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至尊剑仙>  第64章 极影剑盾

  
      第六十四章极影剑盾
  
      在万剑山的主峰上,平淡的一天来临了,不过在万剑门众弟子开始忙绿起来之时,在外门弟子别院的一间房间里,宋清却是盘膝而坐着,已然开始修炼新御剑术了。
  
      “咦?那人怎么还没有出来,难道跟你上次一样晚上修炼太久睡觉了?不过话说,另外一个人没有见到过的,从分了住处便一直在房间里,一个个真是修炼狂人,算了,他们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宋清所住的四合院中,赵正己看着宋清的房间一会儿,见到后者并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口中不由抱怨着,随后他又向另一间房间瞥了一眼,不由撇了撇嘴角,最后却是双手环胸离开了。
  
      而在赵正己离开后不久,那一扇一直紧闭着的房门终于打开了,一缕阳光照射入房间里,而在那阳光之中显露出了一道人影,他迈开了脚步慢慢地从房间走了出来,只见他样貌普通,但却脸色苍白,他便是一直没有现身的那一个人。
  
      也许是因为阳光太过耀眼了,那人不由带起手挡着阳光,而在他那苍白的手下,一双犹如毒蛇般的眼睛看向另外两间房间,其中还时不时地闪过一丝冷厉,和茫然。
  
      “他们,算了……”
  
      那人看着宋清和赵正己的住处,开口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却不知道是何原因停下,而在停下了不久,他又在房门前伫立一会儿,一手扶着房门,一手遮挡着阳光,似乎是在享受着朝阳的光辉。
  
      不久后那人的脸上便出现了一丝红润,并且有愈来愈红的趋势,那人也似乎发现到了自己得到变化,连忙退回房间里,同时再次将房门关住,之后便再无声息了,就如同那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对于自己的两个邻居这般情形,宋清并不知道,此时他还是在房间里修炼那新御剑术。
  
      万剑门发给新弟子的御剑术共分上中下三部分,现在天琅虽然加以篡改,但依然是三部分不变。
  
      御剑术的第一部分主要是引修士进入剑道之途的,故而即使是改过了,但也只是教导一些剑修的小法门,譬如如何使用好自己手中的剑类法器。
  
      而到了第二部分,那才是步入正题,因为这一部分主要是要教导剑修如何提炼剑气的,不过宋清已经提练好了琅邪剑气,而且不知比那御剑术说的提炼的剑气好多少倍,所以宋清只是看了一遍,然后直接跳过,并没有修炼。
  
      而让宋清真正修炼的乃是这御剑术的第三部分,这第三部分在讲解剑道的同时,终于写到了一些实际的东西了,也就是剑诀,一篇没有说关于怎么御剑攻击的剑诀那还算是剑诀吗?
  
      在御剑术的第三部分,只要便是将御剑的剑诀的,而且这万剑门还真是财大气粗,完全不像天琅那般吝啬,竟然一口气传授了三道剑诀,但是,但是却是被天琅直接否决了两个,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宋清已经修炼了剑气指和剑气斩,不需要再修炼替代品了,这样不过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原来在御剑术上一共记载了三道剑诀,分别是极影刺、极影月以及极影剑盾,可谓是攻防一套,但是极影刺与剑气指一般,极影月与剑气斩一般,故而直接被天琅排除掉了。
  
      在刚听到天琅不教他修炼极影刺和极影月时,宋清还是愤愤不平,但是后来也是想通了,毕竟他已经学会了剑气指和剑气斩,又何必贪多呢?故而也就专心地修炼仅有的极影剑盾了。
  
      极影剑盾与其他的剑诀一般,它也是运用剑气攻击的,只是在这攻击的同时,它还带着些许的防御之效,不然又何必在后面加上一个“盾”字?
  
      极影剑盾是一种瞬间的周身三尺之内起一道剑气屏障,不过它可不是单单是支一道屏障那么简单,它在支起屏障的同时,还会产生一股冲劲,之后那屏障还会瞬间化作千万道细小剑气向外爆射而出,即使对方是事先知道的但也别想躲开,虽说那些剑气的威力并不厉害,但也是实质的伤害,而且这还是被天琅改过的,威力自然不能再以之前所说的评价了。
  
      由于宋清只是修炼一道剑诀,故而他并没有需要多少的时间,大概只是用了一个时辰,宋清并把极影剑盾修炼好了,这还应为天琅改了其中运用剑气的小技巧,不然他恐怕早已修炼好了。
  
      “哈哈,终于修炼好了。”
  
      宋清放下掐着剑诀的双手,笑着说了一句,然后便在床榻上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噔”的一声便跳下了床榻,握了握手掌双目之中不由流露出一丝喜悦。
  
      “小清,给,这是你的纳气之术,我看了一下,这个你可以不修炼,我教你的那《御剑法诀》也是可以吐纳天地灵气,完全可以替代者纳气之术。”
  
      就在宋清刚跳下床榻,天琅的声音变从琅邪剑中传了出来,同时宋清的左手上白光一闪,随之便又一卷玉简出现了,原来当初在宋清修炼极影剑盾时,天琅一时兴起便将宋清的另一卷玉简也拿去看了一下,现在已然看好还了过来,当然同时也否决了这纳气之术。
  
      “……那好吧。”
  
      听到天琅的话,宋清先是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便点头同意了下来,他知道天琅乃是过来人,对于一些事情自然有其的独到的见解,是他这个晚辈难以比拟的。
  
      “小清,其实你不用在乎自己到底修炼了法诀功法,就算只是修炼一门,只要是精也是可以所向无敌的。”
  
      天琅见到宋清脸上带着微微沮丧,故而他又后者传了一句音劝导着。
  
      “不是,我并不在乎自己究竟修炼会多少法诀功法,也不在乎自己所向无敌什么的,我只是想为父母报仇雪恨。”
  
      宋清微微地摇了摇头,口中缓缓地说着,其中有些默然,只是他那双手不由地攥在了一起,就连那左手中的玉简也被握得”叽叽”作响。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