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至尊剑仙>  第7章 琅邪开灵

  
      第七章琅邪开灵
  
      “好吧,就今夜吧,我会从旁相助的。”
  
      最终还是天琅妥帖了,轻轻点了点头,说道。
  
      “好,多谢了,天琅。”
  
      见天琅同意了,宋清一把抓起放在桌子上的木灵石,回首给天琅道了一声谢。
  
      “没什么,帮你也是帮我。”
  
      天琅看着宋清拿起木灵石,便走向床铺,口中似随意地说着。
  
      “来,现在开始,开灵也是很麻烦的。”
  
      “好。”
  
      宋清应了一声,然后便跟随着天琅来到床前,然后率先爬上床去,盘膝而坐,开始闭目调息。
  
      看到宋清已然闭目调息了,天琅的表情也渐渐地认真了起来,右手掐着法诀,似乎下一刻便要出手一般。
  
      宋清的修为还很低,所以即使他进入了修炼状态了,也只是牵动极少的一部分天地灵气,微不可查。
  
      “摄。”
  
      天琅左手一伸,便将放在床上的木灵石摄于手中,随之一股股灵力由手掌注入灵石之中。
  
      “这样,他引灵之后剑气便会更强了。”
  
      看着手中木灵石青光大放,而在这青光之中还隐约可见白光的踪迹,天琅满意地点了点头,看向宋清,双目之中精光闪烁,口中喃喃自语着。
  
      “他也会增加一份战力,不至于没有帮我完成那件事便死了。”
  
      对于天琅的举动,宋清并不知晓,他此时已是意沉丹田,渐入佳境。
  
      “就是这时候了。”
  
      看到宋清已经达到最好的状态了,天琅便将那木灵石放于胸前,然后右手掐着剑诀,朝着木灵石一指,当即大喝一声。
  
      “去。”
  
      只见木灵石青光大放,然后直接化作一道青光射向了宋清,又从其丹田处进入了他的体内。
  
      “嗯……”
  
      也就在这时,宋清身子一颤,一股剧痛降临,让他紧锁着眉头,但还是忍了下来,只是身子还在时不时地颤了一下。
  
      “好毅力,是个修仙的好苗子。”
  
      看到宋清竟然真的忍了下来,天琅不由地赞了一句。
  
      随后,天琅收回心思,双手犹如飞轮般的掐决结印着。
  
      “嗡。”
  
      也就在天琅将木灵石注入宋清体内时,在后者的丹田中,有着一把残破不堪的剑,它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顿时也是一颤,随之道道白色剑气迸射而出。
  
      “嘶……”
  
      一时之间,宋清只感觉到在自己腹中,犹如有万把利剑绞杀着,疼痛非常,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凉气。
  
      “心平如镜,抱元守一。”
  
      突然宋清的脑海里传来了天琅的喝声,那疼痛霎时间减轻了数分,宋清立即听从后者的话,慢慢地再次意沉丹田了。
  
      而这次宋清惊奇地发现,他竟能看到自己丹田中的景象了。
  
      在宋清的丹田中,有着一枚气态珠子悬浮着,他虽然不知道这珠子是什么,但却能隐隐感觉到,这珠子对他至关重要。
  
      而那把消失已久的破剑,竟然就在那珠子旁边。
  
      宋清看着那把破剑,此时却是光芒万丈,其中多是白光,不过那少的可怜的青光竟想将白光压制。
  
      恍然之间,宋清便明白了,此时他看到的正是引灵的过程,那青光便是自己的木灵石所化,不过看这僵持不下的局势,青光似乎很难取代白光,占据主导地位。
  
      发现了这一关键的问题,宋清自然是心中大急,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
  
      “琅邪剑诀。”
  
      而在宋清的房间里,天琅突然又掐了一个剑诀,随即对着宋清的眉心一指,暴喝了一声。
  
      “镇!”
  
      “轰!”
  
      在宋清丹田里,琅邪剑突然为之一震,随着那耀眼的白光竟然敛去了数分。
  
      “一定是天琅。”
  
      看到这一幕的宋清,不由得一喜,立即猜到这一变化的原因所在。
  
      夜幕渐渐降临了,月亮渐渐地升起来了。
  
      但宋清却浑然不知,此时他正在全神贯注地关注着丹田处的一举一动。
  
      在宋清的丹田之中,琅邪剑上的白色已是微乎其微了,但青光由于长时间地消耗,也是所剩无几。
  
      现在,就看青光、白光谁先消耗完了。
  
      宋清甚是紧张,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着。
  
      在宋清的房间里,天琅周身白光闪烁着,只是这时他的身体竟有些虚浮了,不再如先前那样凝实。
  
      不过,天琅对此并没有在意,依然掐着剑诀,手指着宋清的眉心,一股白练由他指尖而出,然后慢慢地输送到宋清的眉心,并被注入其体内。
  
      在宋清的经脉之中,赫然是有一条条白色长长河流动着,并渐渐汇聚于他的丹田处。
  
      但令人奇怪的是,每当到了宋清的丹田,那白色河流便会消失不见,以至于就连宋清也没有发现有白色河流的存在。
  
      而天琅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等某个时辰的到来。
  
      渐渐地乌云遮住了月亮,整个河阳古镇陷入一片黑暗。
  
      “开灵!”
  
      也就在这时,在宋清的房间里,天琅的一声暴喝传来了。
  
      只见天琅突然开始了掐决结印,双手犹如飞轮,一道道印法被他瞬间结成。
  
      “喝。”
  
      天琅又大喝了一声,双手变作剑指,对着宋清狠狠一指。
  
      “轰。”
  
      在宋清的丹田之中,琅邪剑一震,随后一道道迸射而出,比之之前不知强横了多少倍。
  
      “啊……”
  
      宋清再也不能保持修炼的状态,双目瞪圆,仰天大吼一声。
  
      “镇静。”
  
      看着宋清的模样,天琅低沉地说道。
  
      “不然就功亏一篑了。”
  
      “知道……”
  
      宋清艰难地吐出两个字,再次强行闭目调息了。
  
      “咻!”
  
      也就在宋清再次闭目调息之后,天琅直接化作一道白光,然后毫不犹豫地进入前者的丹田。
  
      天很快了,但朱文却一夜未睡,明天宋清就要离开了吧,他但却要窝在这里,他不甘心,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等到了五更鸡叫之时,却又呼呼大睡过去了。
  
      “怎么还没有醒,算了,走吧。”
  
      翌日,宋清在朱文房前等了许久,看到他还依旧没有醒来的样子,便扯了扯嘴角,离开了这家小炼丹坊。
  
      宋清迎着朝阳,伸了个懒腰,然后便大步向河阳古镇的中心走去。
  
      “组队去。”
  
      看書網小说首发本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