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龙符>  第五十八章 小姨
readx();    “螭龙铠?”
  
      女子一击没把古尘沙杀死,看见铠甲,却停留下来,没有再出手,也似乎看到里面是什么人:“你就是古尘沙吧,居然跟踪到这里来,尘剑风没点发现,真是废物,看来我姐姐生了个好儿子,不但活下来,还成了些许气候。”
  
      “你就是我小姨尘灵韵?”古尘沙严阵以待,“我看过献朝皇室档案记载,你和我母亲是亲姐妹,为什么要这么害我?用无信夺心符来控制我?”
  
      “什么都让你听去了?”尘灵韵倒有些惊讶:“看来你身上的确有奇妙之处,能镇压破法仙剑,更能接近我不被发现。”
  
      “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到底有血缘关系,尘剑风咄咄逼人,要把我抓走,抽取我的血脉,你又要控制我,难道真的不共戴天?”古尘沙声音凌厉起来。
  
      “灭国之仇,不共戴天,还有你母亲也是被天符帝逼死的,你现在还给天符帝做事,简直就是忘恩负义,我不会允许我姐有这样的逆子。”尘灵韵眼神眯起,似乎动了杀机。
  
      “我不是为天符帝做事,我是为天下人做事,杀蛮族,救百姓,和天符帝无关。”古尘沙道:“母亲死的事情,我也不能听一面之词,自然会查清楚,但哪怕你们献朝尘家统治,也不可能活生生看着百姓被蛮兵杀死献祭吧,我抓住尘剑风,就放了他,也没和母族为敌,我做的每件事,你说哪点忘恩负义了?难道要我造反?搅乱献州,让蛮族和邪教得利?”
  
      他声音很是响亮,远远传递出去,居然有股正气在其中。
  
      他继承了祭天符诏,得到天子封神术,就深知,神器有德者居之,一举一动,都恪守正道,杀邪魔,蛮兵,守镇子,迁百姓,都是如此。
  
      渐渐他就也养出了几丝正气,对于天子封神术体会却就更加深刻。
  
      日月炼,不光是炼神,炼气,炼血,炼肉,还要锻炼自己的心灵,养出磅礴大气,为万民谋福,建立秩序之心。这才是日月炼的精髓,区区武功变化,搬运气血,冥想精神,又岂能概括得了日月之炼?
  
      日月运行天空,照亮世间,带动气流,雨水,暖意,一切生机都是来自于日月,可以说,没有日月,就没有众生。
  
      日月炼,就是为众生建立秩序,滋养众生,同时也惩罚不遵守秩序,有罪恶的众生。
  
      “嗯?”听见古尘沙说话,尘灵韵倒吃惊,她感觉到此人坚定意志,“那我问你,你以后的道怎么走,我想听听,我姐姐的儿子有什么宏图大志。”
  
      “我暂时没有什么大志,只要刻苦修行,知对错,知善恶,行正道,依照古之圣贤做人规矩,从小事做起。”古尘沙回答得老老实实,这也是他学到的东西。
  
      “从小事做起,看似简单,但只要每件事都做得精细圆满,必成大器。”尘灵韵点头赞同:“高谈阔论,胸有大志的人,不做好小事,都一事无成。”
  
      “我无意和你们为敌。”古尘沙道:“也许还可以做朋友?”
  
      “做朋友?”尘灵韵哑然失笑:“这也可以,把破法仙剑,还有刚才偷走的无信夺心符还给我,我倒是可以认你这个侄儿。”
  
      “那不行,我自身都未有保障。”古尘沙不笨,“我主动放过尘剑风,这两样东西,就等于他的赎金如何?”
  
      “十个尘剑风都抵不住其中一件宝贝。”尘灵韵倒不怕古尘沙跑:“不过你不给也没关系,因为你跑不掉,连道境都不是,如何能逃脱我手掌心?”
  
      “小姨的境界应该是道境四变,吞金化石吧,说话之间,气息如百炼钢,如绕指柔,显现出来五脏六腑都已成熔炉,可熔金石,内外一体。如此境界,小侄自不是对手。”古尘沙笑着:“但小侄肯定有自保之法,要不然也不会在破法仙剑下逃得性命。”
  
      “我倒是很好奇。”尘灵韵也没有什么动作:“侄儿,你和我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不过我倒是觉得你是个人才,而且是姐姐唯一儿子,倒不会伤你,但却要把你带走,不能让你跟着天符帝。”
  
      “小姨,请赐教。”古尘沙也没有褪掉铠甲,而是摆出巨灵神功姿势,眼下尘灵韵是个好对手,他自然要好好磨练,当然这也极其危险,纵然穿着螭龙铠,也不可能是此女对手。
  
      “莲池花开,瓣瓣馨香,凋零无常,灵根常在..........”尘灵韵双手翻飞,却不是巨灵神功,而是另外一套玄妙武学。
  
      她莲步轻移,每踏出一步,脚下都出现气浪炸开,好像朵莲花,这就是极其玄妙,步步生莲之境。
  
      古尘沙几乎肉眼看不见,对方就来到他身前,手掌轻舒,似莲叶在风中摇曳,甚至他魂梦之间都是莲花香气,就要迷醉在其中,动弹不得,竟然有种要进入极乐清净之境的味道。
  
      “天子封神,日月当空。”想也不想,古尘沙就进入日月炼,日月变之境界,双手打出阴阳刚柔劲道,要把尘灵韵的劲都接下来。
  
      但是却没用,双方稍微接触,哪怕古尘沙劲力再玄妙,螭龙铠再坚韧,也抵挡不住尘灵韵那莲花似的拳劲层层渗透。
  
      砰!
  
