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龙符>  第四章 金口玉言


    这三月,古尘沙每天除了继续装疯卖傻,就是在夜深人静之时练武和研究祭天符诏,同时大量阅读上古文献。

    “嗯?这史书上记载颇有意思,上古大帝,用五色土筑祭坛,放以十多种药材,杀虎狼以祭天,可得虎狼丹,士兵服用下去,个个都强横无比,所谓‘虎狼之师’就是如此得名。还有,有拿一枚钱币,放入铜盆中,再用青蚨之血魂来祭祀,那盆中就会填满同样的金币。又比如摆设个小小的庚金阵法,把剑放入其中,然后斩杀白虎祭祀,那宝剑就会削铁如泥,不知道可行不?”

    练完武功躺在床上,古尘沙看着许多史书,其中有正史,也有野史。

    史书之中,都有礼仪的篇章,有礼仪,就有祭祀。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天符大典”中的“礼仪部”。

    天符大典,无所不包,经史子集古今图书都在其中,可谓是古往今来第一书,眼下编撰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他想从其中找到关于祭天符诏的记载,还有如何利用。

    果然,上古史书之中,记载了很多关于祭天符诏的东西。

    但真假难辨,需要他不停去试验。

    而且祭祀之道,绝不是那么简单,还要懂得阴阳五行,阵法逆转,知道天时地利人和。

    “这三个月已经把力量消化得差不多了,看来我可以再次进行祭天,增强力量,这次就去狩猎猛虎,顺便试验下通过祭祀获得别的物品。”

    区区三月,从“初窥门径”直接提升到“出神入化”,简直就是奇迹。

    哪怕是受宠的皇子,各种丹药支持,有最好的修炼秘籍,也需要十年苦练,武学大师岂是儿戏?

    收拾起行囊,他又要出发狩猎。

    这些日子他已消化了熊狼大力,可以更进一步,冲击宗师之境了。

    皇宫“勤政殿”。

    几个大臣恭恭敬敬站立,太监们穿着软绵布底鞋在外面伺候着,落地无声。

    殿内铜鹤嘴里烧出来幽兰香味,不浓郁,若有若无,人闻之后精神百倍,烟云上升到殿顶,居然结成了龙虎似的烟形。

    这是最为名贵的“龙虎神香”,传闻是上古大蛟胆凝结成的化石混合变异金虎胆真麝一起炼制而成,燃烧起来,常人只要稍微闻一点,就能够祛病延年,开启神智,聪明异常。

    能用得上此物的,普天下只有一人,那就是天符大帝古踏仙。

    别人就算有此香也不敢用,是违禁物品,被查出来之后大不敬,抄家问斩。

    古踏仙没有穿龙袍,着装随意,青色丝衣,头发用玉冠束缚,身材高大,给人支撑苍穹之感,面色却并无威严,而是和蔼可亲,不像帝王,倒像是教化天下的夫子。

    “皇上,民间淫祀已经清理完毕,以前古天子册封的正神也树立起来,却仍旧有些野心之徒,零零散散暗中祭祀邪神和恶魔,稍不注意,就会死灰复燃。”一位大臣在奏事:“臣等愚笨,也无法根除,一劳永逸。”

    奏事的大臣已到中年,相貌威猛,极有煞气,一双鹰眼凌厉如刀,显现出来他杀伐果断,是个厉害至极的角色。

    这一看就不是读书人,而是专门办刑罚监察的军队首领。

    “辟邪侯不必自责,淫祀之事是历朝历代都无法彻底禁止之事,我虽有雄心,为天地清邪魔,为万世永清明,却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古踏仙边批阅奏折边安抚大臣。

    他说话有习惯,不喜欢称呼自己为“朕”,而是我。

    除此之外,他批阅奏折也不用文言,清一色白话,简单明快。

    臣子们也习惯了这种做事方式。

    这位皇帝也是传奇,当年他是流落民间的私生子,万万没有皇位份,却异军突起,夺嫡成功,简直就是逆天,困难程度不亚于改朝换代,朝廷之中因此也进行了大清洗,登基之后几个大案下来,几万人被杀头,数十万人流放,终于把反对的声音压了下去。

    “清理淫祀乃是治国之中最一环,历朝历代,都是邪魔乘着天灾蛊惑人心,祸害天下,如果单单是饥民造反,那就很好镇压安抚,但饥民中有邪魔代言人进行传教,以邪说歪理来颠覆朝廷,社稷则就岌岌可危。”

    古踏仙在一份不要紧的奏折上批复三个字“知道了”,又去翻看另外的奏折。

    “皇上圣明。”

    辟邪侯是军机大臣,监管着刑部,还身兼铁血卫都指挥使职位,肃清天下盗匪邪教,甚至可以擒拿搜捕犯法官员,监察朝廷大臣的言行,是朝廷最锋利的‘刀’:“另外,臣还有事要奏,最近江湖之上,隐隐约约有献朝余孽在活动,臣已经在严密排查,却并没有抓到余孽,这是臣的失职。”

    “献朝余孽?”古踏仙放下手中的笔,却也并未动容:“这在意料之中,当年剿灭献朝,皇室血脉被杀得干干净净,却也有几个忠心于皇室的厉害人物,比如太师闻洪就未伏诛。但天下大定,人心思安,百国已灭,几个余孽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是!”辟邪侯的事情已经奏完,就站到一边去,让别的大臣奏事。

    “元国公,你先奏吧。”古踏仙道。

    元国公楼冲霄身穿朝服,气度雍容,双目如星,额头明亮。他身上就没有很辟邪侯的煞气,而是宰相之气,有容乃大,统帅百官。

    “其实臣今天是奏私事.......”楼冲霄迟疑了下:“不过,这也是国事......上次皇后都说小女已成年,希望七皇子和小女能够.......”

