在身边带着个女孩就是带着个麻烦,这句话若是霖溟听过的话他就绝不会带上兰欣。

    可惜现在已经迟了。

    女孩受到了惊吓已经晕了过去,霖溟只得找个旅馆先住下,其间他对视来个人进行了记忆强制删除——没办法,懂法的人都不会给一个袋子一个神志不清的女孩儿开房的男子办理手续。

    霖溟讨厌麻烦,只是他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他的新麻烦是《深渊冥想》。

    这本害惨了莫邪的功法他早想见识了,他此时精神力破千,正是想试试身手的时候。

    翻开书籍的第一页,满页的残肢断臂与刀剑之痕之下掩埋的那双眸子第一时间对上了现实世界中霖溟的眸子。

    它似乎已经等待霖溟数万年之久。

    那是一双怎样的眸子啊……

    好像带着父亲的期望、母亲的柔情,又像是带着导师的殷切、敌人的仇恨;好像是这一刻会安抚你,而下一刻就会撕裂你,化作极地的冰霜。

    霖溟对上了这对眸子,眼中又浮现出了银色与黑色混合的光泽。

    下一刻,曾经作用在莫邪身上的奇异吸力也同样作用在了霖溟的身上。

    他的精神力被长鲸吸水一般地吸入了书页之中,留在外面的只是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躯壳。

    ……

    四面都是迷雾,雾气浓郁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主人格形容的倒是恰如其分。”对于这个场景霖溟只是淡淡地这样评价道。

    他能够感觉来自处于外界躯壳的召唤,只要他集中精神就能够踏上回程的路。

    这是莫邪在这里没有感觉到的,或许是得到的能力的形态不同罢。

    不过霖溟手软能够感觉到他留在外面的躯体,但是在这里他却是没有丝毫的感知力。

    他只能依靠最原始的目力,和布在周身的念力。

    他踏出了第一步,雾气翻涌,为他让出这一步的空间。

    踏出一步之后和踏出一步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就连霖溟自己都有种“自己根本没有移动过”的错觉。

    他看不到自己的下半身,雾气太浓。

    他接着又踏出了一步。

    没有任何变化。

    他开始快步走,然后是小跑,然后是发足疾奔,最后甚至运上了念力。

    事情在他运上念力加速的时候出现了变化。

    他发现自己力量的流失并没有得到补充,就像是莫邪当初的述说一般。

    但是他发现雾气似乎淡了一丝。

    仅仅只有一丝,但是却是确确实实地淡了一丝。

    霖溟加紧催动念力,把自己像是颗炮弹般地射了出去。

    这里无法飞行,这是莫邪分享的经验——若非是他用了飞行,力量绝不会消耗得那么快。

    所以霖溟学了个乖,只是将自己往斜上方射出,然后再落地。

    等等……

    “落地?!”

    霖溟人在半空就想到了这个词,这个莫邪没有注意的词。

    这里除了雾之外只有一样东西是实实在在可以触碰的。

    地面!

    霖溟落地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趴在地上,用手指去触摸地面。

    这里能见度低得可怜,眼睛依旧不好使了,唯有用手指的触感。

    他摸到了一个图形。

    那是个箭头。

    向着箭头所指的方向爬行了段路霖溟又找到了第二个箭头。

    地面上有箭头,而莫邪却不知道,这是为何?!

    霖溟知道莫邪决计没有说假话,因为骗他就是骗他自己。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这些箭头只能用这种方式发现,箭头上有屏蔽精神力探查的禁制,或者说莫邪的精神力还不够强大。

    只是莫邪太过自信,对于精神力探查的结果深信不疑,最后知道耗尽了气力也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反倒是教霖溟没有这个感知力的家伙发现了玄机。

    霖溟循着箭头爬行着,雾气茫茫,他身上又是身无长物(这里的一切都是精神力幻化的),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箭头的指向似乎没有一个终点又抑或是他是在绕着某个圈子。

    其实他倒是已经猜到了一部分,然后此时有人能够看透雾气的话,那么他就会发现地面上的箭头绕成了一个阵势一般的东西,而霖溟就在阵势上爬行着。

    每爬过一个箭头,雾气就淡去一分。

    只是霖溟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里虚耗,他不知道这些箭头会让他爬到什么时候去。

    外面还有事情需要解决,万一他在这里练习爬行的时候外面有人给他的身体来了一刀那可就好玩了。

    他站了起来,感受着来自外界身体的呼唤。

    闭上双眼,再睁开时,他已经回到了外面那个多彩的世界。

    分针走了半个圈,床上的女孩的手指动了动,触碰到了霖溟的念力护盾。

    “你醒了。”他开口道,心中盘算着该怎么处理这个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