      他的身躯如炮弹,被直接震得朝悬崖下面掉落,眨眼之间,就不见踪影。
  
      “什么?”尘灵韵连忙抢到悬崖边,招手,金翅大鹏飞下来,把她载着朝悬崖下飞去,一寸寸寻找,但哪里还有古尘沙的影子?
  
      “不可能就这么消失?”她也有些发晕,按照她的想法,古尘沙根本不可能逃走,就算跑得再快,能有金翅大鹏鸟快?
  
      “搜寻!”她燃烧出张符箓,火焰炸开,却又熄灭了,这是追踪符,火焰会随着人逃跑方向追寻,找不到人就会熄灭。
  
      “占卜!”她拿出几枚铜钱,丢在地上,算卦。
  
      但是铜钱也卦象散乱,不知东南西北。
  
      “他身上有件极其厉害的法宝,足可搅乱天机,隐藏气息。”尘灵韵皱眉,又细想了会儿:“不过,你以为能逃脱我的手掌心?朝廷和蛮族征战,你总要出来,我就不信,你能一辈子躲着。”
  
      她跳上金翅大鹏鸟的背,再次远去。
  
      足足等到天亮,悬崖边爬上个人来,正是古尘沙,他苦笑着:“我这小姨还真是厉害,哪怕穿上螭龙铠,也连她一招都接不下来,好在有收获,获得了无信夺心符,可以凭借此来降服蛮族中的高手。”
  
      无信夺心符他知道得清楚,在古书中有记载,此乃上古仙人神灵用来感化穷凶极恶之人所设。只要先滴上自己鲜血,然后把符扔出去,那符就会散开,进入敌人体内。那敌人就会彻底听从你的命令,终生不会违背。
  
      除非是敌人强大到练成道境第八变三昧真火,体内无名之气血火焰游走全身,上脑,炼化一切。此符才无用。
  
      此符非常难以炼制,就算献朝皇室也就这么一枚。
  
      爬上悬崖,古尘沙又进了祭坛空间,给符上滴了几滴天露。
  
      嗡.........
  
      此符立刻龙精虎猛,凭空飞起,青光大放,显现出许多神妙。
  
      “果然,天露不但是人最好的补品,还最能滋养法宝,任何法宝只要能得到天露,就会逐渐强大,洗刷其中杂质,纯粹本源。”古尘沙心中暗喜,尘灵韵要施展此符,就要搭设祭坛,做各种准备工作,而他滴上天露之后,此符的力量完全恢复,只要意念催动,此符就飞出去。
  
      如果能控制个蛮族高手为自己奴仆,那势力必定大增,作为秘密隐藏在府邸中,谁敢对自己不利?
  
      他想想在桃县神庙中修成,到达道境七变,离地腾空,把先天罡气演化为气泡的蛮族神使,顿时心热,如果能把这蛮族神使控制住,不但可瓦解蛮族阴谋,还为自己增添绝世强者。
  
      “如果在平常情况下,我哪怕有日月祭坛,都无法接近蛮族神使那种高级别的存在,但上次前去,那神使似乎没有发现我,可见他在修炼一门功法,而且还要镇守什么空间裂痕,让蛮族大军源源不断的传送过来,我就能够借此机会,不管了,富贵险中求,若是能够以无信夺心符降服蛮族神使,绝对可使我的势力一步登天,和诸多皇子抗衡!”古尘沙说干就干。
  
      诸多皇子哪怕再厉害,也不可能有道境七变,离地腾空的“仙人”作为奴仆。
  
      能够悬浮空中,破空飞行,在修行界来说,勉强算得上“仙人”了。
  
      他身躯猛跃,不停奔跑,有了螭龙铠,速度大增,几乎拉出一条线来,哪怕是武道宗师,都会感觉过去了一阵风。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螭龙铠没有飞行的能力。
  
      也许更进一步的大龙铠就有此能了。
  
      “天露可以提升法宝能力,这螭龙铠也有灵性,是件强大.法宝,我若是用天露来浸泡它,会不会可以使得它更加厉害?”在奔跑的过程中,他不禁想着。
  
      于是,他再次停留下来,拿出降魔之刃,在上面滴了一滴天露。
  
      本来,降魔之刃被破法仙剑打得出现裂痕,但天露滴入其中,降魔之刃裂痕居然渐渐愈合,最后完全恢复。
  
      “真是奇妙,天露就是天露。”古尘沙大喜,又用天露滴在螭龙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