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厨师>  第28章人帅饭香
当初赵来财第一次到屯委打零工时,那些屯干部的亲戚们都极其不忿。
  
      他们在底下串通好后,一起去屯委询问此事儿,屯长怕惹得赵子龙不耐烦,抖出他和美丽嫂的事情来,义正辞严地训斥了那些人一番。
  
      看到屯长的态度强硬,赵子龙在餐馆也混得风生水起,连赵屠他们几个屯霸都在他手下吃了大亏,那些人再也不敢多说什么。
  
      赵来财和老三坐在一起,美丽嫂亲自下厨给他们炒了一荤一素两个菜,做了一个鸡蛋汤,还整了个半斤的二锅头,吃得他们的小嘴油光光的。
  
      看到老爹幸福的样子,赵子龙的眼眶有些湿润了。他悄悄地把美丽嫂拉到一边,面色感激地向她说道:“美丽嫂,谢谢你!”
  
      “傻小子,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好谢的。”美丽嫂白了他一眼,轻声笑道。
  
      “我看来财叔挺不容易的,不如以后中午和晚上就让他来这里吃饭吧,反正就是多添一双碗筷的事儿。”美丽嫂也是个急性子,向着赵子龙说道。
  
      “既然美丽嫂这么说了,我也就不矫情了,至于我爹的饭钱你尽管从我的工资里扣。”听了这话,赵子龙连连点头说道。
  
      “就你那点儿工资能禁得住扣吗,只要你给我好好干活儿就行。”说到这里,美丽嫂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妩媚:“有空的时候,还要帮人家按摩……”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赵子龙点了点头说道。
  
      在解决了老爹的吃饭问题后,赵子龙心情大好。餐馆收拾完东西,里边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赵子龙应美丽嫂的要求,对她进行了一次温柔的探索。
  
      他忙了一天,又侍候了美丽嫂一番,可却没有一丝疲惫之意。赵子龙明白这都是和王医仙练气的功劳,丹田那股气流令他获得了无穷精力。
  
      为此,他暗暗决定一定要继续努力练气,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壮。
  
      清晨,他精神抖擞地来到王医仙家,跟着他一起做晨练。他的静默已经练了十几天,身体里那股暖流越来越清晰,便如同一个球在肚子里滚来滚去的。
  
      一个多小时的静默结束后,他感觉那股气流再度变强变大,并开始随着他的自然呼吸一起一伏,在身体里绵绵地荡漾着。
  
      气流所到之处,他的肌肉变得强劲有力,内里流淌着爆炸性的力量,直令赵子龙的自信心膨胀,整个人都露出了愉悦之色。
  
      “王医仙,您简直是活神仙呀,以前我的身体很弱,搬袋面粉都感觉十分吃力。可现在我却感觉自己能够扛起一座山,真是太神奇了。”
  
      赵子龙凑到王医仙的面前,向着他兴奋地叫道。
  
      “我只是引导了你一下,实际上还是那朵灵菌帮了你的大忙。”王医仙的长眉抖了抖,向赵子龙轻声笑道:“如果你不胡乱耗费精气,会更加强壮的。”
  
      “胡乱耗费精力?”赵子龙怔了怔,疑惑地说道:“我没有啊?”
  
      “你清晨静默时修练出来的元气对你有诸多益处,可你却偏偏用在男女之事上。”王医仙看了他一眼,缓缓地开口说道。
  
      “你正值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如果你清心寡欲,勤于修行,或许将来的成就会更高。”王医仙右手拈须,向着赵子龙轻声笑道。
  
      “多谢王医仙指点,我会注意的。”赵子龙点了点头,再度向他问道:“对了,您让我背的人体穴位图,有什么用?”
  
      “人体拥有无穷潜能,如果能够彻底激发出筋骨穴道的效用,人体将会获得超乎想象的力量。”王医仙说到这里,眼中燃烧起了炙烈的光芒。
  
      “那怎么才能激发出筋骨穴道的效用?”赵子龙听了热切地问道。
  
      “想要强化筋脉、肌肉、骨骼,只要元气加持便好,但穴道却如同一座座堡垒,镇守在这些区域的中间。所以想要激发身体潜能,必须要积蓄起足够多的元气,去冲破诸多穴道的阻拦,真正掌控自己的身体。”
  
      王医仙眯了眯眼睛,毫不犹豫地说道。
  
      “这么说,武侠小说之中,打通任督二脉便可通神的传说,都是真的?”赵子龙听了这话,瞪大眼睛向王医仙问道。
  
      “打通任督二脉这个说法有些笼统,实际上应该是打通镇守任督二脉的几个大穴。”王医仙拈须娓娓道来,看起来高深莫测:“一旦这几个大穴被打通,元气便会在整个身体里形成一个大回路,到时候元气将无处不在。”
  
      “打通任督二脉,真的会获得无上神功?”赵子龙傻傻地问道。
  
      “武侠小说上的描述虽然有些夸大,但总体走向却并没有被扭曲。”王医仙笑了笑,向赵子龙说道:“如果你真能做到,起码能达到方世玉和黄飞鸿的水平。”
  
      “真的?”听了这话,赵子龙整个人都呆了。
  
      “不过依你的现状,这辈子都无法达到那样的高度。”
  
      王医仙说得天花乱坠,紧接着又敲了他一记闷棍:“灵菌虽妙,灵气却有限,你想要走得更远,不但要继续搜寻灵物,还要勤加修行。”
  
