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六章 徒弟
霖溟花了三天的功夫终于摸着箭头爬完了整个阵势。

    迷雾已经散尽,四面空荡荡的,就连地面也是光滑如镜。

    “什么情况?”霖溟有些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在浪费时间了,而就在他怀疑着的时候地面之下传来了“格拉格拉”的声音。

    好像有某种机括在沉睡了千年之后被唤醒,老化的关节僵直而腐朽。

    一块石碑从地底下升了上来,就像地面是水面一般。

    石碑上龙飞凤舞地刻画这一个个人形,细细数来一共十八个。

    人形的面目模糊,身形也模糊,只有手指被刻画得细腻之极。

    十八个人形,十八个手印。

    霖溟顿时明悟了,当即盘坐下来,按照石碑上的刻画捏起了手印。

    只是他捏到第十五个就捏做不下去了,虽然他已经知道第十六个印是怎么捏的、在心中也模拟出了手印,但是就是接不下去。

    这种感觉就像是跑完一千米之后的后继无力,就像是再多迈一步都是不可能的。

    他感觉到了一阵极强的倦意,外界的肉体呼唤着他离开,现在的他没有力气抗拒这股吸力。

    ……

    “霖溟师傅,吃饭了。”

    霖溟一睁开眼睛就听见了这尚且有些稚嫩的声音,这个声音很生硬,想必它的主人心中一定是有着不情愿的情感。

    兰欣端着一只大托盘,盘子里是一碗白饭和两碟小菜,都是些素品。

    这些食物是她做的,她讨厌刀划过肉质纤维的感觉。

    只是像她这样的人却是抢劫这类需要动刀子活动的参与者,实在是有几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意味。

    “好。”这些天都是霖溟主管身体,身为主人格的莫邪就像是个胆小鬼一般地躲进了精神世界,霖溟打算如果他再不出来的话那么他们的公共财产——三千点积分就归他霖溟支配了。

    他可是有一揽子的兑换计划了呢……

    霖溟端起了碗筷,不过他倒是不急着吃。

    他取出了一根银针,正经的银针,《圣典》信誉保障,承诺三包。

    霖溟将这根银针插进了米饭中,抽抽插插地做了十来遍。

    银针的色泽变黑了。

    兰欣的脸色一下子白了,但是她依旧坐着,浑身上下除去脸色之外没有半点异常。

    “你又失败了。”

    霖溟放下了饭碗,但是话语间却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怎么样一般。

    “是你太谨慎了。”兰欣的语气就像是和霖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日霖溟没有杀她,而是收了她做徒弟。

    她和莫邪(霖溟)一样,在精神上有异于常人的天赋,只是尚且年幼更兼没有恰当的引导者。

    霖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收下兰欣,或许作为黑暗面的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可以不需要理由的。

    “没事,下次注意。”霖溟说着从项链空间中取出了两份水食,一份递给兰欣。

    “念力进度怎么样?”他淡淡道。

    这是兰欣成为他弟子的第五天,他在SD市租了间屋子,时近新年空屋子多的是,而且价钱也很便宜。

    兰欣没有回答,只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她指着霖溟手边的一支筷子,眉头紧锁,就像是在做极大的精神斗争一般。

    很快的,她的额头上就显出了汗迹,只是那只筷子只是略微移动了一下,就像是有人在边上轻轻地吹了一口气一般。

    她终于是到了极限,吐出了一口憋着的气之后就倒了下去,像条死狗一般地瘫在了地上。

    “不错。”霖溟道,他虽然在吃着食物地上依旧动用念力将兰欣送到了一边的床上。

    除去言行的打开方式不对、道德感官的未加载,霖溟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师傅了。

    也只有他这样的师傅配上兰欣这个时时刻刻不想着弑师的徒弟才能达到五天就能够初见成效的精神力修为——虽然这个成效还是很微小。

    霖溟算过兰欣脱力的时间,就他而言若是精神力耗尽的话那么得半天才能恢复过来,在学习了那些手印之后他能够把这个时间缩短到三个钟头。而兰欣则要一天才能从床上起来。

    这一天除去他自己恢复所需要的半天接下来的半天时间他又可以去《深渊冥想》里挥霍精神力——哦,是修习手印了。

    《深渊冥想》中记载的手印是用来锻炼精神力的,对于精神力的锤炼效果很显著,至少霖溟尚未习全所有十八个手印就已经有一千五的精神力了,而孤寂什么时候他能够做完一套十八个手印的话他的精神力就会有质的飞越。

    再不济也足够突破两千的了。

    霖溟对于《深渊冥想》是越发期待了,要知道这样的效果还只是第一页啊……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床上的兰欣已经睡过去了,霖溟帮她盖上了被子后便去了自己的房间。

    他锁上了门然后躺到了自己的床上,然后做了一件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霖溟闭上了眼,将全副的精神力都沉入脑海深处……

    ……

    “莫邪。”

    毫无生机的城市,霖溟站在伫立在湖水中央的小屋子轻轻地道。

    在这里他无须高声喊叫,如果莫邪想听的话即使他站在城市之外放个屁莫邪也能够知道。

    霖溟对莫邪是坦诚的,不然他绝不会在精神力见底的时候来这里。

    “什么事?”莫邪打开了门,他的样子还是有些颓废,他胡子拉碴着。

    精神世界中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并不全部以外面的肉体形态所左右,莫邪看起来就像是老了二十多岁一般那就说明他在这里真的是感到度日如年。

    “该换班了,我的那个徒弟很麻烦,而且也该去兑换些东西了,毕竟假期快结束了。”霖溟看得透莫邪的思维,所以他说的话都是莫邪不怎么抵触的。

    他知道,莫邪绝对不想听什么“该出去了”这样的话。

    他接受不了自己不光彩的出身,但是他忘记了,世上总有更糟糕的事情。

    父亲是酒肉和尚、母亲是风尘女子,这样的出身并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根本没有机会来世上走一遭。

    只是莫邪没有想到这一点,而他也不是那些凡人——无处可逃只能接受或者背弃这一切的凡人,他可以切换黑暗面出来,来解决这一切。

    他是幸运的。

    可是他没有看到自己幸运在哪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