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厨师>  第26章最毒妇人心
“子龙啊,你真行!”
  
      美丽嫂拉着赵子龙的胳膊兴奋地叫道。
  
      “这有啥,还不都是美丽嫂教的?”
  
      赵子龙笑了笑,向美丽嫂说道:“对了,明天估计人会更多,你再去供销社买回些桌椅,屋里坐不下,就在门口搭个凉棚。”
  
      “还有,让老三哥骑三轮车去乡里多买些桔子、香蕉、樱桃、松子,冬瓜。所有调味品备足,蔬菜肉类也要备出双倍的。”
  
      赵子龙略为沉吟之后,继续向美丽嫂安顿道。
  
      女人终究是女人,虽然经营的餐馆不错,可是做派却保守了些。自从赵子龙掌控了厨房的一切后,便寻思着让餐馆的生意变得更好一些。
  
      正好国庆他们给了个机会,他便借着这个喙头引来屯里的好事儿者,并且当着诸多人的面儿,展示出自己的最新研究,终于达到了自己预想的效果。
  
      就在二人商量着如何应付明天的狂潮时,屯里早已刮起了一阵旋风。
  
      有人说甜蜜饭能改变人的情绪,有的人说快乐饭能让人开怀,最可恨的是,还有人说怀旧饭可以让男人变大,引得屯里人都生出了好奇之心。
  
      令赵子龙有些哭笑不得的是,还有人颠颠儿的跑到餐馆来问他。
  
      应付完这些人后,赵子龙洗涮完正准备回去。美丽嫂却笑眯眯地贴上来。
  
      “我的子龙,你表现得这么好,要嫂子犒劳你一下吗?”美丽嫂的声音甜腻腻的,便如同那盘甜蜜饭一样令人心醉。
  
      赵子龙要去卫生所看看背,再稍带安慰一下王艳,所以没有答应。
  
      美丽嫂看到没戏,只得嘟着粉唇子到供销社去买桌椅去了。她家男人老三更是早被她支出去,骑着三轮车去乡里买水果食材了。
  
      赵子龙在暖暖的阳光下,向着卫生所晃悠而去。
  
      屯里人在路上碰到他之后,都笑盈盈地和他打招呼。
  
      想必他放展六个屯霸的事情,已经在屯里传开了。虽然他依然是那副谦和低调,人畜无伤的样子,可是屯里人看他的目光却大不一样了。
  
      当他来到卫生所后,张银凤和刘萧萧正在午睡,王艳则坐在第二间医疗室的桌前发呆。赵子龙冷不丁地走进来,吓了王艳一大跳。
  
      “你……你还来干什么?”
  
      看到是赵子龙,她将脸扭到了一边。
  
      “对不起,先前是我不对。”
  
      赵子龙挠了挠头,带着些歉意说道。
  
      “你就是个花心大萝卜,专门祸害我们女孩子。”
  
      看到赵子龙示弱,王艳的气也消了大半儿。
  
      “你误会了,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
  
      赵子龙凑过去,一本正经地向她出言解释。
  
      王艳不理会他的解释,将头扭到一边不理他。
  
      赵子龙看到没趣儿,故意装着背疼,叫唤了起来。
  
      “喂,你又想耍什么花样儿?”王艳抿了抿嘴,扭头向他问道。
  
      “昨天晚上赵屠他们去店里闹事,用桌子腿儿砸到了我的背上,现在还疼得厉害。”赵子龙矮着身子,装出一副疼痛的样子。
  
      “切,少唬人,人家才不相信呢。”
  
      王艳依然不理他,只是坐在那里说风凉话。
  
      赵子龙看她铁石心肠,只是在那里叫唤,声音还越来越大。
  
      “王艳呀,出什么事儿啦?”
  
      张银凤被吵醒,忍不住出声询问道。
  
      “没事,有个病人背疼,我帮他看看就好,您继续休息吧。”王艳出声应付间,一把拉过赵子龙,把他按到了医疗室的观察台上。
  
      “脱衣服!”
  
      王艳回身关好了门。
  
      “你……想干什么?”
  
      赵子龙抱起双臂,面色警惕。
  
      “擦药,你以为我稀罕看你呀?”
  
      王艳白了她一眼,没有好气地叫道。
  
      脱下衣服后,王艳在他的背上果然发现了一道红肿的地方。她拿出药膏顺着伤口开始帮他涂抹起来,赵子龙感觉背上火辣辣的疼。
  
      “疼,轻点儿!”
  
      赵子龙咧着嘴向她说道。
  
      “疼死你活该,谁叫你花心的。”
  
      看到他狼狈的样子,王艳的嘴角微微扬起。
  
      “喂,我不就和她说了两句话嘛,不至于让我去死吧。怪不得我爹说最毒妇人心呢,这话还真是在理儿。”听了她的话,赵子龙气呼呼地叫道。
  
      “毒你个头啊,给我闭嘴!”
  
