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掌梦道>  第一章 艾薇 异梦

  一张灰色的照片悬挂在床头,画面上一个男人的面孔诡异的微笑着,他的瞳孔似乎注视着空间的某处-那里存在了什么。但是现在的我们无法窥探。男人手上拿着一把赫克勒-科赫HK4指着自己的太阳穴。此外照片再无任何信息传达出来。
  艾薇此刻正在熟睡,呼吸异常的平稳。似乎沉浸在了那个不为人知的世界。我们越过这层沉睡的表象,深入她的梦境。或许她并没有什么梦境,不过我们仍旧不知为何的抱有某种兴趣。此刻我们站在真正的大地上,四周是广袤无垠的荒原,荒原上浮着一些细小的颗粒,这些颗粒不停的渗入我们的皮肤,但是我们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奇异的变化。姑且不去考虑,我们四处张望,想要寻找这荒原上是否有艾薇的身影。然而四周忽然起了浓重的雾气,视野渐渐模糊,并且伴着一丝充满威严的警告声不断在耳边回响“滚出这里”!是一个女声……下一瞬我们被一阵强大的推力推回了房间,我们企图探索艾薇梦境的计划失败了。
  艾薇紧张的环顾四周,她刚刚感觉到有一伙人侵入了她的荒梦中,并企图在她的荒梦中破坏一些东西。但是艾薇无法具体知道他们想要破坏的是什么,因为她对荒梦的掌控只有三成,只能勉强将他们逼出自己的荒梦而已。艾薇渐渐松了一口气,她知道那伙人已经走了。艾薇此刻正在荒梦中的一角,也就是她所能掌控的三成区域中,艾薇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她无法继续深入她的荒梦,因为她甚至没搞清楚荒梦对于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荒梦出现在几周前,当时艾薇正在自己的梦中畅游,忽然一个男人的面孔主宰了她的梦境。这个男人面容冷酷,嘴角有一抹诡异的微笑,饶有兴味的看着被自己主宰了梦境而惊恐无比的艾薇。艾薇内心紧张的无以复加,手心渗出涔涔冷汗,不无慌张的看着那个神秘的男人。两人眼神对峙中,艾薇终于下定决心率先开口“你,你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男人似乎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轻蔑的笑了笑,大手一挥,艾薇整个梦境就变成了现在的荒原模样,并且艾薇的身体不断的后退,最后被逼到了荒原的一隅,四周充满了禁锢的感觉,并且在梦中下起了细小的颗粒。做完这些,男人又诡异的消失了,只留下一句飘渺的话“走出这里,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艾薇在内心大呼无奈,可是这四周空间不会有任何回应。艾薇试着向四周走动,可是却如同碰到一片看不到的屏障,似乎是某种禁制。艾薇顿时感到一股绝望涌上心头,虽然她曾修习过格斗技,不过在这里似乎毫无用处。艾薇觉得还是试一下为好,于是握紧拳头,不假思索的用力一击,一声惨叫使四周的屏障微微颤抖。艾薇的拳头红了一大片,可是看到光幕竟因为她的惨叫而微微颤抖,不禁一阵惊喜。她试着大声惨叫,可是光幕毫无动静,艾薇知道了,这大概是一种吸收别人疼痛而发生裂变的物质,并非惨叫引起。可是如果我不断制造痛苦,怕是自己没从这里出去已经皮球,颓然的倒在屏障旁,闭上眼睛沉沉的不再动弹。沉默中,艾薇想起了自己几周前入睡时的情景。
  她躺在床上,手旁放着一本书,书的名字被阴影遮住了看不清晰。她望着对面墙上挂着的照片,暗暗的流下了两行清泪。那照片上的人是他父亲,他父亲几年前在一次事故中丧生,这张照片就是在那次事故中留下的。可是艾薇在这张照片寄到她手上之前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过什么父亲。她前不久去世的母亲在她面前一次都没提过她父亲,艾薇觉得很奇怪,她望着那个男人的照片,思索着照片后面的那一行字“吾女,我为父”。很简明的五个字,在当时却引起了艾薇心中的滔天巨浪,她没把这张照片给她母亲,也没对她说这件事,因为她觉得母亲既然不想提那就必定有她的原因,我又何必再去揭开这一层苦心经营的面纱。她只是把照片放进抽屉保存了起来,她有种直觉,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现在,在她要入睡的现在,她望着那照片,流泪,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明明她没有悲伤的情绪。拿着手枪的父亲,诡异的微笑,她觉得那微笑总是对着自己,无处可避。教教的,艾薇迷失在了这个微笑里,沉沉的睡去了,再没发出声音。
  荒梦中艾薇猛然惊醒,发现她倒在了地上,她倚着的屏障消失了。她很惊奇,但更多的是疑惑。她只记得自己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了称之为吾父的微笑。难不成是那个微笑?更让艾薇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在自己的梦中做梦,这奇怪的梦中梦使艾薇走出了荒梦范围内的三成。并且她对这三成荒梦有种切实的掌控感,只要是自己意志便可随意而为,只是三成终究抵不过七成,那神秘的男人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让艾薇走出荒梦。艾薇试图控制三成范围内的颗粒攻击四周壁障,她静静的集中自己的意志心里默念“成,吾念”,只见三成区域内的颗粒不再落地,慢慢的聚拢到艾薇的手中,不断的变的尖利,最后在艾薇的手中形成了足有三丈似槊的兵器,艾薇用意志小心的控制着它,轰然脱手,白槊凶猛的刺向了壁障,由于槊强大的冲击力,壁障开始一寸寸的显出碎裂的征兆,艾薇不敢放松,集中意识不断的进攻,一声玻璃破碎般的声音卷过耳膜,两成区域随着壁障的破碎被艾薇收复。艾薇眼角流下了一滴鲜红的血珠,刚才有一片碎片划过了她的眼角,艾薇此刻很累,顾不上去疼痛。坐在原地调理着自己疲乏的意识,这种收复手段艾薇研究了很久,但实施起来并不那么容易。
  艾薇睁开眼睛,看着满天的落下的颗粒,回想着父亲的微笑,神秘男人的话语,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理由被卷进这么超出常识的世界里。我现在到底在哪里呢?我的梦中吗……艾薇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