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厨师>  第27章闹腾
赵来财看到儿子摆平了事情,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那块石头。
  
      他和街坊邻居们打了个招呼,拉着赵子龙回家了。
  
      “子龙,你不是已经说好换地的事情了吗?”回到屋里,赵来财随手关上门向儿子问道:“怎么屯长这前脚才刚通知我换了地,汪云萍后脚便找上门来了?”
  
      “汪云萍那可是个十足的撕不烂,她不夺回那五亩地想必是不会罢休的。要是她天天来闹腾这么一回,岂不要了我这条老命呀。”
  
      “这块肥地咱没福要啊,我看还是给她家退回去吧。”
  
      赵来财皱着眉头,面上尽是忧愁之色。
  
      “爹,这件事情是我的疏忽,让您受委屈了。不过我保证汪云萍绝对不会再来咱家闹腾,那五亩肥田已经归我们了,再不会失去。”
  
      赵子龙拉着老爹的手,面色凝重地说道。
  
      “真的?”赵来财怔了怔。
  
      “当然是真的。”
  
      赵子龙点了点头说道。
  
      “也罢,如果真种上了这五亩肥地,不但产量要比以前多出三成,种起来也可以省下许多力气。”赵来财得到宽慰之后,面上露出了笑容。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块地就在路边,种玉米的话,各种机器都能用上。耕田、播种、收秋都可以用机器,玉米拉回来只需要晒干剥下来便可以卖钱。”
  
      “这样种地啥事也不耽误,甚至连牲口都不用喂了,多省劲儿啊。闲下的时间,您到屯里打个零工,一年赚个几千块钱,这事多美呀。”
  
      赵子龙美滋滋地憧憬着未来,直令老爹也眉开眼笑。
  
      “成,成,都听你的,我家子龙长大了。”赵来财笑了笑,冲儿子说道:“红刚早就掂记咱家的牲口了,如果我真能吃稳屯里的零活儿,就卖给他。”
  
      “嗯,少张嘴,您也可以省不少功夫。”赵子龙点了点头说道。
  
      “赵屠与赵大狗都是吃肉不吐骨头的家伙,你连续惹了这两个硬茬子,不怕他们报复咱家?”赵来财胆小怕事儿,对先前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
  
      “爹,您就放心吧,他们敢来找事,我揍死他们。”赵子龙听了这话眉头一挑,毫不客气地叫道:“咱家低调了这么多年,也该扬眉吐气了。”
  
      “时间不早了,我去餐馆了。”
  
      赵子龙拍了拍老爹的肩膀,走出了屋子。
  
      “哎,子龙啊,赵屠他们送来的东西太多,我一个人根本吃不了,你看能不能放到餐馆的冰箱里冻着,小心放坏了。”
  
      赵来财从屋里追出来,拉着赵子龙向他小声问道。
  
      “没问题,您一会儿送来吧。”
  
      听了这话,赵子龙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他在餐馆掌厨,把生意搞得热闹红火不算,当老板的美丽嫂也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现在他在餐馆里说话,那绝对是说一不二的。
  
      况且去冰箱里冻点儿东西,这事儿简直不值一提。
  
      走出大门,赵子龙背着双手,沿水泥路向餐馆的方向而去。
  
      赵来财为人老实,可脑袋却着实好用。先前屯长才刚刚通知他换地,这边汪云萍便已经来家里闹腾了,这让他感觉有些不对头。
  
      赵子龙初时还没有在意,他走到路上一琢磨,顿时感觉事情不寻常。
  
      他走到屯长家院外,正考虑要不要进去时,却听得里边传来了一阵说话的声音。虽然声音压得很低,可赵子龙靠在外墙处依然听得一清二楚。
  
      “孩儿他娘啊,把这个收了。”
  
      屯长从屋里走出来,冲着院子里喊道。
  
      “咦,哪来这么多钱?”
  
      李小英嗓门大,为人也粗鲁。
  
      “你小声儿点。”
  
      屯长听了连忙提醒。
  
      “这一千块钱哪儿来的,是不是栓好想继续包鱼塘?”李小英问道。
  
      “得了吧,那小子吝啬得要死,想办事还不想掏钱,我懒得理他。”
  
      屯长听了这话,气哼哼地叫道:“他不是跟一龙走得近么,我倒要让他知道知道,我不说话,这鱼塘他还真包不到手。”
  
      赵子龙知道屯长口中的一龙,指的是屯里的书记赵一龙。
  
      “那这钱是哪儿来的?”李小英再次问道。
  
      这次屯长压低了声音,赵子龙没有听清说了些什么。
  
      “你说什么,赵屠他们赔给你的?”
  
      “你的意思是美丽店里的新桌椅都是赵屠给买的,他们昨天晚上真的让赵子龙那个小废物给镇住了?开什么玩笑,我才不信呢。”
  
      不过下一刻,李小英便告诉了他自己心里的答案。
  
      “声音不能小点儿?”
  
