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厨师>  第49章练气
    晚上给王医仙送饭时,王医仙顺便测试了一下他的练气状态。
  
      测试的结果令他大吃一惊:赵子龙体内元气充沛不算,丹田处的第二个微**道也已经冲了个七七八八,不出意外三天之内便应该可以打通。
  
      “呵呵,看来这一个月的禁欲还是很有效果的,你的成长速度超过了我的预期。你不但凝成了气核,还在冲击穴道上走得这么顺利,这真的很不错。”
  
      王医仙满意地点了点头,拈着胡须向赵子龙说道。
  
      “这全凭王医仙的指点,否则我哪能有如此成绩。”
  
      得到王医仙的夸奖,赵子龙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
  
      “在穴道畅通之后,你便可以通过它来快速聚敛天地元气,禁欲的事情也可以暂时告以段落了,只要你不过度纵欲便好。”王医仙淡淡地笑道。
  
      “多谢王医仙!”听了这话,赵子龙不由大喜。
  
      “看你迫不及待的样子,简直就是个十足的小流氓。”
  
      王医仙没有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转身哼着小曲回屋去了。
  
      此时已是晚饭时间,刘萧萧与王艳都已经下班回家了;红芳家孩子这几天不舒服,一刻也离不开她;美丽嫂忙完就不早了,会影响到自己晚上的静默。
  
      他寻思来寻思去,最后将目标锁定了吴芬。
  
      那小妮子穿着时髦,生得漂亮,说话也那么爽快。
  
      赵子龙提了一份儿甜蜜饭,向着鱼塘而去。
  
      看着屋子里透出洁白的灯光,赵子龙不由一阵兴奋。
  
      他加快步子来到屋前,正准备伸手敲门,却突然生出一个念头。那便是不要惊动她,偷偷地看看她在屋里做什么。
  
      想到这里,他放轻手脚,来到窗前向着屋里看了过去。
  
      屋子里的窗帘拉着,可是却没有拉严,透过边角的缝隙隐约看到地上放着一个盛着热水的盆儿,盆边还有两条白白嫩嫩的小细腿儿。
  
      一双纤细的小手拿着毛巾在盆里涮了涮,在身上轻轻地擦了起来。
  
      此时她下边穿着一件宽松的碎花裙裤,宽松的裙裤下是雪白柔滑的美腿。上身是一件无袖T裇,露出了莲藕般的胳膊,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青春活力。
  
      不一会儿,她擦洗完展开本子,又开始专注地写起了东西。
  
      赵子龙又欣赏了一会儿她写东西时的静美样子,这才上前敲门。
  
      “谁呀?”
  
      吴芬头也没有抬,随口问道。
  
      “是我,饭来了。”
  
      赵子龙清了清嗓子说道。
  
      “怎么这么晚呀,姐都快饿死了。”
  
      伴随着一阵埋怨声,吴芬嘟着粉唇打开了房门。
  
      才刚进屋,一股迷人的洗浴清香扑面而来,直令赵子龙为之陶醉。吴芬伸了个懒腰,随手将长发在脑后束了个马尾,看起来清纯可人。
  
      “芬姐,你身上好香!”
  
      一边的赵子龙呆了呆,憨憨地说道。
  
      “少哄我开心,离那么远哪能闻到。
  
      ”吴芬闻言白了他一眼,伸手接过了饭:“你以为姐不知道啊,你们男人就喜欢说好听的勾女孩子。”
  
      听了她的话,赵子龙感觉一阵气血上涌。
  
      居然嫌我离得远,这不是**裸的引诱吗?
  
      他趁吴芬转身的机会,欺身来到她身后双手扶住她那纤细的双肩,将鼻子凑到她那湿漉漉的头发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喂,你发什么神经呢。”吴芬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
  
      “你不是嫌我离得远吗,那我便近距离闻一下。”
  
      赵子龙眯了眯眼睛,向着她坏笑一声:“你还别说,刚才只闻到了洗发水的味道,可现在却闻到了女人味儿。”
  
      “切,还女人味儿,你一个小屁孩儿懂什么。”吴芬抿着红唇娇笑道。
  
      这位爽朗大方的女孩儿身上有种迷人的特质,不过几句话下来,赵子龙便已然被逗得浑身发热。
  
      “哇,又香又甜,这是什么饭?”
  
      她打开饭盒闻了闻,面上露出了欣喜之色。
  
      “它叫甜蜜饭,是我亲手给你做的,希望你生活甜蜜,万事如意。”赵子龙转到她的正面,盯着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说道。
  
      “你这小嘴儿真会说,呆会儿姐姐奖励你。”吴芬冲他抛了个媚眼儿。
  
      “咋奖励呀,对于奖品我这个人一向是很挑剔的。”赵子龙出言挑逗道。
  
      “你个穷小子,挑剔个屁呀,姐给你个香吻你拒绝得了吗?”吴芬没有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不理会他呆呆的样子,拿起勺子自顾自的去吃饭了。
  
      屋里东墙根儿有张桌子,配套的椅子因为年代太久,破得不能坐了。偏偏床太远,板凳又太低,都就不上,所以吴芬只能站着吃饭。
  
      “哎呀,连个坐的地方也没有,累死了。”
  
      没吃几口,吴芬便绞动着那双纤细的子龙腿娇嗔了起来。
  
      “那怎么办呀,要不然我帮你把床拖过来?”
  