      “我明白了!”听了这话,赵子龙凝重地点了点头。
  
      当他从王医仙那里离开时,单纯的心灵变得复杂了起来。
  
      原本他认为灵菌让自己的身体变得强壮,还令自己的厨艺快速提升,这已经是人生最美好的事情了。可王医仙却为他营造出一片新天地,令他不可自拔。
  
      在思索之间,他已然不知不觉间来到了餐馆门前,只见美丽嫂她们两口子已经忙作了一团。今天水果饭正式开始运营,他们自然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虽然才刚刚八点多,可屯上许多闲人都已经迫不及待地赶过来,想要看看赵子龙做水果饭的过程,并且亲自品尝这种稀罕的吃法儿。
  
      “子龙啊你可来了,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看到赵子龙到来,美丽嫂迎了上来:“东西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开工了。”
  
      美丽嫂虽然为人精明,做事圆滑,可她毕竟是屯里人,没有读过多少书。她做菜全都凭经验,很少看什么菜谱之类的东西。
  
      对于赵子龙这些稀奇古怪的吃法儿,她不敢轻易尝试。
  
      此时,赵子龙的甜蜜饭、快乐饭、怀旧饭已然成功地调动起了屯里人的食欲,想要借着这股热潮提升餐馆的营业额,一切便要看赵子龙的表现了。
  
      美丽嫂明白这是关键时刻,所以一大早便开始按他的要求准备食材。
  
      “哇,这么多人啊,我还说吃点东西再开工呢,看来今天的早餐要泡汤了。”看到这么多人以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赵子龙不由发出了一声苦笑。
  
      “我们也没有吃早餐呢,你不如早些开工,好让我们早些吃到那香甜无比的快乐饭吧,我都有些想疯了。”陈秋兰有心观摩他的做法,笑嘻嘻地问道。
  
      “是啊是啊,不过我更喜欢甜蜜饭。”刘引弟也跟着起哄。
  
      一群老娘们儿围住赵子龙叽叽喳喳地叫唤着,直令他感觉格外幸福。
  
      “好好好,都听你们的,都想吃什么饭去美丽嫂那里报一下,我马上动手。”赵子龙双手虚按,制止了众人的吵闹。
  
      赵子龙洗了把手,当即开始忙碌了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砺,那柄菜刀已经变成了赵子龙有力的武器。
  
      只见菜刀翻飞间,洗净的菠萝从中一分为二,内里的果肉更是被切成细腻的小块,落到了旁边的淡盐水之中。
  
      赵子龙的刀法纯熟,随意切割,直看得众人眼花缭乱。
  
      一连剖开七个菠萝,赵子龙开始热油,以青葱爆锅,以玉米炒硬饭,并添加松子桔子等辅料。米饭出锅后和着菠萝果肉微微搅拌,香甜气息顿时飘香四溢。
  
      “菠萝饭来喽!”
  
      美丽嫂两口子按赵子龙的安排,用精致的绿色餐盘将菠萝饭端到了餐桌上。洁白的筷子,绿色的餐盘,华丽的饭食,直令众人看了食指大动。
  
      一口饭下去,那种香甜美味的感觉在身体里蔓延,直令她们眼前一亮。虽然她们并没有多说什么,但吃饭的速度却代表了一切。
  
      接下来,赵子龙又做了六份儿甜蜜饭,让那些翘首以待的客人也吃到了期待已久的东西。当人手一饭后,赵子龙与美丽嫂他们也以菠萝饭做早餐。
  
      “这饭也不知道是咋做的,吃起来就是香甜。”
  
      “是啊,以后谁家闺女嫁给子龙,那可有口福了。”
  
      “真是羡慕,如果我年轻十岁,一定要将他追到手……”
  
      一群老娘们儿赞叹之余,又不禁拿赵子龙开起了玩笑。
  
      经过昨天的试验,赵子龙知道屯里人都比较认可这种吃法儿,所以初步将这三种饭的价格定为一份儿十元。
  
      虽然它的价格要略高于其它主食,但它食材新颖,有饭有菜有水果,也值这个价儿。再说经济发展了,屯里人也富裕了,吃个这没啥负担。
  
      这边第一拨人刚吃完,还在那里热切地讨论着,第二拨人已经到来了。刚吃过饭的人,带着些优越感,向后来人炫耀着,直令他们满怀期待。
  
      于是,在众人热切的催促下,赵子龙再度开始了忙碌。
  
      这一忙不要紧,居然直接从早上八点多忙到中午一点半,陆陆续续前来吃饭的人竟然有五六十人,有些能吃的男人更是两份三份的要。
  
      餐馆里外也全部坐满了人,有些人没找到坐的,干脆坐在餐馆外的青石上大吃起来。面对这阵热潮,美丽嫂准备的食材很快便全部吃光了。
  
      此时正值春暖花开的大好季节,晒着暖融融的太阳,吃着香喷喷的水果饭,这些纯朴的屯里人都享受到了一种别样的恬静。
  
      当然,赵子龙没有忘记给老爹留一份儿快乐饭。
  
      他坐在厨房的案板上,看着老爹吃得香甜,不由笑了起来。
  
      “赵来财你个老家伙,给我滚出来。”
  
      一个粗厉狂野的声音传来,打破了餐馆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