      屯长赵来水急了,向着自己婆娘骂道。
  
      李小英低声嘟囔两句,骂骂咧咧地回屋放钱去了。
  
      屯长则慢悠悠的走到院子角落的厕所,开始开闸放水。
  
      屯长一边放水,还一边自言自语:“子龙你个死犊子,敢威胁我,地我可以给你,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应付汪云萍那个狼婆子,还有赵大狗那个驴汉子。”
  
      听了这话,赵子龙一切都明白了。
  
      原本他那天晚上给屯长争取一千块医药费,存着巴结他的心思。没想到这赵来水没良心,居然反过来给自己穿小鞋,这令赵子龙心头暗暗冷笑。
  
      “好你个赵来水,敢阴奉阳违的来糊弄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赵子龙面色阴沉地转身离开,心里不由暗自发狠。
  
      他气哼哼地大步走路,却不妨在屋角转弯时,撞到了一个软绵绵的躯体。随着一声尖叫,那个人影被撞倒在地。
  
      赵子龙站定身形一看,被自己撞倒的居然是电工陈秋兰。
  
      “秋兰婶子,你没事儿吧?”
  
      赵子龙连忙跑过去,把她搀扶了起来。
  
      “你这娃子走路不看不说,还走的像风一样嗖嗖的快,你那身体硬得好像钢板一样,可把婶子给撞毁了。”陈秋兰揉着身体,数落赵子龙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我帮您揉揉?”赵子龙问道。
  
      “臭小子,不学好,连婶子也撩。”
  
      陈秋兰白了他一眼,红着脸转身跑开了。
  
      赵子龙背着双手来到餐馆时,天色已经不早了。
  
      食材都已经准备好了,美丽嫂则双手托着腮帮,正坐在板凳上想着什么。
  
      “美丽嫂,在那里想什么呢?”
  
      赵子龙来到她身后,将她抱了个结结实实。
  
      “当然是想你了,还有什么东西能把我的魂儿给勾走呀?”美丽嫂的身子往后靠,仰头冲着他柔柔地开口说道。
  
      二人聊了会儿天,准备开工做饭,红刚走了进来。
  
      “听说子龙做的菠萝饭不错,给我们来两份儿尝尝呗。”
  
      红刚来到厨房,冲着美丽嫂那迷人的背影说道。
  
      “不行啊,菠萝饭今天只是试吃,明天才开始正式经营,还是先吃些其它的吧。”美丽嫂听了这话,摇晃着白生生的小手说道。
  
      “那给我们来个尖椒肉丝、凉拌粉皮,再来两碗米饭。”
  
      红刚为人活络,收玉茭的赚头十分可观,所以吃东西也十分舍得。
  
      菜才刚上桌,红刚家媳妇也刚好从家赶过来。
  
      她穿着一件旧衣服,灰扑扑的,看起来十分朴实。
  
      客人渐渐多了起来,赵子龙接替美丽嫂到厨房掌勺,美丽嫂则化作一只翩翩花蝴蝶在客人中间来回舞动着,将餐馆里的气氛搞得十分热烈。
  
      就在这当儿,赵来财推着平车来了。
  
      “来财叔,你咋来了,有事儿?”
  
      美丽嫂迎上前去,向赵来财轻笑着问道。
  
      “家里有些东西吃不了,我想冻到你这儿的冰箱里,你看……”赵来财不知道美丽嫂与赵子龙的关系已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说话时底气明显不足。
  
      “没问题,没问题,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哪能吃得了,全部冻到冰箱里去,想啥时候吃就啥时候拿。没事儿,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美丽嫂面带热情,看到赵来财简直比见到了自己的亲爹都客气:“老三,你咋没个眼色呀,还不快来帮来财叔搬东西?”
  
      赵来财眼睁睁地看着老三把平车上的东西搬进去,有些受宠若惊。
  
      他儿子赵子龙出息了,不但帮他挡下了灾祸,更以菠萝饭等新型吃法打开新局面,眼看便要给她赚大钱了,她自然要讨好这位财神爷,且爱乌及乌。
  
      “来财叔,吃饭了没?”
  
      东西安置好后,美丽嫂热情地问道。
  
      “没呢,我回去简单做点儿。”
  
      赵来财笑了笑,转身便要推着平车回去。
  
      “回去现做呀,那多麻烦,咱这就是做饭的,就在这里吃点现成儿的。”美丽嫂拖住赵来财,非要他在这里吃饭:“一个人的饭也趁不住做,就在这里吃。”
  
      “这……不太好吧。”
  
      赵来财有些犹豫地看向了赵子龙。
  
      “子龙啊,你这儿子怎么当的?来财叔白天下地干活儿,回来还得自己做饭,这得多辛苦呀,你还不让他在这里吃口热乎儿的?”
  
      美丽嫂皱皱眉头,扭头冲着赵子龙喊道。
  
      “爹,美丽嫂都说了,您就留下吧。”
  
      赵子龙感激地看了美丽嫂一眼,出言劝阻道。
  
      看到儿子开口了,赵来财这才坐到餐馆里。
  
      吃饭的那些客人都或多或少地听说了赵子龙的事情,此时看到他老爹得到美丽嫂的热情招待,也都和他拉起了家常。
  
      “来财叔啊,您可养了个好儿子呀!”
  
      “是啊,做的一手好菜不说,为人也实在。”
  
      “小伙子越长越俊,以后指定说个好媳妇儿。”
  
      原本屯里人都有些看不起老实巴交的赵来财,可自从赵子龙树立起威严之后,这些人的态度都大有改观。此时他们尽挑好听的说,哄得他呵呵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