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缥缈三千界录>  第五章 序幕5

  太上长老将露儿放到了一边,向张宇虚说到“开始吧宇虚”张宇虚点点头。
  接着张宇虚走到药鼎前,而太上长老却盘坐在一个蒲团上。对着药鼎的尸体开始结印,不一会就可以看到尸体上开始浮现出大量的符文。此时太上长老突然喝到“玉膏灵血草”随后张宇虚立刻取出一个玉盒打开,然后从玉盒中拿出一支血红的药草扔入鼎中。
  原来药鼎里虽然已经有了大量的灵草,而且年份比弟子用的高得多,但是那也只是炼制一般的僵尸用的。灵尸则需要更多宝贵的药材,还要有很高的修为的人同时在尸体上刻出相应的符文才可以。
  这么大功夫练出的灵尸和僵尸又有什么区别呢?僵尸到底还是死物,虽然后期可以孕育出灵识进而拥有智商,但是毕竟先天不足难以匹敌真正的人类。
  灵尸就不同,从一开始就让尸体拥有灵识。这样就像一个人类一样成长,后期完全就是一个人类修士,二者谁弱谁强一看就知道了。
  只不过,这灵尸虽好却极难炼成。主要是他的要求太高了,像对尸体的要求,对药材的要求,对炼制者的修为的要求实在是太难满足。甚至整个养魂殿拥有灵尸的不过才五人。其中张宇虚和太上长老是拥有灵尸的,还有三人都是养魂殿的高层人物。这足以可见灵尸珍贵与炼制的难度。
  而且这种灵尸的炼制方法相当于是让尸体复生,有伤天和,炼制成功后也会有天劫降临,若是灵尸不够强也没办法继续存在。
  此时,当张宇虚把玉膏灵血草放入药鼎之后,明显看到尸体的肉身开始慢慢鼓了起来。这是在补充他无数年来肉体散尽的灵气,这药若是总在人身上那就是白骨生肉的效果,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就能给你救回来。
  此时张宇虚与太上长老却把这神药用在了为露儿炼制灵尸上,足以可见他们对露儿的宠爱。
  再说那尸体受了如此一大药,身体一下子就鼓了起来,而后他身上一片片的符文显现,硬生生的将尸体压回原来的大小。接着身体又胀大,又被符文压小。如此往复,而在这循环之中一块块老皮从尸体上脱落。
  经过了九九八十一次这样的循环,终于尸体上再没有一片老皮脱落。此时尸体终于显出了其生前的模样,却是一位及其俊俏的男子,年龄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现在就像刚刚陨落一样躺在药鼎里。
  接着太上长老又开始对尸体结新的法印,一段时间后又对张宇虚说到“玄魔锻骨草”。张宇虚立刻又取出一个玉盒,拿出一株黑色的药草扔入药鼎。
  这次尸体没有膨胀了,却开始不停的扭曲,像是在被人一根根折断全身的骨头一样。最终,一团团灰白色的骨粉从身体的毛孔中排除。此时尸体没有骨头的支撑,变成一滩烂泥。
  此时又是太上长老结出的符文,支撑着那团肉。然后刚才扔出的那株草开始化作人体的骨慢慢进入到尸体中,又过了一段时间符文也消失不见而尸体的骨已经完全恢复了。
  接着太上长老又开始结印,在尸体的额头上显出一个个符文。接着又对张宇虚说到“养魂草,快”如之前一样张宇虚立刻往药鼎里扔了一株几乎透明的草药。
  而这株草药一碰到尸体的额头就立马化作点点星辰没入尸体大脑,然后就被符文包裹存在那里。这是为尸体灵识的出现打好基础,等灵识一现就立马能温养它,好让灵魂更加坚毅。
  接着太上长老又到“轮回果”,只见张宇虚从眉心出取出一个金色的果实,那果实外自成一个八卦道盘,在那里旋转,好似在演化轮回秘法。
  这就是轮回果,相传能让人轮回,不过只对死人有用,天地间都没几颗,也不知道张宇虚和太上长老怎么搞到的。
  张宇虚毫不痛心的就将那果实丢入了药鼎里,刹那金色的果实就爆开了,然后又化作一个八卦轮回盘,把那尸体包裹在其中。
  接着那八卦轮回盘又显出太极阴阳二气鱼和六道轮回门,开始围着那具尸体旋转,同时又响起一阵盖过一阵的大道宏音。张宇虚看到这里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做了,退后几步也在一个蒲团上盘坐下来,开始向结法印。
  当张宇虚和太上长老都专心结着法印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那具尸体竟然突然睁开了眼睛,尽管还很空洞但是却还在转动,不停的打量着这个世界。
  看到这一幕,张宇虚问太上长老“师尊,我们已经成功重新塑造了这具尸体的灵魂了吗?”
  “不,应该还没有,你看轮回果的药力都还没有发挥出来,不可能是我们现在就塑造出了灵魂。”
  “那师尊,这是怎么回事,以前我们炼制灵尸的过程从没出现这种情况啊。”
  “难道是?这不可能啊,血墓那么恶劣的环境。”
  “师尊,你的意思是这具尸体经过这么久的时间已经自己孕育出了灵魂?”