    “这件事。”古踏仙沉思着:“这是私事,但牵扯到我的儿子,却也是国事。拜月灵性非常,身怀素女血脉,前途不可限量,将来国家还要大用她,我早就颁布旨意,天下女子也可习武学文,她正可作为表率,高灵,你进来。”

    一个太监无声无息进来,跪在地上,他行如鬼魅,几乎站立无影,浑不似血肉之躯,而如阴魂鬼神。

    这是六宫大总管,高灵,天符大帝贴身太监。

    “传旨下去,赏楼拜月精元大丹三枚,寒螭冰铠一副,离火剑一口。”古踏仙下旨。

    噗通!

    楼冲霄连忙跪下:“请陛下收回成命,如此重赏,小女万万承受不起。”

    那精元大丹,乃是皇家炼丹师采集珍贵草药,混合纯净精气,历经十年才可炼制一炉,粒粒珍贵,就算是等闲皇子都不可得。

    至于寒螭冰铠,传闻是北海生活的寒冰螭龙鳞片打造,穿上之上,全身包裹,如龙神附体。离火剑是特殊火性金属,手持此剑,可以削断任何凡兵,剑上更有灼热之力,挨到就燃,往往和人动手,三招两式,敌人就化为灰烬。

    离火剑就算是武学宗师都难以驾驭,但穿上寒螭冰铠之后,就能尽情施展威力。

    赏赐一出,就算是其它大臣都大吃一惊,觉得太重了,哪怕是为国立下赫赫战功的皇子也恐怕得不到这种赏赐。

    “我的赏赐岂有收回之理?”古踏仙微笑。

    “那臣代小女谢过陛下大恩。”楼冲霄再次叩头。

    “那就好,刚才你说起来婚事,拜月自己的意思呢?”古踏仙站立起来。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大事,哪有女儿家自己做主的。”楼冲霄匍匐在地。

    “朕革鼎天下,扫万年颓风,男女婚姻自己做主也是其中一项。”古踏仙散步走着:“朕说了,此事让拜月自己做主,喜欢上朕的哪个儿子,两人先亲近亲近,若是两情相悦,朕就成全如何?”

    “皇上。”

    所有的大臣听见这个“朕”字,都立刻跪下,他们知道,这位大帝要做重要决定,因为古踏仙一般都称我,称朕的时候,那就是决定不容更改!

    “皇上万古一帝,若是拜月知道这件事,定会感激涕零,为朝廷效力。”楼冲霄大声道。

    “对了,朕的十九皇子叫古尘沙吧。”古踏仙说话很慢:“他现在十四岁,即将成年,你们楼家当年破献朝,得到镇国之书巨灵神功先给朕,现在从秘藏书库中取出来,让拜月给小十九修炼修炼,两人也可以亲近亲近。”

    “什么?”楼冲霄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万万没有料到,皇上会有这个决定。

    虽说是“亲近亲近”,但几乎不亚于赐婚。

    古尘沙赈灾,老百姓没饭吃怎么不吃肉的笑话已经传遍朝野。

    可他不敢反驳,天符大帝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更改,虽然楼家号称“楼半朝”,权倾朝野,但如果抗旨,只要一句话,皇帝就可以把他家族碾成齑粉!

    “臣领旨,谢恩。”

    楼冲霄战战兢兢。

    他在任何面前都是威风八面,深不可测,手握大权,一句话千百人头落地,但在皇上面前,仍旧是个奴才。

    “皇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心中急速思量:“怎么会让拜月和十九皇子去亲近?”

    他思绪万千,竭力要揣摩皇上意思。

    古踏仙走着步子,却不理会楼冲霄,而询问另外的大臣:“文相,全国禁用金银,发行纸币的情况进行得如何了?”

    文相也是朝廷重臣,官居一品,却是个老者。

    他的脸好似核桃皮,年迈不堪,但双目炯炯有神。别的臣子面对天符大帝大气都不敢出,他却从容不迫:“此事推行颇为顺利,全国各大商行已经同意用自己储存的金银换取朝廷发行的纸币。”

    他和楼冲霄都是宰相,不过一文一武。

    “恐怕也不是那么乐观。”古踏仙面无表情:“那些百年世家,千年世家,藏金银财宝已成习惯,他们根本不相信朝廷的纸币,认为那是废纸一张,看来要动动刀子,他们才会清醒,现在的天下,不是以往的天下了。”

    轰隆!

    外面突然闪电雷鸣,大雨瓢泼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