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厨师>  第23章赔礼道歉
“子龙,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连他们这几个屯霸都能镇得住?”屯长赵来水诧异地看着赵子龙,话音都有些颤抖。
  
      “没什么,最近和王医仙练了两手,还成么?”赵子龙笑了笑,话锋一转:“先前我们约定的时间可是不多了,你最好抓紧时间。”
  
      “放心,不成问题。”
  
      屯长听了这话,连连点头。
  
      “好了,不妨碍你们做事,我先回去了。”
  
      得到确切的回答后,赵子龙转身走入了夜色之中。
  
      “你答应帮他做什么事情呀?”
  
      美丽嫂怔了怔,扭头向着屯长赵来水问道。
  
      “没什么,只是一些小事情而已。”屯长挠了挠头,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对了,那天晚上我们快活儿,被那小子给拍下来了,以后最好别招惹他。”
  
      “啊,还有这事儿,那小子还真是够缺德的。”
  
      美丽嫂听了这话,不由对着赵子龙离去的方向叫骂道。
  
      第二天一大早,赵来财正在厨房做饭,大门却被敲得震天响。
  
      当赵来财披着衣服打开门之后,赵屠他们几个鼻青脸肿地走了进来。他们走路一瘸一拐的,看起来十分狼狈,手上还提着一袋一袋的东西。
  
      赵来财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没经过什么事情,平日里见到这些凶神恶煞的屯霸,都会绕道儿走。此时看到他们来到自己家,顿时吓得面色发白。
  
      “几……位大兄弟,有事儿?”
  
      赵来财的嘴唇颤抖着,向几人问道。
  
      “来财叔啊,家里刚杀了两头猪,我提了二十斤新鲜的肋条排骨来孝敬您。”为首的赵屠堆起笑容,向着赵来财点头哈腰地说道。
  
      “是啊,是啊,这是我们的。”
  
      其余四人也将袋子送到他面前恭敬地说道。
  
      二十斤排骨、二十斤鸡腿、二十斤鲤鱼、二十斤松子、二十斤核桃,整整齐齐地摆在赵来财的面前,直令他愣在当地,有些不知所措。
  
      “来财叔您有所不知,昨天我们与赵子龙兄弟有点小误会,我们今天是来给大兄弟赔礼道歉的,不知道他在家么?”
  
      赵屠堆起笑容说着,面上尽是不自然之色。
  
      “你是说,赵子龙招惹你们啦?”
  
      赵来财听了这话,目中露出了惊恐之色。
  
      “不不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惹到了赵子龙大兄弟。我们该死,我们不是人,我们已经按兄弟吩咐的做了,还望大兄弟能放过我们。”
  
      “是啊,是啊,还望来财叔您帮我们说两句好话。”
  
      一堆虎背熊腰的汉子,在他面前百般讨好,直令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爹啊,东西收下,您吃饭去吧。”
  
      就在这时,赵子龙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
  
      一身运动服的他刚刚从王医仙那里回来,练习完静默之后,他显得精神百倍,体力十足,便如同一只蓄势满盈的黑豹。
  
      赵屠他们看到赵子龙肯收礼,如释重负。
  
      “来财叔您歇着,我们进去和大兄弟说几句话。”
  
      赵屠他们听到赵子龙的声音平静,连忙颠颠儿地跟着他进入了屋里。
  
      都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昨天夜里赵子龙的一顿拳脚,可把他们给打服了。特别是他对付国庆的那股子狠劲儿,现在想想都令他们头皮发麻。
  
      他们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很威风,真要玩起断胳膊断腿儿的游戏,他们还真没有那个胆儿。
  
      国庆在六人里算是最野的,可这次被赵子龙连踩断两条腿,整个人的锐气都被完全消磨了。
  
      由于他平日在屯子里的名声不好,在派出所也有打架斗殴的纪录,出了这档子事儿也不敢去报警,只得自认倒霉。
  
      当赵屠他们跟进屋子时,赵子龙正坐在床上换袜子呢。
  
      清晨在草地里练功,鞋子袜子都打湿了,自然要换一下。只是当着他们的面儿换臭袜子,证明赵子龙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那股子味道在屋子里蔓延,赵屠他们几个却不敢吭声。
  
      “大兄弟,这是两万零八百块钱,您数数。”
  
      赵屠双手捧上一个塑料袋,里边装满了花花绿绿的票子。
  
      “都是熟人,数啥数呀。”赵子龙接过袋子随手扔到枕头上,向着他们开口说道:“你们几个在屯里欺男霸女,坏事儿干得可不少,以后都收敛点儿。”
  
      “是是,我们知道。”
  
      几人连连点头应和说道。
  
      “还有,我已经让美丽嫂在供销社买了些新桌椅,你们几个去帮忙拉过去整理一下。今儿中午餐馆还要开门做生意呢,别给耽搁喽。”
  
      看到他们态度不错,赵子龙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
  
      “没有问题,我们马上去。”赵屠点了点头,又有些犹豫地问道:“赵子龙兄弟,我们都照着你说的做了,那个录像的事情……”
  
      “只要你们乖乖的,那些东西永远也不会见天日的。”赵子龙挥了挥手,随口敷衍道:“给国庆带个话儿:如果他再敢打鬼主意,我要他第三条腿。”
  
      “是,是!”
  