      她的嘴角扬得更高,眼睛也弯成了月牙儿。
  
      虽然嘴上依然不饶人,可她的手底下却放轻了许多。
  
      火辣辣的疼痛过去后,一股清凉之意滋生了出来。感觉着她那细滑的小手在背上摸来摸去的,赵子龙感觉一阵心神荡漾。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甜的?”
  
      沉默了良久,王艳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因为你长得就很甜,甜得让人睡不着觉。”
  
      赵子龙笑嘻嘻地挑逗她,却冷不妨她的手陡然加重,直疼得他龇牙咧嘴。
  
      擦完药后,赵子龙正准备和她再说几句话,手机却不适时地响了起来。打电话的是美丽嫂,她说有人在他家大吵大闹,让他赶快回去看看。
  
      赵子龙向王艳打个招呼,转身离开了卫生所。
  
      他一口气跑到家门口,正好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刺耳的叫骂声。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民兵连长赵大狗家媳妇汪云萍。
  
      听到她的声音后,赵子龙心头吹过了一阵凉风。
  
      不用说他也知道,汪云萍这次来是为了换地的事情。
  
      当初他只顾着一时痛快,非要让屯长把她家的地换给自己,却没想到这彪悍的女人居然跑到这里堵门叫骂,这令他一阵头疼。
  
      这女人性情泼辣,骂起人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赵来财是个实在人,平时话也不多,哪里能说得过汪云萍。
  
      周围的邻居都过来围观,却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我说云萍嫂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跑到我家来大喊大叫的,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呀?”赵子龙深吸一口气,抬脚跨入了院中。
  
      “咦,我正要找你这个小家伙呢,你爹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巴结屯长,让他把我家地换给你的?”
  
      看到赵子龙回来,汪云萍这疯女人的矛头又指向了他。
  
      “你这话可是有抵毁屯干部的嫌疑,小心我告到派出屯,让你去蹲号子。”赵子龙看她的话越来越难听,不由皱着眉头叫道。
  
      “切,你以为老娘是吓大的呀,说句话就去蹲号子,蹲你爹的大腿呀。”汪云萍白了赵子龙一眼,发出了一个嘲讽的声音。
  
      “云萍嫂子,这件事情你确实误会了。我们没有巴结屯长,是屯委的干部们看我家条件贫困,我爹身体不好,所以主动给我家调换土地的。”
  
      赵子龙看吓不住这个傻大胆儿的女人,不由放缓语气说道。
  
      “少放你娘的狗屁,我家还贫困呢,咋没有领导来问问老娘活得好不好呢。”汪云萍怒气冲冲,那话茬子能气死人。
  
      “赵子龙我告诉你,如果你乖乖的把我家地还给我也就罢了,要不然老娘天天堵门骂街,指定让你们父子俩在屯里抬不起头来。”
  
      “还有,别以为换到了我家的肥地,便万事大吉了。你敢去我家的地里种庄稼,我全部给你犁平了,让你颗粒无收。”
  
      不得不说,汪云萍还真是个无法无天的娘们儿。
  
      看到她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赵子龙不由大皱眉头。他现在虽然筋骨强硬,可总不能掀倒这个娇滴滴的娘们儿揍她一顿吧。
  
      “云萍嫂,这里人多,我们进屋谈去。”
  
      赵子龙想到这里,闪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咋啦,心虚了,怕大家伙看笑话呀。”汪云萍昂起下巴,向着赵子龙没有好气地叫道:“我还就不让你如愿,看你怎么办。”
  
      “如果你不想让大家知道你在林子里做的好事儿,便乖乖地给我进来。”赵子龙说着掏出手机,在她的面前晃了一下。
  
      虽然只是轻轻一晃,可汪云萍还是看到了屏幕上,那两条紧紧抱在一起的身影,其中一个赫然是她。
  
      她微微一怔,便如同哑火了的炮弹,顿时没了声响儿。
  
      赵子龙不再理会她,安顿老爹关好门该干啥干啥去,他自己则悠悠然地回屋了。汪云萍在那里犹豫了半天,还是硬着头皮走向了赵子龙的屋子。
  
      先前她把话说得那么满,此时却又自己食言,气势上已然落了下风。她恼怒之下把气撒到了围观者的身上,在临进屋前把那些好事者全部骂跑了。
  
      她走进屋里,看到赵子龙坐在那里正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不由撇着嘴叫道:“你小子啥本事没有,偷窥倒是有一手,看到了又怎么样。”
  
      “现在有个东西叫互联网,我给你发网上,让所有人都看到,你信不信?”
  
      “什么?让所有人都看到!”汪云萍这一下去了半条魂,身为屯里的悍妇,对于这些新鲜事物可只有不解和恐惧。
  
      “算你小子厉害,不过你也别得意,等我家那个回来,有你好受的。”汪云萍白了他一眼,有些不甘心地转身离开了。
  
      “赵大狗来了又如何,那块地我要定了。”
  
      赵子龙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握紧拳头冷声叫道。
  
      他走出屋子后,却不见老爹的身影。他走出大门四处打量,终于看到老爹坐在红芳家门前的青石上,正和街坊邻居在那里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