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终极顶包师>  第七章 飞刀
霖溟将身体打理得很好,就像是打理一套房子一样,适时地洒扫、置办家具,甚至安排佣人。

    虽然了,这个佣人不怎么合格。

    这是莫邪第一次在现实世界中见到霖溟收下的弟子,那个名为“兰欣”的女孩儿。

    很巧的是他其实认识另一个名为“兰欣”的女孩,或许因为是黑暗面有着这一段记忆所以才留下了这条性命。

    那是大学时代的邂逅,只是终究是没有能够留住她。

    那时的莫邪什么都没有。

    而现在呢?

    或许他情愿自己从来就不曾拥有过什么,这样也就不需要去承担什么。

    ……

    今天的师傅有些奇怪。

    一大早兰欣端上饭食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之前霖溟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块铁板,冷冰冰的,没有一丝属于人类该有的情感。

    而今天的“霖溟”眼神之中却是有温度,与……

    悲悯?!

    兰欣确定自己不会看错,但是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

    “兰欣?”莫邪试探地叫了一声,他的声音是沙哑的,不同于霖溟的波澜不惊。

    若是他此时真的蓄起了胡茬,然后长相再帅气一些的话几乎就可以直接去试镜了。

    “师傅。”兰欣应道,她的声音中带着霖溟的味道,只是稚嫩了些

    “好了,今天去外面吃。”莫邪看着眼前的饭食,从霖溟的记忆中他了解到这些食物都是加了料的。

    也就是霖溟这样的师傅才能把徒弟教成这样,不过他也没资格说霖溟的不是,毕竟他们是一体的,霖溟教徒弟没水平就是他自己没水平。

    当下也不多想,直接运上念力裹住了周身——按照霖溟的记忆,和兰欣近身接触的时候需要当心。

    这个女孩的身上可是个小军火库,若是乘火车绝对是过不了安检的。

    很快莫邪就领教了这一点,然后他也了解到了这个女孩在玩刀子上面的天赋可比她当前的精神力要强得多……

    “铮!”

    刚刚换了鞋子走到门边的莫邪就挨了一记飞刀,在他的感知之下,这柄飞刀分明是附带着念力的。

    不过好在有念力护盾的存在,不然莫邪身上可得多个挂件。

    飞刀被莫邪抓在了手中,刀锋上碧色一片,显然是加了料的。

    对此无论是莫邪还是兰欣都没有说什么,甚至莫邪还将刀子递还给兰欣,只是后者显然又透支了精神力,正处于瘫倒的过程中。

    “你姓什么?”莫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霖溟并没有在兰欣的记忆中得到关于她姓氏的片段,想来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而“兰欣”估计也就是她母亲的叫法。

    对于一个风尘女子而言,能够想到这样的名字已经很不容易了,至于姓,这个只有天知道兰欣的老爹到底是谁了。

    莫邪也没有姓,他并不姓莫,只是他不愿意将自己贯上那个肮脏的字眼。

    他宁愿自己姓莫。

    “我姓李。”这个小家伙显然是看过一些不适合她这个年龄段看的书籍,此时已经给自己定义了全名。

    “这算是‘小李飞刀’么……”莫邪无语地看着手中猝了毒的水果刀。

    他没有发觉的是自己的心情终于有了一丝的好转,至少他开始盘算着要带些什么东西回来给兰欣了。

    ——————————————————————————————————————————————————————————————

    下午的阳光照到了兰欣闭着的眸子,这有些刺眼的光唤醒了这个女孩。

    “唔……”

    她低低低**了一声,慢慢地恢复着对于身体的掌控。

    麻木的感觉就像是一群嗜肉的蚂蚁,被兰欣从指尖开始一点一点地驱逐走。很快她就勉力将自己的右手从被子中伸了出来。

    她身手挡住了眼前的阳光,让它们从指缝中泄下,带上毛毛的边。

    这次自己睡了多久?

    兰欣回忆起了集中了她全部力气的一刀。

    霖溟教给她的念力被她运到了飞刀上,从而让脱手之后就无法控制飞行轨道的飞刀有了转弯的余地。

    她瞄准的是莫邪的脊背,但是预想中最后的着力点是莫邪的脖子。

    只是她的刀只逗留在了莫邪身后一尺的位置,哪怕是她引动了刀上的念力也无法再刺入半分。

    然后,那个可怕的男人、那个凶手抓住了她的飞刀,就像是捉住了一只失去了羽翼的昆虫。

    “为什么……”她已经失败了太多次,她每天都要失败很多次。

    和杀掉自己哥哥们的凶手共处一室却连对方的毛都弄不断一根,还有比这样的事情更让人煎熬的么?

    他为什么还不杀掉自己?

    此时兰欣的脑海中满是这样的问句。

    “唰!”

    阳光被某件尖锐并且锋利的东西割开了,那是一把刀,十公分的刀刃,三公分的刀把,很不协调的构造。

    这把刀根本就是个废品,无论是什么地方都不会有它的用武之地,但是就是这样的一把刀却凭空地漂浮在了兰欣的眼前。

    “送给你。”莫邪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他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沙哑。

    这把飞刀并不是给寻常人使用的,而是念力异能者所使用的飞刀。纯手工制作,图纸由《圣典》提供,原料来自SD市某钢铁厂。

    刀面还上刻上一个龙头状、诡异的图案。

    那个图案的含义是“噬灵”,而在这个世界上目前为止莫邪都还没有遇见过所谓的“灵”。

    不过也没关系,有备而无患。

    “多谢师傅。”兰欣接过了刀,她就这样抓了上去,不避刀锋。

    只是诡异地她的手并没有被割破,莫邪用念力护住了她的手指。

    她坐了起来。

    兰欣没有自己的房间,这间屋子是两室一厅的,另外一间“室”是卫生间。

    所以她睡在大厅里,这里很不符合格局地搭了一张床。

    而她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外衣并没有在身上。

    “我的外衣……”她低呼了一声,即使是像她已经将生死放开了的人也还是有放不开的东西。

    “我脱的,你该不会是想感冒吧。”

    现在外面的温度已经是零下十度开外。

    “……”兰欣看着正在一堆材料中雕雕琢琢的莫邪(制作飞刀),突然觉得如果自己还能发出早上那种程度的一刀将会是件愉快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