      听到赵子龙发狠,他们都乖乖地退了出去。
  
      待赵屠他们离开后,赵来财悄悄地摸了进来。
  
      “孩子,你怎么惹上这些人了,他们可都不是什么好种儿啊。”赵来财来到赵子龙身边,皱着眉头向他说道。
  
      “不是我惹他们,是他们惹我的。”
  
      赵子龙将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赵来财听得一阵心惊。
  
      “昨天你和他们打架了,你没事儿吧?”
  
      听到赵子龙与他们打架,赵来财伸出大手按向了他的肩膀。
  
      “没事儿,我不是和您说了嘛,这些天早晨我都跟着王医仙练功呢。别看赵屠他们几个体格大,真动起手儿来,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赵子龙大笑着给老爹宽心,面上的笑容十分灿烂。
  
      “子龙,我咋感觉你病了一场后,整个人都变了?”听了这话赵来财呆了呆,歪着脑袋诧异地看着赵子龙,目光有些疑惑。
  
      “我咋变了?”赵子龙笑眯眯地问道。
  
      “以前的你都不怎么说话,做事情也没什么心劲儿。可现在你身上却充满阳光,积极向上,好像没什么事情能难倒你,真是让爹看不透。”
  
      赵来财看着儿子,摇了摇头说道。
  
      “这都是受老爹您的影响,您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我养大供我上学。我现在长大成人了,自然要成熟一些,为家里做些事情。”
  
      “那一场病之后我想通了,无论你怎么去选择自己的人生,都无法改变生命只有一次的事实。既然只有一次,那我们为什么不好好的活呢?”
  
      赵子龙深吸一口气,看着慈祥的父亲缓缓地说道。
  
      “好孩子,你长大了。”
  
      赵来财愣了愣,面上的褶子舒展了开来。
  
      太阳升高了,暖融融的光芒照耀神州大地,直令万物充满了生机。
  
      屯民们都走出家门,晒晒太阳,唠唠家常,享受这难得的悠闲时光。
  
      “喂,听说了没有,昨天晚上美丽嫂的餐馆里打架了。”
  
      “那惨嚎声好像猫走窝一样,估计大半个屯的人都能听见。”
  
      “是啊是啊,餐馆里的桌椅都被砸了,这下子餐馆开不成了。”
  
      “卖饭自然赚钱,可却不是咱干的事儿。咱终归是老老实实的农民,种田才是本分事儿,想开餐馆赚大钱,那是痴心枉想。”
  
      美丽嫂的餐馆生意红火,引得屯里那些老娘们儿一阵眼红。
  
      此时她的餐馆出事儿了,直令那些女人们凑到一起开始兴灾乐祸。
  
      “你们是不知道,昨天晚上我悄悄地凑近听了听,国庆他们几个家伙不但要让子龙磕头,让餐馆赔钱,还要美丽陪他们六个人哩,这祸可闯大了。”
  
      “美丽平时还找男人呢,他们这岂不是正合了她的意?”
  
      “切,快算了吧,要动真格儿的,美丽不死也得褪层皮。”
  
      几个长舌妇凑到一起悄悄地说着,还不忘远远地看向屯中心的小餐馆。
  
      “怎么会这样,子龙不会有事儿吧。”
  
      旁边的红芳听了她们的话,心里不由暗暗担心。
  
      就在这时,供销社的方向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只见赵屠他们几个推着一辆平车,拉着一车新崭崭的桌椅,向着餐馆的方向而去。
  
      “咦,这不是赵屠他们几个嘛?”
  
      “是啊,他们一个个鼻青脸肿的,不会是吃败仗了吧?”
  
      “可不咋地,他们还推着崭新的桌椅,不会是赔给美丽嫂的吧?”
  
      看到这一幕,众女的面色呆痴,有些无法理解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屠哥,您这是去哪儿呀?”
  
      一个小媳妇好奇之下,向着赵屠问道。
  
      “昨天喝了点酒,不小心把美丽嫂家餐馆的桌椅给弄坏了,我们帮忙给人家换新的。”赵屠咧嘴笑了笑,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屠哥,听说你们昨天晚上揍了赵子龙一顿,还要让美丽嫂陪你们解闷儿,有这么回事情吗?”屯长家媳妇李小英这时走出来,向着他们问道。
  
      这李小英的嘴好像刀子一样,说话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她一向看不惯赵子龙,又隐约知道自家男人与美丽嫂那点儿破事,所以说话不免刻薄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