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霸道邪医>  第七十九章 神乎其神
“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博雄脸色一沉。
  
      萧寒没有说话,薛庆伟盯着萧寒,冷笑着说道:“伯父,今天我二叔在良玉阁买了一个玉佛,本来打算送给伯父伯母的,结果被一个骗子骗去了,我本来还打算去找这个人呢,没想到他自己竟然出现了。”
  
      “萧寒,我希望得到一个说法。”李博雄盯着萧寒。
  
      若他真是一个骗子,李博雄绝对不会同意他和自己的女儿走在一起。
  
      “那个变态是你的二叔啊,为什么会骗他,难道他没有说吗?我告诉你们吧,那家伙想要追我,不知道你二叔有没有妻子?这样一个人品低劣的人,骗了也就骗了。”李温婉不屑的说道,她神色之中,透出着一种厌恶。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个小薛,看来你和你二叔的关系很好吧。”萧寒突然开口,脸上带着一抹笑容。
  
      听到萧寒的话,李博雄脸色微微一变。
  
      若是薛庆伟和自己的二叔一个德行的话,他还真不能将女儿托付给这样一个人。
  
      “你血口喷人,我怎么会和我二叔一个样子呢。”薛庆伟直接说道,他可不想被归类成为自己二叔那样的人。
  
      “哦,你看不起自己的长辈啊。”萧寒淡淡一笑。
  
      薛庆伟差一点吐血,他没有再理会萧寒,而是将目光转向李博雄和方青,满脸认真的说道:“伯父,伯母,这个人油嘴滑舌,加上骗我二叔的东西,恐怕不是什么好人,还是将他赶出去吧,省的败坏了伯父和伯母的名声。”
  
      “你敢,你算是什么东西?这是我的家,不是你家,将我男朋友赶出去,我借你八个胆子。”李温婉一瞪眼,霸气十足的说道。
  
      “温婉,我这是为了你好,你太单纯了,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骗子。”薛庆伟满脸认真的说道。
  
      李温婉忍不住一笑,她盯着薛庆伟,冷笑着说道:“我看你才像是一个骗子呢。”
  
      薛庆伟气闷,他没想到李温婉竟然如此维护萧寒。
  
      他这一次来,就是为了娶李温婉的,然后借助李温婉家中的力量,成功打入官场。但是他却没有想到,李温婉竟然一点都不给他面子,还带来了一个男朋友。
  
      “我是天阳市薛家大少,怎么可能是骗子?”薛庆伟有点生气了,声音提高。
  
      “呵呵。”李温婉只是呵呵一笑,却根本没有将薛家放在心上。
  
      薛庆伟气闷,怎么遇到这样一个不识相的娘们。
  
      “萧寒,你是做什么的?”方青突然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在丹青社工作,是丹青社的副经理。”萧寒照着李温婉的话说了一遍。
  
      但是这句话一出来,薛庆伟却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不屑的说道:“丹青社之中都是丹青大家,怎么可能让一个乳臭未干的人做副经理,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李博雄他们对丹青社也是很了解的,听到萧寒的话,李博雄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显然他也认为萧寒是在说谎了。
  
      “丹青大家吗?不知道伯父有毛笔和宣纸吗?”萧寒笑着问道。
  
      李温婉有些惊讶看了一眼萧寒,他要做什么?难道是要露两手吗?意识到这一点,李温婉有些着急,萧寒真的以为自己父母是好骗的,随便写几个字就混过去了,他们的书法和绘画造诣可是很高的。
  
      “你想要露一手?”方青眼睛亮了,她看到了萧寒眸子中的自信,顿时来了精神,莫非自己女儿找的这个男朋友,还真是一个丹青国手呢。
  
      萧寒微笑点头,表示肯定。
  
      “我去拿。”方青毫不犹豫,转身进了书房。
  
      薛庆伟望向萧寒的眼神之中,带着一抹讽刺,他冷笑着说道:“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伯父是天阳市书法协会的副会长,书法造诣早就已经达到了大师水平,而伯母是天阳市绘画协会的会长,她的画,在整个世界上都有着不小的名气的。”
  
      “哦,那又怎么样?”萧寒淡淡的问道。
  
      “我告诉你这些,是让你不要班门弄斧,现在离开,还能够保住一点脸皮,等到一会被揭穿的话,你恐怕就要丢脸到姥姥家了。”薛庆伟满脸不屑的说道。
  
      在他看来,萧寒根本就是在装逼,也许会画画和书法,但是绝对不是太厉害,在大师级的人物面前纯粹是丢人现眼的。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萧寒淡淡的说道。
  
      薛庆伟冷笑着说道:“我从来不赌。”
  
      “那真的很遗憾。”萧寒耸了耸肩,他本来想要坑薛庆伟一笔呢,但是现在看来,不太可能了。
  
      不一会,方青将纸币拿了过来。
  
      萧寒将纸展开,毛笔蘸上墨汁。在几人的注视下,开始动笔。
  
      随着萧寒的动作,方青和李博雄露出震惊的神色,就算是李温婉神色之中都露出一抹不敢相信的神色。
  
      萧寒画的是一条神龙,龙身在云层之中,若隐若现,龙首露出来,龙目盯着前方,那种属于神龙的霸气跃然于纸上。
  
      此时,在场的人都有一种感觉,这条神龙像是要活了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冲出来。
  
      虽然知道这是一种错觉,但是众人却明白,能够造成这种错觉,这条龙已经画活了,不在是死物,有一种灵性。
  
      “神乎其神。”方青忍不住惊呼道。
  
      “人生能够得见此画,此生无憾了。”李博雄神色复杂,激动的说道。
  
      薛庆伟对于绘画不是很懂,但是也明白,这画真的太惊世了。但是他一点都不高兴,反而有些愤怒。
  
      这样一来,他一点优势都没有了。
  
      至少,此时在方青夫妻的心中,萧寒肯定被拔升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
  
      “涂鸦之作,伯父伯母不要见笑。”萧寒淡淡的说道,并没有什么得意。
  
      听到萧寒的话,两人苦笑,李博雄更是说道:“你这要是涂鸦之作,恐怕整个世界上的画师,没有谁敢说自己的是上品之作了。
  
      “年轻人,过分的谦虚就是谦卑了,我女儿能够有你这样的男朋友,是她的福气啊。”方青感叹道,这是承认了萧寒的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