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霸道邪医>  第二十八章 截断知觉

  
      那种威严,即使在自己父亲的身上,苏沐清都没有感受到。这个男人,不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浮,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在这个时候,萧寒在苏沐清的腿上,点了几下,随后在苏沐清惊讶的眼神之中,萧寒将她的脚使劲的一掰。
  
      苏沐清一咬牙,等待着那种让人想死的痛感。
  
      只是,等了半天,她却什么都没有感受到。苏沐清瞪大了眼睛,心中不但没有庆幸,反而有些惶恐了,天啊,自己的腿没有知觉了?难道只是扭了一下,便废掉了。想到这里,她打了一个寒颤,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以后只能够坐着轮椅自己的,萧寒在后面推着自己,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不对,为什么是萧寒,我才不要他推着我呢。”她暗自唾了自己一声。
  
      脸色微微有些发红,苏沐清盯着萧寒,他到底将自己的腿怎么样了?
  
      “萧寒,我的腿没有知觉了。”想了想,苏沐清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情况。
  
      萧寒眼皮子都不抬,他两只手在苏沐清的脚踝处,不停地按摩,然后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是我弄的。”
  
      “啥?”苏沐清瞪大了眼睛,自己的腿是这家伙弄坏的。
  
      “我阻断了你的痛感,省的为你正骨的时候,你会感觉到疼痛,一会为治好了,便将你的痛感恢复。”萧寒淡淡的说道。
  
      什么?苏沐清瞪大了眼睛,就那样在自己的腿上点了几下,就将自己的痛感给阻断了,这比麻醉药要好用多了。天啊,这就是中医吗?也太神奇了吧。
  
      有生以来,苏沐清第一次知道,原来中医竟然如此神奇。
  
      她哪里知道,中医是神奇也不错,但是现在的那些中医,却不可能有这么神奇。<>萧寒是邪医传人,医术举世无双,近乎于通神。
  
      再看了一眼自己扭伤的地方,竟然已经完全消除了青肿,恢复了正常。
  
      而就在这个时候,萧寒突然愣住了,眼睛直直的盯着某个方向。
  
      顺着萧寒的眼光看了过去,自己裙底的风光,完全暴漏在萧寒的视线中,天啊,苏沐清惊叫了一声,她另外一只完好的脚,狠狠的踹了出去,这一下子萧寒没有躲过去,被一脚踹在脸上。
  
      萧寒捂着自己的脸,一脸幽怨的盯着苏沐清,都已经老夫老妻了,竟然还这么害羞。
  
      幸好他身体素质不错,不然的话这一脚要是将自己英俊的脸给踢坏了,那就太可惜了。
  
      “大老婆,我可以摸你的腿吗?”萧寒突然问道。
  
      “不行。”苏沐清想也不想。
  
      “看来你的腿真的是保不住了,我这种截断知觉的方法,如果两个小时之内,没有解开的话,明天你就真的要去截肢了。”萧寒有些淡淡的忧伤,他深情的看了一眼苏沐清,道:“老婆,你放心,即使你断掉一条腿,但是依然是那么的美丽,我还是会像是以前一样爱你的。”
  
      苏沐清脸色发黑,她恶狠狠的盯着萧寒,说道:“过来。”
  
      “干吗?老婆你不要这样,我尊重你的意见,既然你不要我摸你,我肯定就不会摸你,我充分尊重老婆的想法。”萧寒满脸认真的说道。
  
      不过他的话,却差一点让苏沐清哭出来了,截肢,天啊,那还不如让她死了的话比较好。
  
      伸了一个懒腰,萧寒说道:“看来老婆你也不会留我在这里睡觉了,那个,我先走了,回去睡觉,忙了一天,困死了。<>”
  
      萧寒说完,作势就要离开。
  
      “等一下。”苏沐清脸色发黑,但是为了自己的腿着想,还是只能够开口,将萧寒留下来。
  
      “怎么了?”萧寒转身,一脸茫然,
  
      “我请你留下来摸我。”苏沐清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她向萧寒说道。这句话说完,苏沐清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发誓,等自己的腿好了之后,一定要干掉这个家伙,他太可恶了。
  
      “老婆,你不要这样嘛,我会不好意思的。”萧寒一副害羞的样子,让苏沐清简直有种想要剁碎他的冲动。这个厚脸皮的家伙,不就是希望这样吗?现在竟然还和自己玩起了纯情。
  
      “来,摸我。”苏沐清大吼了一声,她真的上火了。
  
      就在此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个皮肤小麦色的女子,走了进来,当听到苏沐清的大吼的时候,她愣住了。
  
      再看到萧寒也在房间,加上刚才那一声大吼,李温婉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什么时候,苏沐清这么放得开了。
  
      “清清,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李温婉开问道,她觉得自己回来的,貌似不是时候。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苏沐清泪流满面,她的名声啊,这下子全完的。
  
      萧寒也帮忙解释:“不错,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大老婆没有想让我摸她,这一切都是误会。”
  
      他越是这样解释,李温婉越不相信。开玩笑,她又不是傻子和聋子。
  
      “你们不用解释,我懂的。<>”李温婉给苏沐清一个我懂你的眼神。
  
      懂你妹啊,苏沐清想要骂出来,她瞪了萧寒一眼,吼道:“你还不滚。”
  
      “咳咳,好了,大老婆我刚才忘了一件事情,我刚才阻断了你的痛感,用的手法很轻,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最多十五分钟就恢复知觉了,看来今天晚上我是不能陪你一起睡觉了,晚安。”萧寒说完,直接就冲了出去,因为她看到苏沐清拿起了一个杯子,作势就要向他扔过来。
  
      看到萧寒的身影消失,苏沐清骂了一句:“这混蛋,我饶不了他。”
  
      “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不要那么生气嘛,来宝贝告诉我你们进展到了什么地步。”李温婉一把抱住苏沐清,笑着问道。
  
      “我说刚才都是误会,你会相信吗?”苏沐清泪奔,跳进长江都洗不清了吧。
  
      “难道你觉得胸大就无脑吗?”白了苏沐清一眼,李温婉笑盈盈的问道。
  
      果然,这家伙根本就不相信,苏沐清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