  “看来也只有是这样了,这也正好省了我们一个步骤,把轮回果打进他的身体吧,虽然不用它塑造灵魂,但以后会对这具灵尸有大好处。”
  接着张宇虚和太上长老一起施展大法力将轮回果打入了灵尸体内,在其手中竟然结成了一个轮回印。
  然后的一幕又让张殿主和太上长老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了。本来尸体产生了灵魂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天劫的,可这次却出乎意料的安静。安静的张殿主和太上长老两个人心里空落落的。
  “宇虚,我知道了,这具尸体的灵魂是天生地长的。也就是说,这灵魂本来就是得到了天地的认可的,所以不会遭受天劫。”
  “也只能这样说了,那不是又节省我们一个麻烦?那就可以直接让露儿和这具灵尸形成灵魂羁绊了吧。”
  “嗯,看来是没有问题了。露儿你过来。”
  这时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这一切的露儿,才弱弱地走到太上长老之前。太上长老笑笑说到“露儿不用紧张,有长老爷爷在。”
  “好的长老爷爷,我相信你和爹爹会保护我的”
  太上长老点点头笑笑,伸出一只手指在露儿头上轻轻一划,两滴魂血就从露儿额头渗了出来。接着太上长老严肃了起来,将两滴魂血一下弹到药鼎的上空,瞬间结出无数个法印,接着在露儿与灵尸之间出现了一个无比繁奥的法阵。
  接着有一滴魂血飞回露儿的额头,开始在她头上结成一个魂阵。而另一边的魂血也在灵尸的额头上结成一个相同的魂阵。渐渐的,那灵尸的脸上竟然开始浮现了痛苦与不甘的神色。这时变故发生了。。。。
  那把灵尸一直持着的生锈了的铁剑,和那灵尸手上结成的轮回印竟然同时开始发光。那把铁剑像是暴怒了一般,放出无尽的杀气,一道血红剑芒自那把铁剑上发出。直接穿过了这片小世界,透过大地直接射入星空。
  那轮回印的变化更为惊人,竟然演化出一道又一道六道轮回门,在哪里演化轮回,贯通时间长河。
  刹那,那把铁剑褪去了血光。竟然一下就从一道轮回门中穿了过去,当他从另一道门中穿回来的时候,却化作了一个英俊的青年,最难以置信的是这青年就和药鼎里的那具灵尸一模一样。
  那青年一看药鼎里的灵尸,瞬间爆发出一股爆裂的威压。那到达极道期多年的太上长老竟然在这股威压面前感到了阵阵的窒息。就像一个婴儿直面对一头成年发怒的狗熊一样,只要他愿意轻易就能取自己的性命。
  太上长老都这样,张殿主就更加的难以忍受了,简直就要直接瘫倒在地上了。都无法想象这人的修为高到了什么程度。
  这人半天才冷冷地说了一句“你们敢把我的尸身炼成傀儡?”随之而来的是更强的一股伴随着杀意的威压。
  接着他右手轻轻一抬,直接就把张殿主像拍苍蝇一样随意的拍了到了一边。接着又捏起拳印轰向太上长老,太上长老虽然受到了莫大的威压。但是比张殿主好多了,立马结起法印迎了上去。
  结果那青年竟然突然化拳为掌,一回手就把太上长老的法印抓在手上一捏,就消失不见了。他却死死看着太上长老保护着的露儿,喃喃到“阿莉,难道这是天意吗?罢了罢了,我一个已死之人。”
  接着他竟然收了手,又一指点出,直指露儿的额头。只见露儿头上的魂阵闪了两闪竟然消失不见了,随后他又一挥手,将药鼎里的灵尸卷走。穿过层层大地消失不见。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至于太上长老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那青年就已经带着灵尸不见了。
  这时张殿主才慢慢爬起来,来到太上长老身边,问道“师尊,露儿没事吧”
  太上长老看看说“没有什么事,只是魂阵被毁了,或许得重新给露儿炼制一具灵尸了。”
  张殿主却是满脸的苦涩,他知道想再炼制一具灵尸太难了。而后他问道“师尊,那个人是怎么回事啊?”
  太上长老说“可能是轮回果的问题,没想到它竟然能真的将人轮回过来。而且那个人的修为实在难以预测,我绝对比不上他。总之今天的事情先保密吧,你带露儿先回去我再想想怎么给露儿再炼制一具灵尸。”
  张殿主见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领着露儿回去,然而两人都没有注意到,露儿的额头一个更加复杂的魂阵一闪即逝。
  “难道这世上真的还有那个境界吗?”太上长老想起那个人的实力,这样想到。
  那青年却带着那具灵尸在外界飞驰,慢慢的那具灵尸竟然缩小成一个两三岁的孩童。
  那青年看着变成孩童的灵尸自言自语“我已经逝去,以后就麻烦你来保护她了。你不需要我的一切,由弱变强才是强者的成长之道,我感觉到了,你会改变这个世界,改变那黑暗的。”
  说完那青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又是一把生锈的铁剑。而青年消失后那孩童也停了下来,落在一片树林中,那把铁剑依旧被他紧紧拽在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