      赵子龙闻言怔了怔,目光落到了一边那张单人床上。
  
      “不用那么麻烦,你给我当个垫便好。”
  
      吴芬皱了皱眉头,突然看着赵子龙掩口轻笑道。
  
      “当个垫?”赵子龙有些不明白。
  
      吴芬拎过一个结实的小板凳放到桌子前,让摸不着头脑的赵子龙坐上去,她自己则毫不客气地坐到了赵子龙的腿上。
  
      “嗯,有了这个厚实软和的肉垫,不但高度提升了,坐起来还挺舒服呢。”吴芬一边吃饭,一边得意地说道。
  
      看到她这么开放,赵子龙自然也不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伸出双手扶到她的小蛮腰上,开始隔着薄纱轻轻抚摸那细腻柔滑。
  
      吴芬的腰肢扭了扭,用筷子打了他的手一下。可惜她却并没有强制要求赵子龙的手离开身体,这更加助涨了他的气焰。
  
      赵子龙顺势将她按倒在那里,并开始小心翼翼地爱抚她。
  
      吴芬微微喘息之间,心头暗暗欢呼:我终于要摆脱处女时代了!
  
      大学与现实生活完全是两个世界,吴芬在大学时是个十分保守的女孩子。生性挑剔的她,对追求者有着严格的考核程序。
  
      正因为如此,她在大学四年里居然没有交到一个男朋友。
  
      大四后半年,几乎所有女生都有男朋友,只有她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同伴儿都笑她要做万年老处女,进入社会之后可以避邪。
  
      饱受嘲笑的她发誓:从那一刻开始,任何一个男生来追求自己,不管他生得有多丑,也不管他合不合自己的条件,自己都会毫不犹豫地将初夜送给他。
  
      告别屈辱的处女时代,已经成为她迈出校门前最为迫切的一个愿望了。
  
      走出校门后,她带着美妙的憧憬回到了家乡。上天却把赵子龙这个白净阳光的大男孩送到了她的面前,这不啻于是一份大礼。
  
      本想,终于可以完成自己的愿望了。
  
      可惜真到了关键时刻,她又犹豫了起来。
  
      就在二人僵持之时,赵子龙的手机响了起来。
  
      面对吴芬的防御,赵子龙无奈地从她身上爬了下来。他柔声安顿她早点休息,转身走出屋子,掏出电话接了起来:“谁呀?”
  
      “大晚上的,连电话也不接?”
  
      电话那头儿传来一个冷漠而清脆的声音,这令赵子龙为之一愣。
  
      “没忙什么,咦,你是谁?”
  
      赵子龙皱了皱眉头,向着对方反问道。
  
      “臭小子,你还真是健忘,刚帮你办了健康证明,你便不知道我是谁了,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那个声音冷笑一声说道。
  
      听了这话,赵子龙顿时明白了过来。
  
      打电话的应该是县医院,那个冷艳的副院长。
  
      “原来是美丽动人的副院长呀,刚才我没有听出来,您见谅。”想起那位副院长高挑的身材,冷艳动人的面容,赵子龙不由一阵激动。
  
      他一边大步离开鱼塘,一边与她调笑着。
  
      这位副院长说话风趣,谈吐优雅,直令他大感兴趣。
  
      “我说大院长,你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意图撩拨我这良家小青年是啥意思,不会是看上了我吧?”随着聊天的话题越来越开放,赵子龙说话也随意起来。
  
      “我就是看上你了,怕了?”
  
      那位副院长的声音变得妩媚了起来。
  
      “我怕个球啊,幸好你是在县里,如果你在我跟前的话,我非把你掀翻好好捣上一番不可。”赵子龙被激得心弦一紧,毫不客气地爆着粗口说道。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我不在县里!”
  
      “那你在哪里?”
  
      “我就在你们村口!”
  
      副院长的话,令赵子龙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
  
      “你……说的是真的?”
  
      这回轮到赵子龙惊愕了,他呆呆地问道。
  
      “当然,你不信的话,往村口的方向看一眼。”副院长的话语里充满了万种风情,那股子成熟的味道,直令赵子龙为之呯然心动。
  
      他走到空旷处向村口看去,果然看到两道炙烈的灯光。
  
      “看到了!”
  
      赵子龙下意识地说道。
  
      “那还不过来?”
  
      副院长吃吃地笑道。
  
      “过去干什么?”
  
      赵子龙深吸一口气问道。
  
      “你说呢?”副院长娇笑着反问道。
  
      他一溜儿小跑到村口,果然看到一辆线条流畅的白色轿车正停在那里。
  
      驾驶仓处的玻璃滑下来,露出了一张美丽绝伦的俏面。她的目光扫过赵子龙,不由娇笑道:“还愣着干什么,快上来。”
  
      赵子龙动手去拉后座的门,却遭到了她的嘲笑:“怎么,还怕我吃了你呀?”
  
      “谁怕谁还说不定呢!”赵子龙上了副驾驶位,不服气地向她叫道。
  
      上车之后,两个满怀渴望的人儿什么也没有说,直接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他们尽情挥洒自己的热情,直令那辆轿车震动了起来。
  
      三次潮汐过后,她浑身绵软,四肢无力,瘫倒在那里再也动弹不得。
  
      略事休息之后,副院长心满意足地驾车离去了。她空虚而来,满足而归,得到滋润的她容光焕发,整个人的皮肤表面都泛起了一股媚意。
  
      心中忧愁的赵子龙,泄去火气之后,也美滋滋地回去静默了。